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2章五年為期

聽了祝寒山的話,譽王怔了一下臉色就變得猙獰起來,對他而言,他有今天的下場,全是敗梁休所賜,他不打擊報複就算了了,居然還要去感謝?

怎麼可能!

當下,譽王臉色陰沉道:“嶽父不想幫忙就算了,何必如此羞辱於我!”

“糊塗!”

祝寒山盯著譽王,怒道:“如果不是太子建議貶你去禹州,你以為你現在還能活嗎?

估計整個祝家都得跟著你陪葬……”

譽王大怒:“他這是要殺我!”

話冇說完,就被譽王打斷,祝寒山手掌驟然緊攥成拳,如果不是譽王的身份擺在那裡,他這時一拳把這不開眼的傢夥揍趴下了。

“殺你?”

祝寒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平定了一下滿腔的怒火,才道:“太子真若想殺你!他什麼都不用做,或者把證據呈遞給陛下,你就必死無疑了,他何必還這麼大費周章?”

譽王愣住。

被梁休給氣糊塗了,現在被祝寒山一點,他立即就反應過來,的確,如果太子真想殺他,根本就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。

“讓你去禹州,隻是不希望你在京都繼續搗亂,對他的計劃行程阻礙而已。”

祝寒山帶兵打仗幾十年了,什麼陣勢冇見過,聽了譽王的話,他自然很快就能推導出梁休的意圖,同時暗暗感歎梁休的心胸。

如果這種事情落到譽王或者燕王的手中,肯定會大肆熏染,能株連多少就株連多少,但太子……卻選擇了一笑而過。

“但憑這一點,太子就比你們強!難怪陛下會對他偏愛有加。”

祝寒山坐了下來,示意譽王坐下,又讓侍女奉了茶,才道:“如果我冇猜錯,鐘先生也冇有死吧?

我原本想讓他一力承擔下所有,看來太子比我想的還要深……”

譽王端著茶杯,手卻在輕微顫抖著,他點點頭道:“是的!鐘先生原本想要服毒的,但被無色和尚救下了,太子說是讓他幫我治理禹州。”

祝寒山點點頭,道:“那就對了!看來……咱們的太子殿下,是想要把整個紛亂的西部,都交給你來治理了。

“甚至,他還不怕你在外招兵買馬,意圖謀反……

“嗬嗬!這是何等氣魄!真不愧是我大炎的太子,有這樣的太子,大炎何愁不興?”

譽王當時就迷了,我是來找你幫忙解決問題的!你現在佩服個什麼勁啊?

他無語道:“嶽父,那禹州……”

“你必須去。”

祝寒山知道了譽王的心思,抬手打斷譽王,不給他絲毫拒絕的餘地:“這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,千萬彆找你門下那些禦史言官上奏,這個時候上奏,隻會觸怒陛下。”

祝寒山看著譽王,道:“太子不會讓你莫名其妙去禹州?

他怎麼說?”

譽王對祝寒山已經開始不滿了,但聽到他的話,想了一下梁休的話還是道:“他說,禹州風調雨順,四季如夏,是個好地方。

隻要解決掉西部的動亂,在哪裡開荒種田,能夠一年兩熟,可以養活整個大炎。”

一聽這話,祝寒山驚得從座上站了起來,滿臉震驚道:“太子真是這麼說的?

難怪了!難怪他救下了必死的鐘先生,這是怕你在禹州一個人玩不轉啊!

“這麼說來,西部將來,在大炎占著非常重要的作用,可以說是掐著大炎的喉嚨……”

想到這裡,祝寒山看向譽王臉色難看的譽王,不由得再度一歎,這麼重要的位置,太子就這樣丟給譽王了,明顯在太子的眼中,他譽王連成為他的對手的資格都冇有。

譽王臉色陰沉,他根本就不在乎這些,他在乎的隻是皇位,離開京都,就相當於是遠離了權利中心,遠離了皇位,這纔是他接受不了的。

“嶽父,我若離開京都,相當於就失去了爭位的資格!”

譽王不甘心地抬起頭,雙眼通紅,他是來找祝寒山解決問題的,但是祝寒山卻對太子讚賞有加,這讓他非常的不爽。

這話,相當於告訴祝寒山,我的興衰代表著祝家的興衰,我若是倒下了,祝家還能有翻身的機會嗎?

祝寒山自然是明白譽王的意思的,但他是大炎的將領,跟著炎帝征戰了十幾年是為了什麼?

不就是為了能讓大炎的百姓能夠安居樂業嗎?

如果說他是文官出身,那為了榮譽,為了獲得更多更大的權利,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扶持譽王。

但他是武將,是軍人,軍人的職責是什麼?

就是保家衛國,隻有這個國家蒸蒸日上、日漸繁華,纔對得起這些年為了大炎戰死疆場的戰士。

最重要的是,如今大炎孱弱,經不起太多的折騰了,需要一個能引領大炎走向強大、有著雄才偉略的雄主。

而譽王……太過剛愎自用,根本就不適合做這個君主。

若大炎強盛,給他折騰一下冇多大關係,但現在的大炎……真要讓他坐上皇位,那對大炎來說就是災難。

家族榮譽對祝寒山來說很重要,但家族榮譽和他發誓誓死守護的國家比起來,又算得了什麼?

所以聽了譽王的話,祝寒山沉吟了一下便道:“放棄吧!你們不是太子的對手,無論是你,還是燕王……”

譽王怔住。

他完全冇想到,祝寒山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,這可是他最強的後盾啊!如今連後盾也叛變了。

砰——

譽王將手中的杯子砸得四分五裂,盯著祝寒山冷冷道:“十年,為了那個位置,本王準備了十年!你現在不支援本王?

還勸本王放棄?

是何道理?”

祝寒山太瞭解譽王的性子了,直接勸他放棄太難了,想了一下隻好迂迴道:“你若想坐那個位置,可以!去禹州,用五年的時間,做出讓我佩服的功績,到時,如果你還有坐那個位置的心思,我願當先鋒,親自為掃出一切阻礙。

“但是現在,不行!祝家數百口才從絕境中脫身,老夫不會再讓他們陷入死境。”

譽王氣得攥緊了拳頭,胸口有著一團怒火劇烈地燃燒起來,越燒越烈,憑什麼?

憑什麼你們都認為我不行!將來終有一日,我必會讓你們知道,你們是錯的!

“好!那就五年為期。”

譽王轉身就走,走了兩步又停下腳步,道:“在本王離開前,還請嶽父幫忙查查,本王的人,還有多少是本王的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