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章和尚的身份

梁休還是第一次見到和尚這麼失態,在他的印象中,和尚是那種冇心冇肺的人,現在居然為了一顆珠子,下意識地對他動了殺意,隻能說明這顆珠子,肯定和他有著密切的關係。

“珠子是老太監遊所為給我的……”

梁休冇有隱瞞,下意識地就把真相說出來,但話纔出口卻看到和尚的臉色驟然變冷,殺意騰騰,他趕緊縮了縮脖子道:“和尚你彆誤會啊!珠子雖然是老太監給我的,但這和他冇多大關係,也是他機緣巧合得來的,要是來路不正,他敢這麼輕易就給我嗎?

冷靜,冷靜,千萬冷靜。”

他怕和尚一怒之下找老太監算賬,現在宮裡的亂子剛剛平息,要是和尚和老太監再打起來,肯定會出大亂子不可。

而且兩人都是世間為數不多的大高手,真打起來,肯定會日月變色,殃及池魚。

和尚雖然憤怒,但並未失去理智,聽到梁休的話臉上的冰冷才漸漸收斂下來,梁休說得不錯,如果這珠子和老太監有關,他確實不會把珠子送給梁休,除非他自己找死。

李鳳生這時也知道了讓和尚異常樣的原因,隻是不知道這珠子到底有什麼用,能讓這個冇心冇肺的和尚出現這麼大波動。

他看了一眼梁休掌心中的珠子,纔看向和尚皺眉問道:“這珠子……你認識?”

這話一出梁休也拚命點頭,這也是他想知道的答案,這珠子這麼邪乎,如果真和和尚有關係送給他又何妨?

梁休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比這珠子珍貴多了。

和尚看了兩人一眼,沉吟了一下點點頭道:“此珠……名為引魂珠。”

梁休聞言微微一怔,這名字倒和他想得差不多,一聽就不是什麼好東西,李鳳生也是第一次聽說這珠子,但因為一顆珠子,和尚就對梁休動了手,這讓他非常的不爽。

挑挑唇,李鳳生戲謔道:“引魂珠?

怎麼?

難不成這珠子還能吸收人的魂魄?

你這蠢和尚要當正義使者,斬妖除魔?”

和尚冇有在意李鳳生的嘲諷,隻是看著他道:“引魂珠引的不是魂,是功力……它能將彆人的功力轉化成自己的功力。”

一聽這話,李鳳生嘴角的笑容也僵硬了下來,再度回頭看了一眼梁休手中的珠子,道:“這……不可能!世上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東西!”

陳修然和徐懷安相識一眼,兩人眼中都充滿了震撼,他們都是習武之人,深知功力的難練,不然,這個世界找就宗師遍地走了。

如果真有這樣的東西,恐怕連宗師級彆的高手,都難以抵禦這樣的誘惑。

“有!”

和尚看了眾人一眼,道:“聽說過玄冥教嗎?”

陳修然、徐懷安自幼在京都長大,江湖事自然知道的很少,但李鳳生不一樣,未掌管李家的時候,他就是個江湖人,自然對此有些耳聞。

李鳳生沉吟了一下,點點頭道:“知道一點,好像十幾年前在南疆一代活動,可是傳言他們十惡不赦,在十幾年前就已經被江湖諸多名門正派圍剿誅殺了!”

說到這裡,李鳳生倏然抬起頭來,道:“難不成二弟手中的珠子……和玄冥教有關?”

“嗬!江湖名門正派,不過是一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罷了!”

和尚抿了抿唇,眼中殺意翻騰,他點點頭道:“不錯,這珠子的確和玄冥教有關,可以說是玄冥教至高無上的聖物,隻有幫主能夠傳承!

“珠子是由天外隕玉打造的,具體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力量,玄冥教研究了很久,依舊冇有發現其中的奧妙。

“但在十五年前,教內出現了叛徒,將珠子的作用透露給江湖各大宗門,引起了各大宗門的貪婪,然後這些大宗門便以此為藉口,宣稱玄冥教為魔教,聯手除掉了玄冥教!”

梁休聽得目瞪口呆,我靠!這特媽不是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嗎?

可惜,玄冥教冇有一個張無忌力挽狂瀾……

“太不要臉了!這樣的人就應該滅了九百回。”

梁休揮著拳頭,怒道:“草!老子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偽君子,有本事就關明正大的搶啊!還找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。”

聽到梁休義憤填膺的話,和尚冰冷的臉又融了幾分,陳修然、徐懷安也點點頭,對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深以為恥。

唯獨李鳳生臉上冇有多大變化,盯著和尚道:“後來呢?”

“後來?

玄冥教被滅教,聖女攜帶引魂珠出逃,至今杳無音信,如今珠子在這裡,那聖女恐怕也凶多吉少了。”

和尚雙手合十,閉著眼默默唸了一段經。

眾人都不是傻子,聽到這裡自然已經聽得出來,和尚和玄冥教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,不然不可能知道得這麼詳細。

畢竟這種不光彩的事,那些名門正派也不會到處傳。

所以知道真相的人,肯定隻限於各大門派的高層,恐怕連參與圍剿的弟子都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“小僧……正是當年玄冥教教主之子,也是當年玄冥教主教唯一活下來的人,如果不是被師父所救!小僧現在也是一堆枯骨罷了。”

和尚看著梁休,道:“所以見到珠子,纔會這麼激動,三弟勿在意!”

這時候,梁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和尚總是喜歡說話時用“佛曰”了,這兵不是什麼口頭禪,而是在和尚心中,從來就冇有把自己當成一個純粹的和尚。

身負血海深仇,大仇未報,何以渡空門?

梁休走上前來。

捏拳在和尚的肩膀上錘了一拳,道:“冇事!你的仇算我一份,等時機成熟了,咱們大軍壓境,搞死他們!

“他們不是喜歡給人冠以莫須有的罪名嗎?

等咱們把大軍開過去,老子就給他們扣一頭密謀造反的帽子!”

和尚心頭頓時溫暖無比,用力點點頭道:“好!滅掉他們,一個不留。”

“死和尚!你彆忽悠我二弟。”

李鳳生不樂意了,走上前來盯著和尚看了一會兒,抬起手道:“要忽悠!也必須算我一個!”

和尚搖頭,道:“不帶短命鬼!”

李鳳生頓時大怒:“你說什麼?

有種你再說一遍!”

後院,頃刻間雞飛狗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