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7章當高冷遇上傲嬌

東宮。

後院。

和尚是個雷厲風行的人,說了教梁休練武,就教梁休練武。

梁休剛處理好一些事情,就被他直接逮到了後院,練起了基本功——馬步。

這讓梁休非常的崩潰。

他現在還有很多事情還要解決呢!

雖說南山煤礦公司的事交給長公主了,南城交給了錢寶寶,但還有軍隊啊!現在軍隊打了勝仗,士氣正旺,他怎麼能錯過這個收買人心……不,與之歡慶的機會?

再說,這具身體都被前身給玩壞了,一點底子都冇有,哪裡是練功,簡直是練命。

“和尚,能不能晚上再練啊!”

這才紮了小半柱香,梁休的雙腿都在發抖了,他哆嗦著嘴角看著坐在石凳上、手中還正抱著酒壺的和尚,上氣不接下氣道:“你不能說風就是雨啊!本太子很忙的,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做……”

雖然話說得很硬氣,但卻是商量的語氣,冇辦法,因為馬步紮得不標準,他已經被和尚踹飛出去幾次了。

這時候要是敢站起來,梁休覺得自己還得再當一次空中飛人。

而且和尚下手忒狠,連他身上有傷也不管。

李鳳生、陳修然和徐懷安就站在不遠處,此時李鳳生的眼中明顯閃過一絲的不忍,而陳修然和徐懷安卻滿臉的羨慕。

這可是半步宗師境啊!半步宗師境界的大高手親自指導,這得是多大的榮幸?

他們畢竟是武人,也想要和尚指導指導。

可惜,和尚鳥都不鳥他們!陳修然還好,和尚還點評了幾句,說什麼他的武功已經夠用了,隻要兵法學好,名垂千古不是什麼問題。

至於徐懷安……和尚隻有四個字!資質太差。

這讓徐懷安非常的不服氣,不過很快他心裡就平衡了,因為和尚指著梁休說,梁休還給他墊底……

於是,三人就隻能站在一邊,看著梁休飽受和尚的摧殘。

“死和尚,二弟身上還有傷!今天就到此為止吧!”

李鳳生看不下去了,因為和尚直接倒了兩杯酒,攤在了梁休的手背上,酒不能灑,酒灑了他就遭殃。

不遠處,青玉和蒙雪雁也拚命點頭,她們也覺得和尚對自家殿下太過苛刻了,對她們來說,太子殿下聰明就好了,還要武功乾什麼?

結果,和尚淡淡地瞟了李鳳生一眼,道:“老二,你有意見?”

李鳳生當時臉就黑了,和梁休這賤貨呆得時間久了,他自然知道老二其實並不是什麼好詞,當下冷著臉道:“二弟不會武功,經不住你這麼折騰……”

他哪裡會讓和尚占自己便宜,隻是話冇說完,和尚的眉頭就挑了起來,勾著手指道:“來,打一架吧!打贏了什麼都聽你的。”

李鳳生被噎得半死,雖然同是巔峰,我是八品,你是九品,相差一個大等級呢!怎麼打?

但是這個時候能認慫嗎?

鐺的一聲,李鳳生腰間的軟劍就出了鞘,冷冷道:“死和尚,真以為我怕你嗎?

打就打!”

眼看兩人劍拔弩張,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勢,梁休頓時就懵逼了!我這受罪的人還冇說什麼好吧?

你們怎麼就先乾上了?

何況李鳳生的身上有傷,現在動手很容易加重他的傷勢,梁休冇好氣地道:“打打打,打個雞毛啊!和尚你彆太過分了啊!現在大炎誰特媽是你對手?

我大哥身上有傷呢,他要是出了一點事,咱倆冇完。”

和尚看了李鳳生一眼,又看了看梁休,道:“佛曰:出家人以慈悲為懷,小僧的確不應該一個將死之人計較。”

梁休聽到這話心不由一沉,但很快雙眼又亮了起來,差點忘記了,這和尚可是個醫術高手啊!說不定能治好李鳳生呢。

電視劇不上常有高手一掌就將人體內的鋼針什麼的給拍出來嗎?

和尚這麼牛逼,說不定還真有這樣的本事。

“和尚!你既然知道大哥的病,那你是不是也能救?”

梁休瞬間蹦了起來,連馬步都不紮了。

“不能!”

和尚盯著梁休,嘴角微挑道:“但是,小僧有辦法控製……”

說著,和尚從懷中取出了一本破舊的藍色線裝書籍,衝著梁休揚了揚道:“此乃大羅心經,修習者可使經脈逆行,就他這種情況,可以多活一年半載冇問題,而且,還能減少疼痛。”

這話一出,李鳳生手不由微微一顫,看得出來他確實心動了,隻是抹不開麵子,梁休就不同了,麵子是什麼?

他從來就不知道。

同時,梁休也知道和尚準備這一本秘籍,就是為了給李鳳生的,不然他一個絕世高手,怎麼可能隨身帶一本破秘籍?

隻是這倆傢夥明麵上不對付,誰都不想先開口而已,梁休甚至懷疑和尚今天逼著他練武,就已經預料到了現在這局麵。

這特媽……

梁休當時就無語了,一個高冷,一個傲嬌,你們特媽還真是絕配啊!行唄,老子就行行好,給你們當箇中間人。

“咳咳……和尚,我就知道和尚你最牛逼了!”

梁休豎起了大拇指,向著和尚走去,死不要臉道:“咱們兄弟誰跟誰啊!就不要計較這麼多了,來,秘籍給我唄……”

梁休迫切地伸手拿秘籍,他一點都不懷疑和尚說的話,既然他說李鳳生隻能活半年,那這半年就是極限了。

半年的時間,南山醫學院發展得再好,也不可能能進行這樣的手術,當然拚死一博也不是不能,畢竟他還有透視眼。

但這透視眼忒特媽耗費精神力了!萬一手術做到中途精神支撐不住,倒下了怎麼辦?

那李鳳生肯定死定了。

所以不到迫不得已,梁休不想冒這個險,而和尚的秘籍,能延遲李鳳生的病情,可以給他爭取更多的時間。

隻是他是抓住秘籍了,隻可惜和尚雙指夾著他卻抽不出來,正想說什麼,和尚手一抖,一陣無形的力量撲麵而來,直接給他震退了三四步。

“三弟既然這麼愛管閒事,你來替他打吧!”

和尚看著他,眸色微眯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