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1章李鳳生的勸諫

梁休這才明白過來,原來和尚說的藥,是把這一捆人送給他吸取功力……這的確算是大補之藥。

但你這摸頭是咋回事啊?

寵溺誰呢這是?

老子一個大男人需要你來寵溺嗎?

還不夠再去抓?

你當時牲口啊!

梁休冇好氣拍掉和尚的手,看著地麵的這一捆人,他不由得吞了吞口水,道:“和尚……他們都是什麼人啊!”

這必須得問清楚!萬一這些都是良民,那事情可就大條了,當朝太子禍害良民,傳出去他這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美好形象,可就塌了啊!

李鳳生做不出這種抓良冒功的事,但這死和尚不同,他的節操可就隻剩下賤了。

“惡人!”

和尚簡言意駭。

梁休嘴角微微抽搐,再度看了地上的人一眼,一個個凶神惡煞的,的確不像什麼好人,可是你這一句惡人也太籠統了吧?

“是惡人!而且都是為禍京都惡人,燒殺搶掠,無惡不作,又在世家大族的保護下,逍遙法外的人。”

這時,李鳳生的聲音從外麵傳來。

梁休抬頭看去,就看到李鳳生一身緋衣,揹著雙手走了進來,他的身後,同樣用繩索,牽著十幾個人……

梁休當時都懵逼了!合著你們兩個急匆匆的出門,就是為了給本太子抓惡人練功去了啊!一時之間,梁休心裡又是溫暖又是無語。

溫暖是這兩個傢夥是把他當成親兄弟來看待!無語的是……你們特媽做事好歹給老子商量一下啊!咱換個地方不行嗎?

不搶美女,搶一幫男人進東宮,傳出去還以為本太子喜歡男人呢!

就連青玉和蒙雪雁也都怔住了,兩人麵麵相覷,如果不是知道自家太子有珠子的原因,她們還真懷疑自家殿下取向有問題了。

“一二三四……”

這時,和尚看著李鳳生的身後數了一遍,嘴角就輕輕地揚了揚,充滿得意道:“十三個,小僧捉了十五個……”

李鳳生聽到這話,臉色一寸寸地僵硬下來,看著和尚怒火騰騰道:“你有臉嗎?

啊?

你要臉嗎?

這兩個,還不是你從我的手中搶走的!”

梁休聞言眉心直髮跳,李鳳生性子比較清冷,平時很少發脾氣,現在怒火騰騰,明顯是被和尚氣得不輕。

如果不是因為打不過和尚,李鳳生這時恐怕已經衝上去,和和尚大戰三百回合了。

和尚一本正經,雙手合十道:“臉和三弟比起來,又算得了什麼!”

“你……”

李鳳生氣得攥了攥拳頭,臉色陰沉道:“你不是不要臉,你是根本就冇有臉。”

聽著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諷刺對方,梁休當時臉都黑了,老子是男人!是男人!是男人……你們爭個雞毛啊!把老子當成絕世美女嗎?

不過他還真怕兩人打了起來,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,站在兩人的中間道:“得得得……兩位大哥,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!感謝感謝,非常感謝!”

梁休自認已經夠不要臉了!但對上這兩貨一點辦法冇有,而且可能是自幼看電視劇看多了,他總以為這種吸取彆人功力的武功,始終有點太過邪惡了,而且下場還不是太好……

想了想,他還是直言道:“大哥,和尚!我覺得武功還是慢慢練就好,這樣吸取彆人的功法為己用,不知為何!我心中總是充滿罪惡感!

“我怕有一天,我的貪慾會越來越大,越來越控製不住,那對整個世界……恐怕就是一場災難!”

這就是權欲。

很多人在初涉官場的時候,心中都有濟世救民的宏大理想,但在權欲的熏陶下,會逐步的迷失自我,又有幾人能夠堅守本心?

對於梁休來說,現在他的武功不高,隻能靠著後世的知識記憶來站穩腳跟,但如果有一天,他的武力足以縱橫的時候呢?

他還會像現在這樣,心平氣和、坑蒙拐騙地和人講理嗎?

也許到那時,能用拳頭解決的問題,他就不會在嗶嗶了。

然而,李鳳生和和尚卻一點都不在意。

變成什麼樣有關係嗎?

隻要還是他們認識的梁休就好!

李鳳生想了想,看著梁休道:“不死的話!我很快就能進入九品。”

和尚也看了過來,點點頭道:“他死了的話,小僧能進入宗師境。”

青玉抿了抿唇,俏臉認真地看著梁休道:“殿下,奴婢也能進九品……”

“還有我!”

蒙雪雁也不甘落後,嘟著嘴道:“我也能。”

言外之意很明顯,你想瘋就瘋唄,有我們在後麵,你還能瘋到哪裡去?

跑得再遠也能將你拎回來,一個不夠,那就兩個……

“草!冇法聊了!”

梁休當時臉都黑了,思維都不在一個頻道上,還怎麼聊?

“二弟,我覺得你對惡有誤區。”

李鳳生知道梁休心中的顧慮,走上前來,抬手輕輕拍了拍梁休的肩膀,道:“你覺得你吸取他們的功力,是惡?

但前提是,你得在這個世界上先活下來。

“死和尚說得對,如今京都風起雲湧,邊境又不太平,恐怕針對你的刺殺會接憧而至,就算我們能保護你,誰又能保證不會出半死紕漏?

“隻要出一點紕漏,恐怕我們所有人都會悔恨終身。”

梁休陷入沉默。

李鳳生繼續道:“再者,你的目標,是讓整個大炎強盛起來,屹立於世界諸國之巔!雄心有了,但也要有足夠的實力,才能讓人認可……”

梁休撇了撇嘴,道:“誰說的,我父皇……”

話剛出口,梁休猛地抬起頭來,瞪大雙眼道:“難不成我父皇……很強?”

李鳳生冇有說話,隻是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,這就是他藏在心底的秘密,因為他親眼見到炎帝率領三千騎兵,大破東秦十萬大軍,致使東秦十年不敢踏足大炎邊境半步。

隻是外界一直以為,這是鎮國大將軍秦叔禦之功罷了。

“我草,這糟老頭子,藏得可真深啊!”

梁休瞠目結舌。

他很難將那個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的絕世戰神,和朝堂上的這個老陰比聯想在一起,特媽的,簡直毀三觀啊!

這演技……妥妥的奧斯卡小金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