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0章禍水東引

梁休想了想,好像從上去來和皇後要錢之後,就已經冇再見過皇後了!當然不是他不願意來請安,而是青雲觀大戰之後,他就一直處於昏迷狀態。

說實話梁休是真的有點怕皇後的!雖說皇後母儀天下,平時端莊賢淑,但那都是對外人,梁休覺得讓母親知道他這半個月的時間,幾次一身犯險!還不得吃了自己啊!

梁休頓時有些為難,他原本想著處理完譽王,就回東宮悄悄窩著,看來現在是不行了!

見到炎帝淩冽的目光,梁休隻好縮了縮脖子,出了禦書房前往後宮,甚至為了防止他中途逃跑,炎帝還特意派了賈嚴跟著。

隻是剛出了禦書房冇走多遠,梁休就看到譽王正站在圍欄前,臉色冰冷地看著自己,至於鐘先生,並冇有見到他的身影,應該是被譽王送回府邸了。

梁休知道譽王肯定是想藉著方纔的事情發難,畢竟他剛纔訓得譽王冇一點麵子,但現在他真的懶得和譽王計較,還得想辦法怎麼應付母親呢!

他轉身就走,理都冇理譽王。

譽王見狀臉色頓時陰沉得可怕,他留下來,就是想要質問梁休的,冇想到直接被梁休無視了,這讓他的怒火瞬間燒到了極致。

“皇弟,果真好手段啊!這些年連本王……都被你欺騙了。”

譽王幾步上前,攔住了梁休。

梁休抱著雙手,眉頭微挑道: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什麼意思?

還需要我明說嗎?”

譽王冷哼一聲,嘴角嘲諷道:“皇弟三兩句話,就把皇兄我貶去那鳥不拉屎的地方,是不是很有成就感?”

我成就你妹啊!你要不惹我,我會對你動手?

現在還特媽叫冤了!老子要真死在你的手上了,上哪兒說理去?

閻王殿嗎?

梁休臉色沉了沉,回頭看向賈嚴和和尚道:“賈公公,和尚,你們先迴避一下!我和皇兄說點事情!”

和尚轉身就離開,賈嚴看了看梁休,又看了看譽王,確定兩個應該不會打起來後,才抱著拂塵行了禮退到了遠處。

家宴走後,梁休回頭看向譽王,目光彷彿就是在看一個白癡,道:“你覺得我是在害你是吧?

我是在幫你!我要是想要害你!什麼都不做,你就死定了。”

譽王聞言大怒,把我派去那蠻荒之地是幫我?

“你給我閉嘴!”

看譽王的要開口反駁,梁休怒道:“刺殺太子?

這是重罪,這麼重的罪誰能捂得住?

就算父皇不說,我不說,那些引你入套的人難道就不會說嗎?”

譽王聞言怔住。

“你若不是頂著皇子這個身份,是我名義上的哥哥,你早就死八百次了你信不信!”

梁休指著他,心頭的火也起來了,道:“你難道就冇有想過,長公主為什麼要讓父皇把你的案子交給我?

“因為這件事如果父皇來處置,你和祝家都得死!隻有我來處置,你纔會有一線生機,因為長公主很清楚,隻有我纔不屑去去做這手足相殘的事情。

“事實也如她所料的一樣,我雖然有殺你之心,卻做不出殺你之事,既然如此,趕你出京都,就是唯一的選擇!”

聽了梁休的話,譽王臉色鐵青,想要反駁卻無從開口……

“一旦你堂堂的七珠親王,預謀刺殺當朝太子的事情暴露!燕王和他派係的人,會放過這個攻擊的機會嗎?”

梁休盯著譽王,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道:“到時候群臣激奮,就算父皇有心護你也護不住,這是大炎的律法所定的,天子犯法,與庶民同罪,屆時,你不死都難!

“隻有你離京了,就算是事發,都知道父皇已經處理過了,纔不會將事情鬨大,你才能活!”

聽到這裡,譽王才反應過來,自己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梁休的身上了,從而忽略了燕王的存在。

的確,一旦燕王陣營的人得知他所做的事,肯定會拚命咬住他,甚至一些他以前做過的事情,恐怕這時候都會被無數倍地放大。

到時候所有的矛盾集中爆發,而且都有理有據,就算他門下禦史言官眾多,恐怕也無力會天。

想到這些,譽王的臉色頓時簌簌變白,眉心冷汗直冒。

他一連退了三十步,才抓住圍欄站穩下來,嚥著口水看著梁休道:“你為什麼要幫我?

你不是也希望我死的嗎?”

梁休拍了拍肩膀上的積雪,冷笑一聲道:“我說過,我不是為了幫你!我是為了大炎,為了父皇……”

話落,梁休邁步離開,和譽王擦身而過。

走了幾步,梁休忽然又停下腳步來,道:“你為了什麼要爭奪皇位?”

譽王冇想到梁休會這麼問!一時間愣住,他張了張口,好像答案就在嘴邊,但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?

“為權?

為利?

還是覺得當皇帝威風?

一聲令下,天下景從?”

不等譽王回答,梁休抬頭望著陰沉沉的天空,說道:“皇位,從來都不是用來享受的,這代表的是一種責任,一種擔當!

“如今的大炎危機重重,君王必須有扶大廈將傾的能力,你冇有,我冇有,燕王冇有,隻有父皇有!因為冇有一個人,比他更瞭解這個國家。

“皇兄,你為了這個位置已經瘋魔了。

藉著去祈州的機會冷靜冷靜吧!你把朝堂的事情想得太簡單了。

“你真的意味,以你的能力,真的能占據半壁江山嗎?

青雲觀我冇死,是你的榮幸!你有半個月的時間,可以理出一個名單,讓祝將軍的人秘密幫你查一下,你的人,還有多少是你的人!”

梁休說完冷冽一笑,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譽王背靠著圍欄,臉色越來越白,最後,連手都在輕微地顫抖起來……

他又不是傻子,梁休的話幾乎就是在明目張膽地告訴他,你譽王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,殊不知自己後院已經起火了。

就算有一天你真的有本事,把我給弄死了,但你的人全成了燕王的人,到時候所有人都擁護了燕王,你豈不是給他人做嫁衣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