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1章炎帝補刀

清河郡主,正是秦小溪的封號。

炎帝讓梁休去處理這件事,並不是因為懶得管,有密諜司在手中,他想要知道什麼資訊?

不出三個時辰,他想知道的就能呈在他的案頭上。

讓梁休去查!是因為根據密諜司反饋來的資訊,他敏銳察覺到了事情恐怕不像表麵那麼簡單,一個柴房能死那麼多人,這本身就存在很大的問題。

梁國公雖然表象中立,但炎帝很清楚,他和京都權貴私底下來往甚密,而梁休鬼點子多,說不點查查還能給他帶來一些驚喜。

劉溫、沈濤以及魏青三人聞言也都一陣無語,心說陛下你這麼玩,不怕把太子殿下先玩壞了麼?

但這種話自然是不能說出來的,三人隻能硬著頭皮恭維道:“陛下英明!”

“嘖……這樣好像還是少了一點趣味!”

炎帝撫著下巴想了想,招了招手把賈嚴叫上前來,道:“賈嚴,你跑一趟,限太子三天破案!破不了案,朕就把他丟到禹州,和譽王作伴!”

賈嚴聞言嘴角頓時抽了抽,上一次把青雲觀刺殺的真相告訴太子,自己險些就回不來了,現在再去告訴太子讓他限期破案,家宴覺得太子非把自己的拆了不可。

不過老太監也不是省油的燈,沉吟了一下立即就道:“老奴遵命!隻是陛下……太子殿下這段時間勞苦功高,老奴覺得不能隻罰不獎。”

賈嚴心想著同時帶去皇帝的賞賜,太子殿下再怎麼地,應該也不會太為難自己吧?

炎帝想了想好像還真是,這小混蛋這段時間折騰了很多事,的確立下了大功,獎勵一下還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忽但是賞賜什麼?

炎帝還是有些頭疼的,宮裡這這些玩意兒,有什麼能夠入得了這小子的法眼?

就連他這個皇帝,吃了一遍東宮的酒,現在喝皇宮酒已經索然無味了。

可惜!為了平定京都物價,糧食都投入了市場,東宮已經冇有多餘的糧食釀酒了。

爵位……他一個太子還需要什麼爵位?

錢財……嗬嗬,這小混蛋現在比朕還有錢。

劉溫見到炎帝糾結,乾咳一聲道:“陛下,太子殿下身邊人才濟濟,卻還冇有什麼實質性的封賞……比如這一次暴亂,臣聽說整個南城,全憑萬寶樓的少樓主力挽狂瀾,而且這少樓主,還是一介女流……”

炎帝一聽頓時雙眼亮起,對啊!賞賜這小混蛋乾嘛?

賞賜他身邊的人,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賞賜。

炎帝立即道:“賈嚴,傳令中書儘快擬旨,封賞太子身邊有功的人,職位擬好再報給朕審批!

“還有!錢家、霍家、李家這些投靠過來的大族,要著重封賞,甚至給他們一些便利也不是不行!”

賈嚴立即道:“老奴遵旨!”

話落就匆匆離開了大殿,劉溫、沈濤三人聞言嘴角也不由揚起,炎帝這一手,可以說是給已經雪上加霜的世家權貴狠狠地補上了一刀啊!

瞧瞧!你們鬨什麼鬨?

隻要乖乖的聽話,你們想要什麼朕就給什麼!

……

另一邊,譽王從皇宮回來後,就一直心神不寧,梁休的話讓他非常的震撼,但這時候鐘先生被和尚嚇到了,正在昏迷之中,連個商量的人都冇有。

這時聽到探子回來稟報,祝寒山整軍離開皇宮後,就回到了祝家,譽王想都冇想就直接駕車前往祝府。

事到如今,已經不需要再隱藏什麼,祝府的管家直接領著譽王,進了祝家的大廳。

大廳上,兩個青年正跪在地上,身上全是鞭痕,穿著的衣裳已經碎裂成片,鮮血淋漓,譽王一眼就認了這是他的兩個舅子。

見到兩個舅子淒慘的模樣,譽王不由得嚥了咽口水,心頭髮虛,之前他就是通過自己的王妃,讓護衛找了兩個舅子找刺客刺殺太子的。

現在,明顯是老丈人發威了,再懲罰他們。

此時,祝寒山正坐站在大廳裡,手中還拿著長鞭,臉色冰冷無比,但事情因自己而起,譽王再畏懼,這時候還是求情道:“嶽父大人,他們隻是聽從我的命令列事,還請嶽父大人高抬貴手,饒了他們!要怪,就怪小婿吧!”

譽王向來心高氣傲,而且身份比祝寒山高得多,但這一次他摔得太疼了,連說話都非常的客氣。

祝寒山把手中的鞭子丟給管家,纔回頭看向譽王,臉上的冰冷卻冇有絲毫的融化:“現在什麼局麵你不知道嗎?

這個時候你過來乾什麼?”

譽王見到祝寒山搭了話,哪裡還敢有絲毫的隱瞞,行禮道:“求嶽父救我,太子,請求父皇,要把我貶為郡王,打發去禹州。”

一聽這話,祝寒山瞬間就站了起來,雙眼犀利道:“果真?”

譽王被祝寒山的氣勢嚇得退了兩步,點頭道:“是,旨意估計不日就得下達,半個月後,我就得離開京都。”

祝寒山聽到這話,重重地鬆了一口氣的同時,冰冷的臉色立即變得激動起來,他看向皇宮的方向,重重地磕頭道:“謝陛下隆恩……”

此時,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炎帝不見自己了,原來,炎帝早就已經做了處置,懶得再聽他廢話。

如此一來,祝家也算是保住了。

譽王見到這一幕,當時臉就黑了下來!怎麼回事啊?

我讓救命,你卻感謝父皇,咋地?

父皇趕我去鳥不拉屎的禹州,你很高興啊!

“嶽父大人,你這是……”

譽王攥緊了拳頭,祝寒山是他最後的救命稻草,如果祝寒山都不管他了,那他就隻能去禹州陪野人了。

“愚蠢!愚蠢至極。”

祝寒山站了起來,看了譽王一眼,恨鐵不成鋼地道:“陛下這是饒了你了,怎麼?

你還想找死嗎?”

譽王有些不服氣,道:“不是父皇要處置我!是太子,是太子建議父皇,把我貶去禹州的,嶽父你應該知道那是什麼地方!那是人呆的地方嗎?”

祝寒山緊緊地看了譽王好一會兒,才歎了一口氣道:“我若是你,這時候應該備上厚禮,去感謝太子。”

譽王聞言怔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