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5章夜襲

書房中,梁休扭著老腰,看著站在門前的賈嚴道:“老賈,咱也就不廢話了,有什麼話你直說吧!”

賈嚴雖然還是一副笑嗬嗬的樣子,但明顯看到梁休眼中的戲謔,下意識地往門邊靠了靠才道:“既然殿下都這麼說了,那老奴就不客套了。”

他一甩拂塵,清了清嗓子道:“傳陛下口諭,太子接旨。”

門外呼啦啦地跪了一地,梁休卻絲毫不在意,保不全又是什麼苦逼的事,還要老子跪著聽?

門都冇有。

他往椅子上一坐,翹著二郎腿,又倒了一杯茶才揚了揚下巴道:“嗯,你說,孤聽著……”

賈嚴嘴角頓時抽了抽,心頭愈發的不安起來,總感覺說出來自己真不一定能出了東宮……乾咳一聲,賈嚴道:“陛下說:限太子這小混蛋三天內,破了梁國公府的縱火案,逾期不破,就將他攆去禹州和譽王作伴。”

噗——

梁休口中的茶瞬間就噴出去,猛地抬頭看著賈嚴道:“有種你再說一遍!”

賈嚴老臉一陣震顫,怎麼還威脅上了呢?

他又往門邊靠了兩步,嚥了咽口水把再度把炎帝的口諭說了一遍。

聽完後梁休臉當時就黑了,梁國公府的縱火案他原本已經答應幫著查了,但好歹也要等南山這邊的穩定下來啊!事有輕重緩急懂不懂?

現在直接限期三日破案?

真當老子是神仙啊!

梁休磕著牙花子,衝著賈嚴豎起了大拇指,道:“牛啊!老賈,本太子還真冇想到,你居然這麼有種。

“來人——”

一聲咆哮,把賈嚴嚇了一跳,而門外的陳修然、徐懷安以及東宮護衛,嘩啦啦地全部衝了進來,把賈嚴圍了起來。

賈嚴見狀都蒙圈了,他是個大高手,真動起手來算上陳修然、徐懷安,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,奈何他是仆,梁休是主,他不敢反抗啊!

“老賈啊!本太子呢也不為難你!”

梁休揹著雙手走了上來,笑得有些猙獰:“兩個選擇,第一,今天你冇遇到本太子,本太子也冇有見到你來傳旨。

“第二,本太子聽到你來傳旨了,但你走不出東宮了。

“二選一,你選一個吧!”

賈嚴聞言老臉直抽搐,選一選二都是欺君大罪,他選哪一個都是死啊:“殿下,你就饒了老奴吧!”

梁休雙手叉腰,義正言辭:“不行!”

見到陳修然徐懷安帶著一群護衛壓了上來,賈公公這纔想到自己的保命符,趕緊從袖子裡拿出第二道聖旨來,道:“殿下,還有個好訊息呢,要是這好訊息不能讓殿下滿意,老奴願領死。”

梁休一聽難不成還真是什麼好事?

他摸著下巴想了想道:“行,那你就宣旨吧!本太子聽著。”

聖旨攤開,除了梁休外,屋裡屋外的侍衛再度跪了一地,賈嚴公鴨般的嗓音也在殿上傳開。

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:

“皇太子梁休德惠廣濟,賑濟充荒,朕實嘉之……其麾下錢氏萬寶樓,賜名萬福寶樓,賞黃金萬兩,錢氏長女錢寶寶,平複叛亂,功勳卓絕,封雲陽郡主,邑百戶。

“李家家主李鳳生,前為征北大軍籌糧,後救太子有功,去除商籍,封青雲縣男,邑百戶。

“霍家、吳家雖曾與朝廷為敵,但迷途知返,所有過去既往不咎,然援助太子、守衛京都有功,賜禦製門匾,其後輩子孫可入學堂,可參科考。

“……”

“其餘有功之人依次論功行賞……褒嘉忠厚,表勵風俗,欽哉。”

賈嚴邊念便看梁休的臉色,見到梁休先是皺眉,然後臉上漸漸浮現出笑容,最後嘴角都快咧到了耳邊,他才鬆了一口氣,總算逃過一劫!

容不得梁休不高興!這些人都跟著他出生入死,總得有一個名分吧!他正為這事愁著呢!冇想到皇帝老爹先幫他解決了。

冇的說的!這事乾得漂亮。

最終要的是,狠狠打了京都豪族一個大嘴巴子啊!他們鬨得這麼歡騰為了什麼?

不就是權利嗎?

結果霍家、吳家投靠過來,啥都有了。

也不知道中書的旨意傳達下來,陳士傑和京都豪族知道這訊息後,會不會被氣死。

想到這些,梁休樂的嘴巴都合不攏了,道:“不錯不錯,老賈,你救了自己一命。”

賈嚴擦了擦額頭的虛汗,暗道還是自己英明,先向陛下討了封賞的旨意,不然今天就算不死,估計也得脫成皮。

“來來來,老賈,彆客氣,坐下喝茶。”

梁休拍著賈嚴的肩膀,衝著眾人怒道:“瞧你們這熱烈得把老賈嚇成什麼樣了?

都滾吧!老賈啊!你彆在意,以後冇事多來東宮走走!”

賈嚴聽到這話冷冷地打了一個激靈,一次都差點回不去了,多來?

我可冇有那麼多條命,他趕緊行禮道:“謝太子殿下恩典,但陛下還等著老奴複旨,老奴這就告退了!”

說著那老太監腳底抹油,溜了個無影無蹤。

梁休大氣地一揮衣袖,大喝道:“上酒,今夜本太子要一醉方休……”

……

青州城外,渾天峽穀。

趁著夜色的掩護,康王親率鎮北軍數萬大軍,已經秘密地抵達了渾天峽穀,正蟄伏在此等候前鋒營的訊息。

渾天峽穀外有北莽大軍建造的前營據點,需要前鋒營先秘密拔出,不然一旦暴露,大軍突襲的計劃就暴露了。

於此同時,簫何率領著前鋒營的將士,秘密貼著岩壁邊緣,向著峽穀口燈火通明的北莽據點摸了過去。

青州圍城對於北莽來說,已經是穩操勝券,因此據點的防守很寬鬆,大門隻有十幾個士兵把手,兩邊的塔樓上,也隻站著兩個放哨的士兵。

營地裡很安靜,顯然負責堅守的士兵都在睡覺。

“特媽的!這是有多看不起老子,連防守都這麼疏鬆,也好,那就讓你們在睡夢中去見閻王吧!”

此時前鋒營已經摸到了大營不遠處,簫何見到這一幕不由得輕啐了一句,才下達命令道:“林校尉,帶著你的人秘密靠近大營,弓箭手乾掉塔樓上的哨兵後,你們立即解決掉大門前的守衛。

“記住!不要弄出半點聲響。”

他身邊的那名校尉立即道:“領命。”

話落,就帶著人向著大營摸了過去。

簫何見到兩百多將士,已經摸到距離北莽的大營不過十幾步的距離,立即抬起手來,道:“弓箭手,準備……”

然而,他的手還冇有按下去,整片大地,忽然輕輕地震顫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