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6章一觸即發的戰事

梁休頓時有些訕訕,我就裝個逼而已,我容易麼我!

但長公主說得不錯,京畿權貴就算分成兩派,頂多也就是利益不均引起的分歧而已,看著陳士傑一夥捱揍權當是教訓,但真的要看著陳士傑被吃了,梁休覺得不太可能!

畢竟陳士傑一夥要是真梁休吃下了,那就是他們獨立麵對皇族了,勝算又得有多少?

因此聯手,就成了最好的選擇。

“合作是肯定的!分則死,合則生,他們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。”

梁休揉了揉眉心,道:“這就是我擔心的問題,世家大族其實並不可怕,但他們一旦合作起來,有著這些當官的做後盾,會很麻煩。

“就拿漕運來說!掌管漕運的官吏大多是京畿一脈的官員,他們隻要在漕運上動點手腳,往京都運送物資的船,極有可能就會在半途顛覆!

“就說現在咱們開始對外出售的平價糧,要是他們玩得臟一點,直接毒死幾個人,說是我們糧食出了問題。

人家紙文書就能讓我們停業整頓,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,你說難受不難受……”

聽到這話,眾人的臉色都難看起來,的確,京畿權貴的勢力遍及朝中三省六部,而且都熟知大炎律法,真要動手,能有一萬個理由來為難你!

哪怕是炎帝,也不好出手乾涉,畢竟對方做的事情,在律法之下都是合情合理的。

“說說看!你是不是已經有了應對的辦法?”

長公主抬起頭,看向梁休道:“你既然想到了這一層,也知道他們會出手,坐以待斃可不是你的風格!”

李鳳生和錢寶寶一聽,頓時雙眸亮起,對啊!這傢夥什麼時候會吃虧了?

這麼說肯定已經有了應對的辦法了啊!

“姑姑,瞧你這話說的……”

梁休撓了撓頭道:“我本來想低調一點的,你這不是逼著我高調麼!好吧,那我就高調一點吧!”

他站了起來,看著眾人道:“我意思是!既然註定是敵人,等著對方出招來噁心我們,那就先下手為強,乾掉他們!

“進攻!纔是最好的防守!”

眾人聞言都點了點頭,如今京都好不容易纔有了一點活力,決不能因為這些人,再讓京都萬劫不複。

“你想怎麼做?”

長公主指尖輕輕敲著桌案,問道。

梁休心裡已經有了計劃,看向李鳳生道:“大哥,你讓人秘密查一下,另外一股勢力是以誰為首,儘快給我一個詳細的報告!”

李鳳生點點頭,道:“好!”

梁休笑嗬嗬地看向長公主,道:“大總裁,接下來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!專注於南山煤款公司的事情。

“我剛剛纔想起,後天就是上元節了,再給京都百姓一個優惠,除了每日免費送出的之外,再給他們半價優惠!

“不管京都再如何動亂,這一年,我要讓京都百姓,溫暖地好好過一個上元節。

“此外……”

梁休繼續道:“之前買了股份的,讓人儘快將股權書送到他們的手上,要讓他們看到我們是真心帶著他們一起發財的!這樣一來,很多人才願意參與進來。”

長公主聽到大總裁三個字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縫兒,點點頭道:“好,交給我吧!保證處理得穩穩噹噹的。”

事情安排完畢,梁休看向錢寶寶,道:“至於南城!還得繼續拜托你了。”

錢寶寶聳聳肩,道:“上了賊船,我還下得去嗎?”

雖說裝著無奈的樣子,但她眼底卻充滿了欣喜,這說明瞭梁休對她是多麼的信任,錢寶寶暗想著,如果梁休登基了,她做個後宮之主,肯定冇問題。

戰後總結,需要陳修然、徐懷安等人蔘與才能召開,因此佈置完之後,梁休就想開溜了道:“那今日就先這樣了,我還有事……”

“小僧補充一點!”

話冇說完,就被人打斷。

和尚扭頭看向梁休,道:“你……今日起,小僧教你練武!”

空氣倏然一靜,隨即眾人都笑了起來,和尚話不多,但人狠著呢,這梁休落在他的手中,能好過麼?

梁休也是懵逼了,眼睛眨了又眨,抬手指著自己道:“和尚,我能拒絕嗎……”

“佛曰:不能!”

和尚雙手合十,道:“每日必須練三個時辰,少半刻,後果自負!重要的是,練小僧的武,可以治療你男人的病!”

梁休臉黑:“滾!”

……

青州。

康王一身鎧甲,手壓在佩劍上,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十幾個將領,臉色凜冽道:“本王再重複一下命令,今夜三更,帶領著你們麾下的將士,隨本王殺出去!

“前鋒營先行,秘密地穿過渾天峽穀,以最快的速度,解決掉駐紮在峽穀外的北莽先頭部隊,確保大軍順利通行!

“此戰的目的隻有一個,本王要用三萬鎮北軍,鑿穿北莽的數十萬大軍!”

眾將領聞言重重地抱拳道:“得令!”

與此同時,渾天大峽穀外。

剛從帥帳回來的拓跋漠,立即讓傳令兵召集將領,不多時,麾下的百夫長以上的將領,整整三四十人就在帳篷你集結完畢。

拓跋漠披著虎皮大襖,挎著彎刀在眾將前轉了一圈,看著這些戰意盎然的將,拔出彎刀喝道:“好樣的!你們不愧是我北莽的好男兒,有我北莽男人的鐵骨錚錚的雄風!

“狼主已經下令了!今晚三更,命我部突襲青州,一旦青州城破,金錢、女人,隨你們優先挑選!”

一眾將領聞言,頓時眼睛閃著藍光,他們等這一聽已經等了很久了,齊齊地重重敲了敲胸前的鎧甲,道:“殺!殺!殺!”

拓跋漠抬手,帳篷裡立即安靜了下來,他看著眾人道:“但有一點,你們的眼睛都給我放亮一點,康王的命是我的!我要用康王的腦袋……用來做酒杯。”

一聽這話,一眾將立即大笑起來,笑聲很大,連帳篷上的積雪,都被震落了下來。

一場大戰,即將爆發,而此時,陳翦率領的馳援大軍,也正在緊緊往青州趕去,但是還能不能及時地投入戰場,以解青州之危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