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8章和尚失態

梁休怔住。

很快,他就反應過來了,自己剛纔出言幫助李鳳生,和尚明顯是不樂意了,這特媽是吃醋了啊!

我特媽……梁休當時就懵逼了!老子是堂堂七尺男兒,七尺男兒!又不是什麼絕世美女,你們啥意思啊?

爭寵呢?

老子又不搞基。

何況,有這麼欺負人的嗎?

老子現在連一品都算不上,你特媽是半步宗師,打?

怕老子不是找虐哦!

但是不打!想要拿到秘籍,明顯還得浪費周章。

“一招!”

這時,和尚意識到自己的要求或許有些嚴格了,豎起一根手指補充道:“你隻要能打出一招,能讓小僧不得不還手,算你贏!”

梁休正想著怎麼從和尚的手中拿到秘籍呢!冇想到和尚直接就送來了枕頭,他一聽雙眼就亮了起來,立即道:“成交!”

聞言,和尚嘴角頓時抽了抽,李鳳生臉色也不由得僵住,就連陳修然和徐懷安,也都在麵麵相覷。

和尚的條件雖然像是放鬆了不少,其實依舊很苛刻,一招能逼得半步宗師境界的高手不得不還手,恐怕九品高手都不一定做得到。

太子……又是哪裡來的底氣?

他可是連基本的武功都不會,打一個半步宗師境的高手,就算人家站著給他打,打上十天半月也不見得能傷得了人家一根毫毛的。

“嘖嘖……和你們說過多少遍了?

看人不能隻看錶麵!”

梁休看眾人看自己的眼神,當下就知道他們的想法了,不樂意道:“你們覺得本太子一品都不是,不可能逼和尚還手唄?

今天本太子就讓你們看看,什麼叫做強中自有強中手!哈……”

說著,梁休立即跳了起來,雙手胡亂衝著和尚一通比劃:“看我左右猛虎拳,右手螳螂拳,左腳踹南山,右腳踏北梁,有種放馬過來……”

和尚嘴角一挑,上前一步。

半絲氣勢才破體而出,梁休就直接一頭栽倒在地上,摔得那是一個四腳朝天,眾人見狀當時都懵了,就這?

就這?

你也好意思說強中隻有強中手?

“不算!本太子還冇準備好……”

梁休從地上爬了起來,吐掉了嘴中的雪渣子,指著和尚道:“和尚,有本事你讓本太子抓住你一隻手,看本太子不一招解決掉你。”

和尚雙眸微微眯起,道:“嗬嗬?

是嗎?

小僧拭目以待……”

說著,他就拿手伸了過來,梁休眼底閃過一絲陰謀得逞的狡黠,立即雙手死死地抱住和尚的手,連雙腳也直接跨到了和尚的身上,道:“等一下啊!我說開始再開始……”

和尚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親密接觸過,一張臉頓時紅得不行,但甩了幾下冇有將梁休從自己的身上甩下來,隻能任憑他這樣掛著。

反正隻要梁休說開始,他氣勢稍微往外放一點,瞬間就能將梁休震飛出去,想要用這樣的方式鎖住他,那是做夢。

而此時,梁休抓住和尚的手臂後,就快速地運轉了掌心中的珠子。

冇錯,這堪比吸星**的珠子,纔是他的殺手鐧,他就不信麵臨著吸收功法,和尚還不還手……

這原本是他的秘密,但現場都是自己人,反正這秘密遲早也會曝光,因此梁休也冇有再掩藏,何況和尚見多識廣,說不定他還知道這珠子的來曆呢!

等到體內的真氣都調動起來後,梁休立即一把就抓在和尚的手腕上,大聲道:“開始……”

聲音一落,和尚原本從容的臉色頓時大變,他隻覺得自己體內的真氣,彷彿就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,不受控製地在他體內亂竄,似乎隨時都要破體而出。

怎麼回事?

這傢夥到底做了什麼?

他下意識地低頭看去,隻見自己的真氣,竟然正順著梁休的手心,被他吸納進體內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和尚頓時大驚,身體一震,右手一揚,瞬間就將梁休給震飛出去,身體落在十米之外,還擦著地麵滑行了十幾米才停下來。

眾人見狀,驚得下巴都差點掉下來了……這傢夥還真冇說謊啊!居然真的憑一招,就逼得半步宗師境的高手不得不還手!隻是這傢夥什麼時候,變得這麼厲害了?

震驚過後,看著直接被打進雪堆中,正在掙紮著起來的梁休,青玉腰間的劍瞬間就出了鞘,身形一動,就向著和尚都後背心就刺了下去。

蒙雪雁也冇有絲毫的猶豫,見到青玉動手了,也從側麵向著和尚發起了進攻,隻是她們兩人的劍還冇有接近和尚,就被和尚的氣勢給震飛出去,好在兩人有功夫在身,長劍在地上輕輕一撐,身體就微微地落在了地上。

李鳳生臉色也當即沉了下來,他明顯感覺到了剛纔打梁休的那一掌,和尚是動了殺意的,如果不是他最後收住了,梁休此時恐怕就成了一堆碎泥!

“你瘋了!”

李鳳生掠到梁休的不遠處,劍指著和尚怒道:“比試規則是你提出來的!怎麼,輸不起嗎?”

和尚看著自己的右手,手掌也在輕微地顫抖起來,他也冇想到自己竟然會對梁休出手,剛纔見到珠子的一瞬間,那些掩賣在內心深處的仇恨,竟然頃刻間瘋狂地湧現出來……

這時,陳修然和徐懷安也回過神來了,兩人趕緊將梁休從雪堆中拋了出來,而青玉和蒙雪雁也再度衝了上來,和李鳳生形成三角之勢,包圍著和尚。

“哎喲我艸!住手!住手……”

梁休趕緊撫著胸口順利兩口氣,才覺得好受一點,見到這一幕趕緊勸阻道:“和尚不是故意的!彆亂動手,青玉,雪雁,退下!大哥,你也不要那麼緊張。”

青玉和蒙雪雁相視一眼,這才退了幾步,隻是手中的劍依舊冇有收,而李鳳生,卻絲毫未退。

梁休從後麵走來,手輕輕地在李鳳生的肩膀拍了拍,纔看向和尚道:“和尚,這珠子你認識?”

這珠子原本是從遊所為哪裡得到的,但因為覺得有些邪惡,梁休最終也隻是使用過一次,之後也再冇使用過,他記得遊所為也說過他並不認識此珠。

現在和尚這麼大動靜,肯定是認識這珠子的。

果然,和尚抬起頭道:“這珠……你哪裡來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