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9章

全線反擊

渾天峽穀。

北莽的騎兵雖然驍勇善戰,但鎮北軍鎮守北境多年,也是威名顯赫,加上大軍現在配備上了陌刀營,戰力更是暴漲。

更何況這時,騎兵和戰兵已經被前鋒營將士切割開,根本就無法配合作戰,騎兵在陣內不斷陌刀手收割,而戰兵呢,因為前鋒營將士阻擋,進又進不得,退又退不掉,各軍統領又不能形成有效的指揮,非常的混亂。

反觀鎮北軍,雖然兵力還不到對方的一半,但執行力卻非常的強,而且越戰越勇,這兩個多月來被困青州,處處受縛,他們心中都憋著一口氣,現在這口氣終於得到了發作。

交戰不到一刻鐘,北莽的騎兵,就已經儘數被大軍分割、誅殺殆儘,此時將士們一個個渾身染血,但個個雙眸閃著寒光,冷冽得嚇人。

北莽這邊呢,親眼看著騎兵被屠戮,已經戰意全失,連進攻已經冇有剛纔那麼激烈了,甚至不斷有人開始後退,哪怕統領大聲命令著進攻,也已經於事無補。

到這一刻,渾天峽穀的戰事幾乎已經勝敗已定。

“特媽的!他們的騎兵乾完了,現在該是我們乾的時候了。”

蕭何吐掉口中的血沫,拎著染血的長劍,大聲道:“來人,擊鼓!給康王殿下發信號,騎兵可以出擊了!”

頃刻間,劇烈的號角聲和戰鼓聲,就在峽穀中響起,震動九霄。

康王聽到這振聾發聵的戰鼓聲,猛地回頭看向穀口的方向,聲音激動道:“打得好!騎兵出擊。”

“出擊!!”

騎兵統領沉喝一聲,三千蓄勢已久的騎兵,就向著峽穀外殺了出去,大地震顫,氣勢磅礴。

“左右衛聽令!”

騎兵出擊後,康王立即下達命令道:“各軍立即配合騎兵出擊,打出渾天峽穀後,立即給本王打出兩百裡的防禦縱深,拓跋濤不是想要打殲滅戰嗎?

本王就給他這個機會!”

各軍統領立即抱拳道:“領命!”

“左衛軍所有將士,出擊!”

“右衛軍所有將士,出擊!”

“……”

康王下達命令後,之前因為大仗滯留在峽穀內的眾軍立即動了起來,氣勢昂揚地跟著騎兵向著峽穀外殺去。

而這時,三千裝備到牙齒的騎兵從峽穀中殺了出來,簫何立即下令讓開道路,正在和北莽戰兵交戰的前鋒營,便立即開了陣。

而見到嗷嗷叫的大炎騎兵,本來已經士氣低落的北莽大軍,頓時喪失了所有的鬥誌,轉身就逃。

但上萬大軍都密密麻麻地擠在穀口,又冇有什麼指揮,他們又怎麼逃?

這一亂,很多士兵不是被踩死,就是被後麵士兵的武器給捅死……

“殺”

而這時,騎兵統領一馬當先,帶著騎兵已經殺到,三千騎兵出了穀口,揮舞著軍刀,像是奔騰的巨浪,瞬間在北莽大軍中席捲開,剩下的就隻剩下北莽大軍的慘叫了……

一個衝擊,便是滿地殘屍,血流成河。

大炎前鋒營的將士看到這一幕,隻覺得熱血沸騰,快意無比。

為何?

因為北莽的軍隊在拿下鹿州後,把冇有來得及撤走的大炎百姓都抓了,全部掉在青州城外,活活的將他們凍死,凝成一個個冰雕。

作為軍人,保境安民是他們的責任,每一次看到這些掛在城外的冰雕,都會點燃積壓在心底的仇恨!而罪魁禍首,正是拓跋漠的軍隊。

如今,終於大仇得報了!

“特媽的!狂啊!你們特媽的倒是再狂啊!”

簫何臉色猙獰,揮著長劍道:“兄弟們,咱們是前鋒營!就是抵在前麵的尖刀,殿下說讓我們撤下去修整,咱們能撤嗎?”

前鋒營所有將士齊齊舉著長槍道:“不能!不能!!”

“對!不能。”

蕭何長劍指著潰逃的北莽大軍,道:“咱們是前鋒營,前鋒營隻有衝鋒,冇有後撤!特媽的,就算是殿下要我的腦袋,這一戰老子也要殺得儘興,讓這些狗雜碎提起鎮北軍前鋒營,手腳都打哆嗦!

“給我殺……”

蕭何拎著長劍,第一個向著北莽大軍殺去,後麵的前鋒營將士,也都殺氣騰騰地跟在騎兵之後殺來。

他們剛經曆完一場大戰,康王本來想要讓他們撤下了修整,讓左右衛上的,但剛纔一戰,他們已經殺紅了眼,怎麼可能會退下去?

戰場頃刻間,就完成了角色的轉換,剛纔氣勢洶洶的北莽大軍,如今潰敗而逃,被大炎軍隊追著打。

而作為主帥的拓跋漠,這時卻在臨時搭建的帳篷中,躺在軟塌上品著美酒,等著捷報的傳來。

對他來說勝利就在眼前,他手下近數千騎兵加上兩萬戰兵,近三萬的兵力,一個衝鋒,就能輕鬆將蕭何的前鋒營打趴下。

因此下達進攻命令後,他連戰場都懶得看一眼,就鑽進了帳篷裡,他相信自己的麾下的勇士,能夠滿載榮譽而歸。

這時,一個滿身是血的士兵闖了進來,單膝跪驚慌失措道:“左幽王,敗了,大軍敗了!”

北莽每一個部落都有一個王,左幽王正是拓跋漠的封號,拓跋漠聞言直接從軟塌上蹦了起來,臉色鐵青道:“你說什麼?”

滿身是血的傳令兵還冇有來得及說話,帳篷再度被掀開,這一次衝進來的,是軍中的幾個將領,平時也是拓跋漠的左膀右臂。

幾人進來後,二話不說架著拓跋漠就走:“王,大軍已經敗了,大炎軍隊已經殺來,速速撤離,向狼主靠攏……”

拓跋漠聽到這話猶如五雷轟頂,不敢置信地大怒道:“不可能!我麾下堂堂三萬健兒,都是北莽最驍勇的戰士,怎麼可能會敗?

這不可能!”

也難怪拓跋漠不敢相信,兩軍遭遇,他可以說是占據了絕對的優勢,若是他動點腦子,先想辦法打掉前鋒營,再長驅直入臉貼臉和康王打,那勝負還真難說了!

可惜的是他太過自信,冇有任何的戰術戰略,直接下令大軍衝鋒,而在這樣狹窄的地形中,大軍施展不開,三萬人和三百人冇有多大的區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