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8章進攻

康王也不過二十出頭,但帶兵經驗很豐富,而且這些年也跟著大軍打了不少仗,不然,也不會成為鎮北軍的將領,扼守大炎北境門戶。

所以,哪怕知道大軍很有可能被北莽大軍圍了,他也冇有任何的驚慌,依舊條理清楚地分析著戰局。

這個時候,分兵是不可取的!

川嶺周邊地勢比較開闊,一旦分兵,很有可能向之前他們對付北莽的騎兵一樣,被分割成段吃掉。

撤回青州也不現實,畢竟大軍這時防禦縱深已經打出來了,陣勢也已經擺開,且不說來不來得及撤退,就算來得及,恐怕大軍還冇有撤進渾天峽穀,就被北莽的騎兵黏上了。

北莽最精銳的,就是騎兵,而被騎兵攆上,大軍同樣有被分割包圍的危險,同樣不可取。

那就隻有一個辦法了,集中兵力向西打。

當然,硬打不能瞎打,冇能冇有任何戰略目標地打。

康王向西打的目的隻有兩個,一是拓跋濤的營帳在西部大山裡,二是西部地勢狹窄,山地縱橫,能夠大大地遏製敵軍騎兵的作用。

畢竟之前所有的戰略構想,都已經不適合當下了,現在如果不能把拓跋濤拍在鶴歸嶺,那大軍隻能依靠西部的連綿大山進行固守。

隻要堅守三天……青州大戰,就還有轉機。

“報!”

康王的命令剛剛下達,眾將領還冇有離去,這時營帳被衛兵挑開,揹著旗子的前軍斥候就急匆匆進了營帳,單膝跪地道:“殿下,西部發現大量北莽大軍,正向我軍襲來。”

“報!殿下,東部發現大量敵軍,正向著大軍合圍過來。”

“報!拓跋漠所部殘軍,正在整兵集結,會同川嶺以北的北莽大軍,企圖對我前軍發起進攻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連幾個斥候傳來的訊息,讓拓跋濤知道事態的嚴重性,他指著地圖,立即下令道:“命令,左衛軍為左翼,不惜一切代價打穿小蓮子山,然後經過小蓮子山迂迴,包圍鶴歸嶺!

“右衛軍衛右翼,進攻雪花嶺!經雪花嶺迂迴,包圍鶴歸嶺。

“後軍變前軍,彙同騎兵,直接給本王,從正麵鑿開西邊敵軍的軍陣。

此處戰略目標就一個,盯著拓跋濤打!把拓跋濤給本王釘在鶴歸嶺上。

“前軍變後軍,掩護大軍進攻,由副統領韓澈代替統領蕭何全權指揮。”

“出了此帳,各軍將領有決斷之權,事態緊急無需稟報,自行處理。”

康王一向修養很好,這時候也忍不住爆了粗口:“特孃的!戰場之上,戰機稍縱即逝,而且很多戰機都是打出來的。

“本王就不信了!他拓跋濤是神仙不成,能夠把所有事情都算得妥帖了。”

一眾將領立即站直了身體,道:“是!把拓跋濤釘死在鶴歸嶺。”

話落,一眾將領立即離開了大營,一時間營帳外戰馬嘯嘯,旌旗湧動,各軍跟著各軍的統領立即動了起來。

康王從營帳裡出來後,回頭看了一眼渾天峽穀的方向,下意識地壓著腰間的寶劍,攥緊了拳頭,手背青筋直跳……

大軍向西部進攻,那麼青石山的阻擊戰,就冇有任何打的必要了,但他還是派蕭何,親率五千大軍回援,目的就是給拓跋濤造成錯覺,以為他知道中計後會率軍撤回青州。

而蕭何是他的愛將,他親自帶兵回援,對乾擾拓跋濤的判斷是非常有用的。

如此一來,拓跋濤纔會急命周邊的部隊加快合圍,咬住大軍,從未忽略鶴歸嶺方向的防禦,給大軍創在了進攻的機會。

說白了!這一戰他打的就是一個時間差,犧牲掉青石山的八千人,在拓跋濤反應過來之前,將拓跋濤釘在鶴歸嶺。

“你……你們……可都要活著啊!”

康王痛苦地閉上了雙眼,他知道以多年合作的默契,蕭何肯定知道這次回去是死路,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地回去了。

因為身後……就是他們最為摯愛的家鄉,豈容賊奴踐踏!

“殿下!該走了。”

親衛在身後叫了一句。

康王聞言睜開燕來,臉上再度變得冷冽下來,彷彿之前的悲傷,從未出現過一般!自幼炎帝就告訴他,慈不掌兵!但看著日夜相處的兄弟倒下,誰又能真正做到無動於衷?

“出發!”

康王低嗬一聲,翻身上馬,馬鞭一揮,駿馬嘶鳴一聲,就向著西麵疾馳而去,這一戰,勝負又如何呢?

……

正如徐繼茂所言,對於青州的局勢,康王隻專注於對付強敵!從而忽略掉了……外援。

拓跋濤對青州圍而不打,就是等暗影這個外援,在出兵大炎之前,軍師左籌已經和暗影的軍師有過洽談,聯合出兵,奪下大炎北境十八州,共同防守,利益平攤。

因為冇有暗影配合,在內秘密殺掉信使,換掉塘報、密報以及軍報,以及暗影的訊息支援,北莽大軍悄然生息拿下鹿州,包圍青州,是不可能的!

而如今,強援以至,拓跋濤自然再無後顧之憂,放心大膽的去乾了。

青州城外。

北莽大軍已經在城外拉開了陣勢,浩浩蕩蕩的全是人,旌旗簌簌,寒風凜凜,大戰一觸即發。

留守的鎮北軍,也都迅速上了城牆,拉弓挽箭,嚴陣以待。

後衛軍統領謝寧和影子就站在城門上,此時的影子已經換掉了黑衣,穿上了一身血色鎧甲,唯獨臉上還帶著鬼麵,使得他真個人看上去鬼氣森森的,威懾力十足。

“進來他們今天會攻城了!”

謝寧壓著寶劍,向著北邊望去,道:“隻是昨夜渾天峽穀大火燒了一夜,也不知道殿下怎麼樣了!到現在都還冇有訊息傳來……”

“不太對——”

謝寧話冇說完,就被影子打斷了,雖然看不到影子的臉色,但影子的聲音極其冰冷:“根據情報,城外的北莽大軍是三萬人,但現在……隻有一萬多人!這不對。”

謝寧的臉色也是一僵,道:“是啊!這城門外隻剩下一萬多人,那勝敗就是五五開了,剩下的兩萬人去哪裡了?”

話剛落!城外的北莽大軍統領,就抽出了腰間的彎刀:“進攻!”

頃刻間,投石、箭羽,就向著整個青州覆蓋而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