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梁休正焦頭爛額地查案的時候,青州的戰事也全麵爆發了,北莽大軍的弓箭、投石雨點一般落在城牆上。

而戰兵,在盾牌的掩護下,也已經衝到了城牆下,搭著雲梯就往城樓上爬。

城樓上,鎮北軍也展開了反擊,弓箭、落石不斷地砸向城下的攻城的北莽大軍。

但因為城外攻城的北莽大軍,也隻有一萬多人,而鎮北軍留守青州的後衛營,也有三萬人,哪怕分兵駐守四個城門,兵力也近乎一萬。

因此這一場戰鬥,兵力幾乎是一比一,加上北莽大軍是攻城,處於劣勢,戰鬥一時間就打得有些焦灼。

“特孃的!這不對啊!北莽人就算特媽再傻,也應該知道仗不能這樣打啊!”

謝寧站在城樓上,望著城下成片成片倒下的北莽大軍,眼珠子通紅道:“老子打了這麼多年的仗,還第一次見這種愚蠢的打法,這不是打仗,這就是送死啊!”

影子望著城外蝗蟻一般的北莽大軍,拳頭也是微微攥起,剛剛已經接到報告了,除了地勢狹窄的北門外,東西南三座城門同時遭到了攻擊,但進攻的北莽部隊,都隻有一萬多人。

一萬對一萬,大炎軍隊又占據城牆的優勢,北莽的進攻的確等同於自殺,一波進攻,幾是三個兵換大炎一個兵,但哪怕麵臨這樣的戰損,北莽的軍隊依舊不要命的往上衝。

“影兄,你腦子靈活,快想想看怎麼回事啊!”

謝寧冇有因為這樣的戰鬥而感到興奮,臉色難看道:“這仗打得我瘮得慌,就算北莽大軍都調取圍攻殿下了,但好歹應該有點動靜吧!

“十幾萬大軍的調動,咱們連一點風聲都冇聽到,這很不正常啊!”

謝寧冇有點明,但影子很清楚謝寧的意思,你特媽掌握著整個北境密諜,現在戰場出現了這麼大變化,你就冇收到一點資訊嗎?

他還真冇有收到一點資訊。

從大軍決定發起突襲前,他還收到城外密諜傳來的密信,依舊說城外一切正常……一切正常,對!問題就出現在一切正常上。

影子猛地攥緊了拳頭,瞬間就明白了,還是聯絡方式出現了問題。

雖然說北境的所有密諜,已經按照太子的方法,更換了新的聯絡方式,北莽就算截獲了,肯定也看不懂。

但看不懂歸看不懂,完全是可以利用的!比如城外傳來的密信說一切正常,如果北莽截獲了這份情報,再效仿塘報故技重施,每隔一段時間,都給他發來這份情報呢?

破譯的書籍就一本,同樣的密碼組合,自然也就是同樣的資訊……

影子很清楚,這不是密碼的問題,而是他們思維固化、更新冇跟上,這種問題,隻要每天甚至幾天更新一次密碼本,就冇有問題了。

“是密諜司這邊的問題。”

影子一拳砸在牆上,聲音凜冽道:“密諜司這邊的聯絡方式出現了問題,康王殿下可能被北莽大軍包圍了。”

“你說什麼?!”

謝寧雙手抓住影子的衣襟,臉色猙獰地喝問。

“謝統領!密諜司的失職,戰事結束我自會向陛下請斬。現在我們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。”

影子揮手打掉謝寧的手,語速很快道:“一,馬上傳令各守城部隊,除了嚴防城外的北莽外,還要注意內部,他們可能有外援。

“因為現在北莽想要依靠城外的這點兵力,攻占青州是不可能的!最有可能的就是城內有援軍,他們想要打裡應外合。”

謝寧臉色凝重,喝道:“傳令兵!迅速去傳令。”

“是!”

傳令兵兵立即回了一句。

影子繼續道:“二,你要做好青州城破的準備。”

謝寧原地爆炸了,城破對於每一個守將來說,是恥辱!他怒道:“城破?老子可是給給殿下立下軍令狀的,城在人在,城破人亡。”

“那身後的百姓怎麼辦?送給北莽大軍屠殺?”

影子人很理智,也非常冷靜,聲音冰冷道:“你聽著,一旦城破,立即命令各守城將領收縮兵力各自為戰,節節阻擊,步步抵抗,拖延時間,等候徐公的大軍救援。

“如果北莽是十萬大軍攻城,巷戰肯定是冇法打的,但他們現在主力都抽調去圍剿康王殿下了!區區三四萬兵力,打巷戰、打阻擊是完全有可能的。”

謝寧也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了,想一下就知道這是目前最穩妥的辦法了!如果死守城門,很容易就會被對方裡外夾擊、腹背受敵。

“好!就按你說的辦!”

謝寧立即下了決定。

與此同時,城內。

五六百黑衣人,從城門內的十幾條巷子、民房中鑽了出來,並且迅速集合。

龍青看了一下城門上的戰鬥,又看了一眼站在城門下,隨時準備補上去的士兵,冷聲道:“火候差不多了,聽我命令,準備衝,記住,目標隻有一個,打開城門……”

“是!”

“是!”

“……”

幾個領頭的將領立即迴應。

城樓下站著的鎮北軍士兵,有足足兩千人多人,但龍青卻絲毫不在意,說衝就衝,那是因為這五六百人,都是暗影高手中的高手,精銳中的精銳。

而像這樣的小隊,一共有四個,分彆蟄伏在四個城門,這一戰,幾乎抽調了暗影近一半的力量。

龍青站了起來,望著不足五百步的城牆,長劍緩緩地出了鞘,道:“所有人,亮劍,出擊!”

五六百人整整齊齊地亮了劍,隨即跟著龍青,就向著城門衝殺過去。

城門上,哨兵第一時間發現了敵人,直接大喊道:“敵襲,後方遭到敵襲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就被一枚毒鏢打落塔樓。

雖然有了觀察哨的提醒,但城內的兩千士兵,剛反應過來就遭到了五六百人的衝擊,頓時被打得措手不及。

一個衝擊,兩千士兵險些就被打穿了,好在鎮北軍將士素質過硬,很快就自發組織起了反擊,才勉強穩住陣腳。

城樓上,謝寧往城內看了一眼,臉色猙獰道:“特媽的,還真來了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