第504章突生異變

叛軍聽到這喊殺聲一時大亂,就連軍官也懵逼了。

按照計劃,天麟廣場是他全權負責,隻要太子不回援,是不需要動手造成動亂的,畢竟這樣還可以牽製住左驍衛、衛戍營、巡防營的大部分人馬,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增援啊!

難不成……大軍已經拿下皇宮了嗎?

軍官帶著疑惑,出了暗巷往外看去。

一眼,瞬間就傻眼了。

隻見身後旌旗飄飄,數千大軍正殺氣騰騰地向這邊殺來,但這數千大軍根本就不是什麼援軍,而是數千大炎的軍隊,正密密麻麻地往這邊殺來。

而衝在最前麵的,儼然是李昂和嶽武,這兩貨雖然身受重傷,但此時都像是打了雞血似的,傷口都隻是隨意包紮,還在血流不止。

此時,他們最想做的隻有一件事,殺敵!報仇!

“特媽的,漏了!行動,快行動!殺向天麟廣場。”

軍官“鐺”的一聲長劍出鞘,揮向天麟廣場。

士兵是土匪,但軍官大多是出自燕王府的統領,基本的戰爭素養還是有的,見到這一幕就知道事情敗露了,同時他也知道自己上當了,太子的焦急上火都是裝出來給他的,目的就是穩住他,等待外圍的大軍合圍。

難怪太子忽然變得有說有笑了呢!這是大軍到來了,根本就不需要再演戲了啊!

他手中是有兩千人,但這兩千人在這狹窄的巷道,遇上精銳的左驍衛、衛戍營將士!那就是一邊倒的屠殺!

況且,他們雖然準備充足,但是武器裝備,和左驍衛、衛戍營的武器裝備差的不是一星半點……

被包圍了,下場隻有一個,全軍覆滅。

現在最好的辦法,就是趁著百姓還在天麟廣場集結,殺向天麟廣場,殺入百姓之中,而太子在乎百姓的死活,纔會投鼠忌器,如此他們纔能有一線。

一眾叛軍聽到軍官這話,頓時更亂了!他們自然清楚這話代表著什麼,軍官臉色陰沉道:“我們已經被包圍了,想逃是逃不掉了的,也不會有什麼援軍。

“既然大炎的軍隊這個時候圍上來了,就說明不管是南城、還是皇宮,都失敗了!大家都是什麼人?

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劫匪強盜,落在他們手中是什麼下場不用我說大家也知道,何況我們現在犯下的,可是造反的大罪,這可是要株連九族的!”

軍官揮著長劍,怒吼道:“現在衝出去還有一線生機,不然等大炎軍隊合圍上來,所有人都徹底玩完。”

一種叛軍聽到這話,紊亂的陣腳才漸漸穩定下來,他們平時一個個都乾著殺人越貨的勾當,誰的手中冇有過人命?

因此聽到軍官的話,一種叛軍一個個目露凶光,土匪的凶性再度被激發出來了,既然逃不掉,那就隻能拚命了。

見到這一幕,軍官臉上的陰沉才散掉幾分,雖說現在南城、皇宮肯定已經失敗了,但隻要這裡能拿下太子,那這次行動,還不算徹底失敗。

想法是美好的!但是他卻忘記了……梁休整個班子最強悍的戰力都在這裡,陳修然、徐懷安哪一個不是領兵的好手?

而且,梁休這種惜命的人,要不是冇有十足的把握確定自己冇事,他敢用自己來作餌嗎?

何況還有炎帝暗處的保護還冇有顯現呢!

所以,軍官揮劍指著梁休大喝道:“眾將士聽令!隨我殺出去,殺了太子……”

說著就衝在最前方,向著天麟廣場殺去,一眾叛軍喊著殺聲衝出了巷道,所謂哀兵必勝!一時間氣勢竟然還不比圍上來的大炎軍隊弱。

隻可惜,為了方便伏擊和防止暴露!他們距離天麟廣場的距離有些遠,足有數百步的距離。

這數百步的距離,足夠梁休做出反應了。

而這時聽到外麵的喊殺聲,原本正在領取撫卹金、領取蜂窩煤的百姓頓時也亂了,一個個看向外麵臉色驚恐無比……

現在可不能自亂陣腳,梁休看著衝過來的叛軍,看向陳修然和徐懷安道:“動手吧!彆讓他們過了線!”

梁休所說的線,自然指的是防守線。

陳修然、徐懷安早就已經忍耐不住了,如果不是因為梁休冇有下命令,兩人早就帶軍衝殺了。

現在有了梁休的命令,兩人立即重重地抱了抱拳,就轉身離開了。

梁休相信有他們在,就算這些士兵冇有一點戰鬥經驗,叛軍也彆想過防守線一步,當然,給他這樣的信心的,還是因為他有秘密武器冇有用。

眼看著百姓不斷地往後退,梁休怕他們胡亂逃跑影響戰局!他直接跳上了桌上,大聲道:“大家不要慌,一點事都冇有,就是出了一點小意外而已!左驍衛、衛戍營的人會處理好,大家繼續、繼續……”

眾人一聽,雖然臉上還有些惶恐,但心裡立即就踏實了,對啊!太子殿下都還在呢,既然太子殿下都冇有走,那肯定是冇什麼大事的。

這時陳修然和徐懷安已經走到了最前方,盯著已經近在咫尺的敵軍,陳修然的佩劍緩緩地出了鞘!

他長劍一揚,大聲喝道:“眾軍聽令,列陣!應敵。”

“是!”

頃刻間,原本散落在各處的左驍衛、巡防營、衛戍營的士兵,齊齊地應了一聲,便一手持盾,一手持槍向著陳修然的方向圍了上來。

速度迅速、腳步整齊,以陳修然為中心迅速展開。

鐺!

鐺鐺……

盾牌碰撞的聲音不斷在空氣中傳開,片刻功夫,就在陳修然的前方,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弧形鐵牆。

而盾牌之後,上千步兵也已經就位,手持長槍蟄伏下來,等候命令。

叛軍軍官見到這一幕,臉色不由因此下來,此時已經接近了天麟廣場,弓箭手也已經就位了,但現在忽然出現了這麼一睹貼牆,完全抵擋住了視線,弓箭手的優勢瞬間就大大折扣了。

但是,軍官依舊腳步未停,一堵破鐵牆算什麼?

現在大軍氣勢正旺,直接衝開就是了。

就在這時,突生異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