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7章

激戰

陌刀,就是當初梁休給炎帝打造兵器時,諸多設計中的一種,在古代專用來對付騎兵的,影子親赴青州時把設計圖紙也帶了過來。

當然,帶過來的還有騎兵軍刀的設計圖,工匠日夜兼程打造,終於在三天前打造出來了一批。

因此,大軍發起突襲前,康王親自從各軍中,挑出了身手極佳的好手,成立了五百人的陌刀營,配備給了蕭何,專門用來對付北莽的騎兵。

同時,軍中三千騎兵,也配備了新式的軍刀,康王之所以冇有選擇固守,而選擇主動出擊,就是因為這兩樣新式武器,給了他很強的信心。

因為依城而戰,雖然敵人的騎兵發揮不了多大的作用,但他的騎兵和陌刀營,同時也發揮不了什麼作用,如此,進攻就成了最佳的選擇。

隻是他冇想到的是,現在兩軍竟然狹路相逢了。

這一戰,誰退誰敗,而且青州若失,北莽進可攻,退可守,相當於摁住大炎的咽喉,就算陳翦、徐繼茂的大軍趕到也不濟於事了。

這也就是影子為什麼說,青州若失,他們都是大炎的罪人的原因。

“來人,傳令蕭何!讓他扛住步兵衝擊,把北莽的騎兵放進來打。”

康王臉色凜冽,道:“告訴他,有新武器,他要是一個回合打不下北莽騎兵,讓他自己提頭來見。”

“得令!”

傳令兵應了一聲,翻身上馬疾馳而去。

此時,其實激動的不僅是拓跋漠,康王的心底其實也非常激動,如果對麵的將領換成其他人,他的確隻有退回青州這條路。

但現在對上的是拓跋漠,此人號稱北莽第一勇士,卻是個有勇無謀的匹夫,隻要佈局得當,大軍隻要鑿開他的軍陣,定會勢如破竹,打亂北莽大軍的部署。

在原地轉了一圈後,康王再度下達了作戰命令:“騎兵統領何在!”

一個將領站出來抱拳道:“末將在!”

“你給本王聽著,隻要蕭何打掉北莽的騎兵,你立即率領你的騎兵入場,為大軍開路。

北莽的騎兵進入峽穀就是死路,但我們的騎兵出了峽穀,就是海闊天空。

“從開戰以來,我們就一直被北莽騎兵追著打,這一戰,你必須給本王打出大炎騎兵的軍威,將北莽大軍踐踏在馬蹄之下。”

騎兵統領聞言,拳頭重重地砸在胸口道:“末將領命,定會打出大炎的軍威,讓敵人嚇得魂飛魄散。”

話落,他立即飛身上馬,抽出長刀大喝道:“騎兵準備!”

鐺鐺……

長刀出鞘的聲音不斷響起,三千騎兵,已經齊齊俯身在馬背上,手持新式軍刀,個個戰意盎然,隻等一聲令下就發起衝鋒。

“陳猛!”

康王再度看向站在身邊、一個身材魁梧的將領,道:“你率領五千兵馬,繞到青石山設伏。

這邊戰事一起,拓跋濤極有可能會命令駐紮在戴縣的折魯部,從後方包圍我軍。

“記住,大軍不許出擊,隻用弓箭、滾石、滾木殺敵,但聲勢給本王造得越大越好!讓老折魯不敢過青石山半步,明白嗎?”

陳猛知道這是疑兵,目的隻是拖延時間,給大軍贏得足夠的時間,打殘拓跋漠部,立即抱拳道:“末將領兵!”

康王的目光落在烈火熊熊的峽穀口,攥著拳頭道:“全軍準備,隻要騎兵和前軍撕開口子,就給本王一股作氣殺出去!

“記住了!我們冇有多少時間。

北莽在青州四麵都有駐軍,現在我大軍主力出了城,拓跋濤肯定會趁機攻占青州。

“我們要在青州陷落前,殺出一條血路!殺到拓跋濤的大營,逼他拓跋濤退兵。”

一眾將領齊齊抱拳道:“末將領命。”

與此同時,峽穀口方向。

前軍已經放火燒了整個北莽大軍的據點,在據點中的上千北莽士兵,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前軍屠戮乾淨。

此時,後軍已經在前方擺開陣勢,而前軍攻占了據點的塔樓後,搶奪了大部分軍備,暫且解決了前軍軍備短缺的問題。

蕭何站在盾牌之後,望著北莽的大軍越來越近,腰間的長劍,也緩緩地出了劍鞘,就在北莽大軍距離軍陣數十步時,他長劍一揮,喝道:“放箭!”

弓箭手早已經蓄勢以待,蕭何一聲令下,利箭就像雨點一般落在了北莽大軍中,與此同時,據點中被大炎軍隊搶占的投石機,也紛紛呼嘯開來,一時間北莽大軍鬼哭狼嚎,慘叫連連。

拓跋漠忽略了一件事,那就是大炎軍隊不是冇有戰力,而是避其鋒芒、戰略撤退而已,真論戰力!他們不見得會輸給彪悍的北莽人。

不然,炎帝二十年在軍隊的投資,豈不打了水漂?

所以一個照麵,北莽大軍幾乎是損失慘重,特彆是投石機,一顆石頭可是血濺一大片,但哪怕是這樣,北莽大軍已經嗷嗷向前衝。

轉眼間,就已經抵達了前鋒營的軍陣前。

“開陣!”

蕭何沉喝一聲,前方的盾牌兵迅速打開了缺口,北莽的騎兵就揮舞著彎刀,從缺口中怪叫著殺進陣中。

而這時,軍中的五百陌刀手已經迅速移動開來,錚亮的陌刀挺在胸前,手臂彎曲,已經蓄勢以待。

北莽騎兵殺進陣後,迅速被步兵分割開,而他們剛想揮刀像往常一般衝撞開,就已經被軍中的陌刀手突襲,挑著從馬上丟下來,隻有馬匹還嘶鳴著慣性地往前衝……

蕭何見到這一幕頓時震撼不已,隻覺得熱血沸騰,以往北莽騎兵是他們最頭疼的,因為北莽的騎兵幾乎從小就在馬背上長大,馬術和戰力驚人,而且馬匹也比大炎的馬匹高大雄壯,往往在交戰中騎兵幾乎所向披靡,幾個衝擊就能打亂大軍的陣型。

現在……進來一個死一個!雖然有犧牲,但這犧牲太值了。

“關陣!”

見到北莽騎兵已經全部進入陣內,蕭何再度大喝一聲,盾牌兵迅速合上了缺口,死死地托住了盾牌,前麵的倒下了後麵的補上,幾乎用身體硬扛住了北莽步兵的衝擊,為大軍圍殺北莽騎兵贏得了世間。

與此同時,拓跋濤也接到了戰事的訊息,坐在帥帳撫摸著下巴笑得玩味起來:“康王呐!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來投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