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5章另一股勢力

皇後自然是不可能真的責罰梁休,兒子恢複過來,如今活潑亂跳的不說,還小小年紀就已經能獨當一麵了,這是她這個當母親的驕傲。

加上被梁休甜言蜜語地糊弄了幾句後,她就把梁休所做的事拋之腦後了,留梁休吃了一頓便飯,就把梁休打發回了東宮。

秦小曦很想和梁休一起離開的,她一點也不想被困在宮裡,一次次地給梁休使眼色讓他幫忙求情,梁休都假裝冇看到!開玩笑,把這小惡魔放出來,他東宮還過不過了?

回到東宮,梁休才發現東宮已經被青玉帶人修繕得差不多了,如果不是空氣中還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,梁休都不認為這裡剛剛經曆過一場血腥戰鬥。

此時,李鳳生、錢寶寶、長公主已經在大廳裡等著他了,至於陳修然、徐懷安,兩人都是統軍將,這時候還忙著打掃戰場,統軍回營呢!

“哎喲,等久了哎!”

梁休帶著和尚笑嘻嘻地進了大廳,立即衝著錢寶寶擠眉弄眼道:“大功臣,想要本太子怎麼獎勵你啊!要不……”

他本來想說今晚侍寢的,見到長公主正笑盈盈地看著自己,當下脖子一縮,趕緊換了話道:“要不你提一個要求,隻要本太子能做到的,絕不推辭!”

梁休說的自然是真心話!畢竟燕王盯他盯得緊,連李鳳生、陳修然等人都被盯著,隻要少一人都會讓謹慎的燕王察覺出不對勁!所以整個南城的行動,全都由錢寶寶一介女流在指揮。

事實證明,錢寶寶的確巾幗不讓鬚眉,南城一戰打得非常漂亮,全殲了攻打南城的叛軍。

然而,聽了梁休的話,錢寶寶臉上卻冇有絲毫的高興,俏臉微微一黯,道:“這一戰打得很艱苦,不僅損失了左驍衛的五百精銳,就連李昂,嶽武也身受重傷……”

聽到這話,梁休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收斂下來,他看向錢寶寶道:“戰爭總是會有犧牲的,而且他們犧牲得值!就如大哥說的,今日之後,京都不會再有什麼大勢力,能夠給我們造成困擾了。

“京都新的輝煌,將會在我們手中綻放!”

聽了梁休的話,眾人的臉色纔好看一些,長公主指尖輕輕磕著茶杯道:“你們年輕人的事情,可以私底下說,本宮隻想知道,接下來該怎麼做?”

錢寶寶俏臉頓時漲得通紅。

梁休乾咳一聲,道:“姑姑,接下來該著急的不是我們,該著急的是世家大族和陳士傑,我想此時煤款的事情已經傳開了!他們想要護盤,就得付出更大的代價。”

長公主微微一怔,就知道梁休的話是什麼意思了!臉色就有些難看起來,道:“你是說……他們還想還手?”

梁休坐了下來,青玉立即上前幫他倒了一杯茶,梁休端著茶杯輕抿一口潤了潤喉,才點點頭道:“那是肯定的!畢竟他們掌控了京都的利益這麼多年,怎麼可能輕易就捨棄掉了?

“而且……”

說道這裡,他手輕輕地把玩這茶杯,眯著雙眼道:“我大概能猜出他們接下來的計劃,這對我們造成不了多大的麻煩!”

眾人聞言皆不由得麵麵相覷,他們都知道梁休的性子,要是知道了對方想要做什麼!早就歡聲雀躍了,現在這副狀態,明顯就是還有阻力,而且阻力還很大!

“快點說說怎麼回事!彆賣關子!”

長公主輕啐了一口,抬起杯子作勢就要砸!

梁休縮了縮脖子,放下茶杯道:“咱們和京都豪族鬥了這麼久,還有一股很大的勢力冇有參與進來……”

李鳳生一聽,立即就明白了過來,道:“京畿一脈的官員!”

眾人聞言怔住。

梁休舔了舔嘴唇,道:“大哥說得對,咱們和京都豪族鬥了這麼久,說白了就是陳士傑帶著一群商賈和我們鬥而已,而京都真正的權貴還尚未真正出手。

“這群人,纔是真正能攪動京都風雲,或者說是能攪動朝堂安穩的人,可以說他們纔是京都真正的主人,那些商賈大家彆看風光,在他們麵前也隻有當孫子的份!”

眾人聞言都沉默下來,商賈大族有的是錢,但卻無權,他們手中的那一點點權利,說得直白點就是這些權貴給的。

“之前我們和陳士傑以及京畿豪族鬨得這麼僵,這些人都冇有入場,那就說明他們之間是存在著矛盾的!

“或者說……其實京畿權貴,也分為兩大派,一派是以陳士傑為首,而另一派,是以某個神秘人為首!”

梁休看著眾人,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測,道:“其中以陳士傑為首的,是代表這商賈大族的利益,畢竟陳士傑和世家大族之所以鬨,就是想要提高商賈的地位。

“而以這神秘人為首的一夥,就是反對陳士傑這麼做!為什麼?

因為商賈大族,說直白點就是他們養的狗,幫他們圈錢的!狗忽然想要自己自立門戶當主人了,那他們能願意嗎?

“這樣才能說得通,為何之前的交手中,京畿權貴幾乎冇有入場了。”

梁休不知道的是,京畿權貴不是冇有入場,隻是剛打算入場,結果就被劉溫給斬了,梁休更冇想到的是,因為劉溫的一番話,讓京都權貴開始鋌而走險、狗急跳牆了。

而眾人聽了梁休的話,都不由得呆住了,看著他的目光彷彿見到了鬼。

梁休被盯得冷冷打了一個冷顫,道:“彆這樣看著我……晚上會做噩夢的!”

“滾!”

長公主瞪了梁休一眼,眼底卻充滿了得意和震撼,道:“不過很不錯嘛!有點太子該有的謀略,連這些都分析出來了。”

梁休聞言立即嘚瑟起來,攏了攏貂皮大裘道:“那是,本太子是誰啊!那可是天下無雙、智勇雙全,天下誰能匹敵!”

長公主嘴角微微一抽,說你胖你還喘上了是吧?

她冷哼一聲道:“說人話!到底怎麼回事?

你是不是覺得,接下來他們兩夥人會合作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