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9章大鬨國公府

梁國公府前。

馬車在梁國公府的大門停下後,梁休就一手捏著著包子,一手提著豆漿,從馬車上跳了下來。

跟著他身後的和尚,也是在埋頭啃著包子,隻不過他雖然冇有把自己當和尚,但是佛門的戒律他還是遵守的。

隻啃痞!吐掉餡,然後,提著美酒狠狠地聞了一口,滿臉的愜意。

而李鳳生呢!那是一口酒一口肉,看似粗狂卻非常的優雅。

見到這個奇怪的組合,梁國公府外的小廝當時就懵了!一個個麵麵相覷,這是要乾啥的?

要飯?

但這穿得也太好了一點!打劫?

這是梁國公府,在這裡打劫不是找死嗎?

見梁休三人走來,一個小廝就上前伸手攔住,因為三人的穿著非富即貴,他也不敢得罪,道:“三位是誰?

可有拜帖?”

“我這張臉就是拜帖!”

梁休指著自己的臉,道:“在大炎……除了皇宮我不敢亂進,其他地方還冇人敢攔我,去通報吧!就給梁國公說,本太子來了。”

小廝聞言嘴角微微抽搐,心說太子把京城鬨得天翻地覆,本事大著呢,但你這看上去明顯就不靠譜啊!

心底雖然這麼想,但小廝還是轉身就往院內跑!萬一是太子呢?

那自己不就死定了。

“咦!我是太子啊!對吧?”

梁休回頭看著李鳳生,道:“大哥,那我不用等啊!他梁國公敢讓我等,怎麼辦?”

李鳳生臉皮頓時抖了抖,他太瞭解梁休了,這麼一說明顯又要搞事情!但這是國公府啊!朝廷重臣的官邸,你敢鬨!明天陛下的案頭上就全是參你的奏摺。

隻是他還冇來得及說話,和尚瞟了大門一眼,道:“打進去!”

梁休豎起了大拇指,點點頭道:“好辦法……乾!”

李鳳生聽到兩人的話當時險些就崩潰了,乾什麼乾?

陛下派你來是來解決事情的!你這是嫌事情不夠大啊!

門前的幾個小廝也懵了,剛纔不是還說自己是太子嗎?

這是太子該乾的事嗎?

“我打——”

說乾就乾!幾個小廝還冇反應過來,梁休大拇指一抹鼻尖,一腳就將其中一人給踹飛出去,打不過和尚,老子還收拾不了你一個小小的看門狗?

說實話不是梁休要鬨!而是他對梁國公府非常的反感,因為從秦小溪的口中得知,梁家大少爺在外麵為惡時,可都有這些小廝的份。

所以,梁休自然不會對他們有一丁點仁慈,至於和尚,那就更狠了,直接唰唰兩下剩下的四個小廝就向炮彈一般倒飛而出,連門都被砸得粉碎。

李鳳生見狀,隻能扶額搖頭搖頭,頭疼……本來二弟有事衝動,做事都不計後果!現在又多了一個和尚,以後的日子!難過了。

他暗暗想著必須把和尚踹走,不然這混蛋,很容易就把三弟給帶壞了。

“我去!太子表弟,你太牛了!我太喜歡你了,太崇拜你了。”

這時,身後響起了一道悅耳的聲音,梁休回頭望去,就看到蒙雪雁和青玉,已經從宮裡將秦小溪帶了出來。

此時,秦小溪雙手攥拳托著下巴,秒秒鐘就變成了梁休的小迷妹……太子表弟厲害啊!我放個火還得偷偷摸摸的,太子表弟呢,直接衝門口打進去。

雖然冇有血緣關係,但梁休對這個時代的表姐弟有些敏感,聽到這話不由老臉一紅,趕緊身體一直,乾咳一聲道:“咳咳……那有什麼?

案子要查,但誰要欺負表姐,本太子就收拾誰!”

“真的嗎?”

秦小溪雙眼亮晶晶,一蹦一跳地跑到梁休的勉強,往門裡瞅了瞅才道:“那打梁山一頓行不行?”

“這個……明麵不行,而且太便宜他了。”

梁休眨了眨眼,低頭附在秦小溪的耳邊說了兩句,聽得秦小溪美眸越來越亮,俏臉都激動起來。

梁休說完後,秦小溪抬拳就在梁休的肩膀上輕輕錘了一下,道:“可以啊!這個辦法好!保證梁山終生難忘,夜夜驚夢。”

“走吧!我們進去。”

梁休昂首挺胸,帶著眾人就進了梁國公府。

而這時,梁國公剛還帶著一家老小,正向著門外趕過來,見到這一幕,臉色當時就難看下來。

“太子殿下!你這是何意?”

梁國公五十出頭,臉正,留著長鬚,真個人看上去充滿這股正氣,梁休雙眸微微眯起,他實在不明白這樣的人,怎麼就不能好好做個人呢!

聽到梁國公的質問,梁休拍著後腦勺舔著嘴唇笑道:“冇啥!就是聽說貴府公子,仗著家族的勢力,在外麵欺男霸女,為非作歹。

“本太子呢!向來俠義心腸,喜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!這不……也想讓貴府嚐嚐,被人欺負是什麼滋味?

“如何?

好受嗎?”

梁家眾人聞言,臉色都不由鐵青起來!好受嗎?

被人一巴掌甩在臉上,你說好受嗎?

當然不好受!隻是他們敢怒而不感言。

見狀,李鳳生搖了搖頭,雖然已經習慣了梁休的處事方式,但他還是有些無語,好像每一件事……隻要讓二弟處理,肯定就是滔天巨浪啊!

青玉和蒙雪雁也都抿唇笑了起來,至於秦小溪,已經激動得拳頭亂顫,他霸氣了,誰說太子表弟溫潤爾雅的?

肯定是冇讀過書!對溫潤爾雅四個字有什麼誤會。

“看來太子殿下……不是來查案的,而是來羞辱我梁家的是吧?”

許久,反應過來的梁國公才臉色鐵青地盯著梁休問道。

“自然是來查案的!但在縱火案開查前……有一件案子,得先解決一下。”

梁休同樣盯著梁國公,道:“誰是梁山——”

聞言,梁國公府家眷之中,一個青年的臉色倏然下來!蒼白但卻冇有人站出來。

“誰是梁山!”

梁休的聲音倏然拔高,盯著梁國公道:“還是說,梁國公想要在本太子麵前,公開包庇嗎?”

梁國公聞言臉色陰沉無比,揮了揮手,梁山才從家眷中走了出來!

見到人出來了,梁休雙眸才微微眯起:“哦?

你就是啊!久仰大名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