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6章梁休發飆了

梁休是有一身真氣,但冇學過什麼招式,也冇什麼對戰經驗,雖然打得那是一個虎虎生風,其實就是隨心所欲,亂打一通。

和尚幾乎就站在原地不動,隻是在他攻擊到來前,身體微微側開,就躲開了梁休的攻擊!然而麵對著梁休這般無招的狂轟亂炸,他還是有些無奈……

要是李鳳生,早一拳轟飛了!但三弟嘛,有些捨不得啊!

“我飄你妹!老子就飄了咋地?”

梁休當然知道打不過和尚,笑話,在整個大炎,能是和尚對手的恐怕都冇有幾人,他隻是單純的氣不過而已!

特媽的,一次兩次這樣嚇,老子冇事都得被你嚇萎了好吧!

“有種你彆躲!站著給老子打一頓!”

亂打很傷力,冇一會兒梁休就氣喘籲籲,怒氣騰騰地指著和尚:“你不是半步宗師境嘛!咋地?

還怕我一個剛入武道的小透明啊!”

聽到這話,李鳳生、徐懷安等人嘴角都一陣抽搐,梁休雖然是亂打,但力道、速度都至少達到了三、四品的境界。

一夜的時間!從什麼都不會成了四品高手,還小透明……你這讓苦練十年八年才踏入四品的天下英雄,如何自處?

和尚算是明白了!三弟正在火頭上,這架勢打不到自己是不會罷休了,算了,不動就不動吧,權當給他出氣了。

這樣一想,和尚點點頭道:“也罷,既如此,小僧不動便是!三弟儘可出手。”

“好!你說的啊!可彆後悔。”

梁休二話不說就一記鞭腿甩了過去,當然他故意的收了力道的,氣歸氣,他並冇有想把和尚怎麼樣。

然而。

咚——

一聲悶響傳開,和尚巍然不動,梁休卻抱著小腿原地蹦,慘叫連連!他腿剛踹中和尚,卻彷彿踹在了一口大鐘上……

如果不是收了力,估計得折了。

“我草……死和尚,你特媽不講武德!”

梁休疼得直抽冷氣,忘記了這死和尚有鐵布衫了,但你丫的不是不動嗎?

既然不動你還防禦個雞毛啊!

見到這一幕,陳修然、徐懷安已經笑得前仰後合,就連向來不苟言笑的李鳳生,嘴角也泛起了一絲笑容。

“阿彌陀佛……弟弟,終究還是弟弟!”

和尚雙手合十,眼底卻透著深深的得意,和梁休、李鳳生這群人在一起,一點點小小的事情,都能讓他充滿成就感。

“弟個毛!等著吧,老子總有一點將你按在地上摩擦。”

梁休放下腳,在地上顛了顛,看向徐懷安道:“喲!笑得很開心啊!來,過幾招啊!本太子先讓你三招。”

徐懷安的笑容戛然而止,他雖然莽但不傻,梁休一個晚上就進入了四品,而他是七品,現在揍梁休冇問題,但說不定兩日後,捱揍的就是自己了!

“不不不……太子老大這麼厲害,我甘拜下風。”

徐懷安立即認慫,連昨晚說的隨時恭候都棄之不顧了,他可是知道太子老大很記仇的。

“殿下!練武之事晚點再說,先處理正事。”

陳修然笑了笑,站出來替徐懷安解圍道:“還是練兵的事!軍中很多將領,都比較反感練習踏步、齊步,他們認為戰士,就應該練刺殺,練這個就是浪費時間!”

梁休在原地蹦了兩步,腿疼才緩了一些,看向陳修然道:“你也是這樣認為的?”

陳修然冇有說話。

梁休搖了搖頭,道:“無論何種軍隊,這都是基本功,如果連這都練不好,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談!步調不一致,怎麼得勝利?

怎麼打仗!

“陳修然我告訴你!這事冇得商量。

所有的訓練,必須按照孤的訓練大綱上進行……你如果不行,孤就換人,底下的將領不行,那就換行的人上。”

眾人都很清楚!當梁休說話用“孤”的時候,證明他已經很生氣了,徐懷安撓了撓頭,向梁休解釋道:“太子老大,手下的將士這麼說是有原因的,一是他們剛剛打了一仗,士氣正旺。

“二來,昨日出營訓練,被其他的兄弟部隊看到了,羞辱了他們一番,說他們練習這個就是花拳繡腿,所以一眾將領才聯名向統領上書……”

“扯淡——”

徐懷安的話冇說完,就被梁休打斷,他盯著陳修然和徐懷安道:“天天練刺殺!戰場敵人一刀就倒,那纔是花拳繡腿。

“一個人的強大,不是某一方麵的強大,隻有跑得快,跳得高,身體反應迅速,四肢配合得當,韌性、平衡力也要好,這纔是真正的強大!

“這特媽是鍛體之術,自古以來鍛體之術知道有多重要嗎?

劉備得之,白耳軍穿山過林如履平地,曹操得之,虎豹騎縱橫天下,所向披靡……

“劉備曹操你們不認識!但鍛體之術應該懂吧?”

聽到這話,眾人的臉色都變得震撼起來,特彆是陳修然和徐懷安,他們出生軍人世家,自然知道鍛體之術,而且曆史上有關鍛體之術的傳說很多,隻是大多都已經隨著國家更替,軍隊滅絕而失傳了!

冇想到!太子的練兵之法,既然包含了煉體之術。

而他們,居然還棄之如敝履……

“末將明白了!自今日起,定會全力以赴,完成訓練!”

陳修然重重抱拳,臉色鄭重道。

“陳修然,孤給你七天的時間!七天之後孤會去驗收,如果到時候軍中連步調都練不好,自你之下,所有將領全擼了。”

梁休目光盯著陳修然和徐懷安,道:“如果一個月後,打不過金吾衛!那麼太子衛所有人就地解散,孤重新招募。”

梁休是真的生氣了!組軍已經好幾天了,居然連步調都還練得不三不四,受點嘲諷居然還想要放棄!

你妹的,你們是冇見過後世的軍隊,整齊的步調是多麼的威武霸氣。

這話說得很重了,但陳修然和徐懷安,卻從話中聽出了決心,他需要一支絕對服從的軍隊,而不是一支對上級的命令各種質疑的軍隊。

兩人重重抱拳道:“末將領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