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6章隻見譽王

羽卿華和上官海棠,就像是李鳳生和和尚,天生的不對付,見麵就掐,而且兩人的武功相近,動手也是常事。

窗外太子衛和叛軍打得昏天地暗,酒樓裡,羽卿華和上官海棠也打得熱火朝天。

其實兩人隻是為了找一個宣泄口,宣泄著心中的憤怒和不滿而已,畢竟如今大炎漸現強盛,但因為幽靈殿和飛鷹衛的原因,她們在京城悉心培養多年的棋子,幾乎被炎帝給一鍋端了。

現在隻剩下她們兩個執棋人,手中能用的人已經少得可憐,想要重新培養勢力,冇有十年的時間是完不成的……

十年!

且不說她們已經紅顏漸老,單論十年後的大炎,又會強盛到什麼地步?

梁休自然是不知道有兩大美女因為他大大出手了,要是知道,他肯定又得嘚瑟上了。

此時,他正站在桌上,居高臨下地看著陳修然指揮這場戰鬥,不由得滿臉欣慰。

這就是他的秘密武器,也是歐林冶帶著匠作監打造出來的第一批兵器,被他要了過來,裝備給了太子衛。

這些兵器可都是精鋼打造的,堅不可摧,自然不是那些青銅歪貨能比擬的,所以那些叛軍士兵用身體去撞,無異於自殺。

當然,最讓梁休得意的,是得到了陳修然這樣的智勇無雙的悍將。

單論這份心性、這份睿智、這份沉著,梁休認為還真冇幾個人能比得上陳修然的。

至少梁休認為自己不行,麵對這大軍衝擊,他很難做到和陳修然一樣波瀾不驚,就拿麟洋湖一戰來說,他憑的就是一張嘴和一些小聰明而已,但是可是慌得一批。

“夫戰,勇氣也,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”

梁休想到了這至理名言,忽然覺得用來形容陳修然,非常的貼切!因為行動假話是他想的不錯,但作戰計劃他可是隻字未提,全部交給了陳修然。

不得不說,陳修然交的答卷,梁休很滿意。

因為街道並不寬,無法有效躲避,先是擲槍對叛軍造成最大的傷亡,打亂叛軍的進攻節奏,再用盾牌的堅韌,扛住敵人的衝鋒!

如此一來,叛軍衝開盾牌陣,後方的大軍已經咬了上來,士氣自然一些千裡,潰散而逃。

這時候再出兵殺之,可以將部隊的傷亡減到最小……當然前提是,要在第一時間誅殺掉領軍軍官,否則領軍軍官一旦將叛軍組織起來,就是一支哀軍,恐怕會絕地反撲。

嗤——

梁休剛想到這裡,身體就倏然一顫。

隻見叛軍軍官剛回過神,還冇來得及說話,一條鮮紅的匹練,就已經洞穿了軍官的身體,他一口鮮血嗆了出來,就直挺挺地往地下倒去。

而在他身後,站著的赤練。

此時,她在撥弄著指尖的指甲,彷彿殺人的事和她無關一樣。

“統領死了!”

“快跑啊!統領死了……”

叛軍見到統領死了,一時間陣腳大亂,丟盔棄甲潰散而逃。

盾牌陣中,陳修然見到這一幕就知道機會來了,長劍一揮,道:“全軍出擊!殺賊!”

“殺賊!殺賊!殺賊!”

太子衛的士兵早就等著這一刻了,立即高高地揚起長槍怒吼。

三聲響徹雲霄的怒吼聲響起後,前方的盾牌兵迅速上開盾牌,早就大斧饑渴難耐的徐懷安,一馬當先地帶著前鋒營衝了上去,配合著後方的李昂和嶽武,對叛軍展開了圍剿。

已經失去士氣的叛軍是冇有任何戰力的,所以戰場幾乎是一麵倒的圍殺。

至此,這場明麵上的暴亂算是徹底結束了,但暗處的驚濤,卻纔剛剛登場。

“有什麼感想?”

李鳳生出現在梁休身後,看著戰場問道。

感想麼?

梁休抬頭望天,看到黑沉沉的烏雲中,有著一兩縷的陽光正破雲而出,他安安靜靜地盯著天空看了好一會兒,才道:“我希望這個世界……能少死一點人。”

李鳳生以為梁休至少會嘚瑟一下的,冇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答案,沉吟了一下,就知道他心裡在糾結什麼,道:“有些人,是非死不可的!”

“哎!也許吧!”

梁休從桌上跳了下來,一拳砸在桌上怒道:“明明這麼對付老子了,老子還得防止父皇殺他!真是犯賤……”

李鳳生拍了拍梁休的肩膀,道:“手足相殘,這在皇家並不新鮮。

當然,大家都願意跟隨你,就是看中你這一點,你若是冷酷無情,你覺得大家會死心塌地跟著你嗎?

萬一你登上大位,第一個乾死的就是我們咋辦!”

“誰說我不冷酷無情了?”

梁休咬牙道:“將來我若登上大位,我就先擴充後宮,後宮佳麗六千人,這可是我的夢想!”

李鳳生聞言愣是懵逼了半天冇反應過來,冷酷無情和這夜夜笙歌有什麼關係嗎?

當然了,就算有關係……你行嗎?

“哎,你那是什麼眼神啊!”

梁休不樂意了:“這眼神怎麼就這麼奇怪呢?

看不起我是吧!”

李鳳生果斷搖頭,道:“和尚說了,男人的問題……得先解決。”

梁休怔住。

隨即,臉色漸漸地漲紅起來:“和尚,我艸你大爺。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皇宮。

計劃很順利,獨孤漠逃走後,炎帝就坐在案頭上繼續批閱奏摺,彷彿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。

禦書房外,無數的宮女太監正在忙碌著,一邊搬走暗影刺客的屍體,一邊快速用水沖洗滿地的血汙。

這時,譽王、燕王以及祝寒山、簫統領幾人聯袂而來,剛到禦書房外,就被抱著拂塵的賈嚴擋住了去路。

揮了揮拂塵,賈嚴笑嗬嗬地道:“諸位大人辛苦,陛下不日會親自擺宴,對各位論功行賞,今日……陛下隻見譽王殿下。”

譽王聞言怔住了。

他還想著和大家一起進去,這樣大家好歹有個照應,而且後老丈人祝寒山在後麵撐腰,他也有點底氣啊!

冇想到……炎帝隻召見他一個,這讓譽王一時間慌了。

賈嚴退了一步,打開門道:“殿下,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