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繼茂知道康王的計劃後,率領大軍兼程,終於趕到了青州境內,距離青州城不過數十裡地。

此時,徐繼茂掄著大斧,騎著戰馬看著正在急行軍的大軍,臉色顯得很焦躁,在他身後,跟著的幾個將領也是臉色凜然。

“這樣下去不行!速度還是太慢了。”

徐繼茂勒住馬韁,在原地轉了一圈,道:“按照康王殿下的計劃,他此時已經向北莽大軍展開了突襲,隻要兩軍碰上了,青州兵力空虛的事就瞞不住,拓跋濤很可能會先拿下青州。

“青州城若有失,大炎北邊的門戶相當於就打開了!

“不能等了,傳令下去,騎兵先行,配合守軍守城……”

說實話徐繼茂這時有些惱火的,你康王想要主動突襲,這的確是個好計劃,若是能順利完成,就能解青州之危!但你想要突襲,你至少先提前打一聲招呼吧!好讓大軍有一個準備的時間啊!

你說打就打,隻告訴老夫三日內趕到青州協助守城……真當老夫能飛啊!三天率領大軍奔襲數百裡,就算感到了也人困馬乏,仗還怎麼打?

可惜他不知道的是,康王之所以覺得主動突襲,完全是因為影子帶來了新式武器,而這時北征大軍已經出發,為了防止泄密,他又總不能一直給徐繼茂傳信,不然拓跋濤很容易反應過來。

如此,康王隻能在發起突襲前,秘密寫了新加密的信件,將突襲計劃告訴了徐繼茂,但這樣一來,可就苦了徐繼茂了!一大把年紀了,還得率領大軍千裡奔襲。

而這一戰勝敗的關鍵!就是能不能守住青州。

“領命!”

傳令兵應了一聲,便策馬而去。

一眾將領看到徐繼茂臉色很難看,右軍統領徐然就打馬上前,道:“大帥不必太憂慮,康王殿下發起突襲,想必也是迫不得已!大軍出擊之前,他應該會在青州留有後手。”

徐繼茂看著正想青州奔襲的大軍,又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崇山峻嶺,攥緊馬韁道:“青州不能有失!青州若失,這北境十八州,就是北莽口中的肥肉了!青州不得不救。

“但康王把影子留在青州,青州應該能暫保無虞!就算失守,應該也能抵抗到大軍抵達。”

徐然微愣,道:“既然如此,大帥在擔心什麼?”

徐繼茂揚著馬鞭,指著遠處跌宕起伏的大山,道:“你看看這大山,越往前走,地勢就越狹窄!本帥是擔心,拓跋濤給本帥來個圍點打援……”

眾人聞言怔住。

徐然看著大山,臉皮微微抖動道:“不會吧!北莽大軍不是在圍著青州嗎?總不能繞過青州,翻過大山來埋伏咱們吧!”

眾人聞言都輕輕地點了點頭,如今青州圍城,北莽如果想要調集重兵來伏擊他們,鎮北軍不可能不發現,到時候反而會遭到征北大軍和鎮北軍的夾擊。

要避開鎮北軍的耳目,那就得翻過萬丈高的雪山,但這是大冬天,天寒地凍的,恐怕人冇翻過雪山,就已經先給凍成冰雕了。

“彆人是不太可能!但拓跋濤是完全有可能的!”

徐繼冒回頭看了眾人一眼,道:“這個人就是個瘋子!而且還是一個聰明的瘋子。現在青州圍城,對他來說就是一塊肥肉,他想什麼時候吃,就什麼時候吃!

“畢竟隻要冬天未過,大雪尚未解封,大炎就無法大量出兵援救北境,因為後勤根本就跟不上,但北莽不一樣,他們為了打這一戰,糧草肯定很充足,他有足夠的時間耗!

“而我們,耗不起,隻要補給不足,青州就會內亂,所以才逼得康王不得不主動出兵!

“還有一點,就是兵力問題,鎮北軍八萬人,我征北大軍三萬人,加起來不過十一萬,而且如今還分兵了。

“而拓跋濤呢!他手中有十五萬大軍,而且我們還不知道他後續有冇有增兵!所以圍點打援,是很有可能的……”

徐繼茂是沙場老將,戰打了一輩子,人雖然看上去像個大老粗,但對戰爭非常的敏感,不然在大炎,地位也不會僅次於陳翦了。

譬如康王覺得拓跋濤圍住青州,目的是斷他們的給養,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,而徐繼茂卻覺得,拓跋濤應該有更深層的目的。

因為拓跋濤這個人很瘋狂、暴戾,戰爭隻要能勝利,他是不在乎死多少人的,何況他拓跋濤還占據絕對的優勢!所以青州圍而不打,這本身就有很大的問題。

眾人仔細品了一下徐繼茂的話,臉色也都不由得陰沉下來,徐然抱拳道:“既然如此,大帥為何還要讓騎兵先行?”

徐繼茂沉吟了一下,道:“讓騎兵先行有兩個原因!第一,如果前方真有伏兵,騎兵遭到伏擊的話,能給大軍爭取到足夠的反應時間!

“第二,如果騎兵能順利抵達青州,也能幫助青州守城,為大軍爭取馳援青州的時間……”

眾人這才反應過來,原來大帥讓騎兵先行,其實就是為大軍探路的!畢竟前方地勢狹窄,真遇上伏兵,騎兵也不了多大的作用。

就在這時,一騎向著徐繼茂飛掠而來,徐繼茂身邊的將領紛紛亮了劍,將徐繼茂圍了起來,徐然才劍指來人,道:“來者何人?”

“雲州密諜首領,司馬雲勳!”

來人在徐繼茂的麵前勒住馬韁,從懷中取出身份印鑒丟給徐繼茂,才道:“陛下有旨……事急從權,大帥無需下馬接旨了!”

見徐繼茂和眾將領就要翻身下馬,司馬雲勳連忙阻止,道:“陛下命大將軍迅速馳援青州,暗影的大統領龍青正已經率人前往青州了!如今青州城有腹背受敵的危險……”

忽然間,徐繼茂的腦海中彷彿抓住了什麼,但具體是什麼他又說補上來,隻能抱拳道:“末將領命!”

話落,徐繼茂轉身,衝著身邊的統領道:“大軍繼續前進,同時派出全部斥候,本帥要知道前方到底有冇有伏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