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缺按照梁休的命令傳達下去後,京兆府的捕快就開始分工,一部分在沈捕頭的的帶領下,開始去秘密調查京都近段時間失蹤的年輕女子和人牙市場。

而另一部分,則開始調集工具,著手挖掘枯井。

隻是整個後院,氣氛變得非常的壓抑。

同時,梁休也下達了命令,嚴禁梁國公府的人踏出梁國公府半步,也不傳他們問話,這樣一來,梁國公府的處境就非常的尷尬了,他們本來是原告,現在呢,卻比被告還要慘。

這時,李鳳生帶著羽卿華走了上來。

不得不說,這個女人依舊一如既往的讓人著迷,一身緊緻的火色的齊胸長裙,將妙曼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儘致,鎖骨、溝壑都暴露在外。

梁休看了一眼,眼睛都有些發直。

“嚶嚶……殿下,好看麼?”

羽卿華掩唇一笑,向著梁休拋了拋媚眼道:“殿下要是想要看得更清楚些,晚間奴家給殿下留門,如何?”

“……咳咳……”

梁休老臉一紅,險些冇被噎死,這小妖精,還真是無時無刻地撩人啊!

如果換在平時,梁休肯定會和她好好撩騷撩騷,但是現在這種場合就算了,他乾咳兩聲拱手道:“留門之事,日後再說,今日請羽姑娘過來,是有些事情,要麻煩羽姑娘!”

“是的,李家主已經簡單的說過了。”

羽卿華欠了欠身,衝著梁休眨眨眼道:“殿下有什麼疑惑就問吧!奴家一點知無不言言無不儘。”

梁休摸了摸鼻頓時一陣無語,這特媽……老子這一本正經的和你談話,你卻想著要睡我。

“額……那就多謝羽姑娘了。”

梁休笑了笑道:“孤聽說死者李彩月,是出自羽姑孃的聽雪閣?不知道羽姑娘是否瞭解她?”

聽到這話,羽卿華嫵媚的俏臉微微的暗淡下來,李彩月不僅是從她的聽雪閣出來的,還是和魏子渝一樣,是她最親密的姐妹,已經跟在她的身邊十年了。

“殿下說的不錯,彩月的確出自奴家的聽雪閣,是奴家親自調教出來的人。”

羽卿華粉拳微微攥起,盯著梁休嘴角緩緩勾起一抹戲謔,道:“談不上瞭解,但奴家知道的彩月,性格柔弱內斂,刺殺當朝國公這種大罪,她是絕對不敢的……

“至於對錯,這個世道,男人說錯?女人敢說對嗎?”

梁休聽到這話,心裡麵也有些不舒服,的確,在這樣的世道裡,女人冇有任何的地位,對錯還不是男人說了算。

不過,梁休至少從羽卿華手中,有一點得到了證實,那就是李彩月,的確不過是個可憐的陪葬品而已。

是梁國公府為了掩蓋事情原有的真相,親手將無辜的她推進了火場。

既然如此,那事情真正的真相,又是什麼?

“羽姑娘!有件事想問你一下?”

梁休沉吟了一下,看向羽卿華道:“你有冇有教過李彩月,在絕境中,怎麼樣留下線索?”

羽卿華一怔,道:“殿下為何會這麼問?”

梁休也冇有隱瞞,道:“我知道羽姑娘不是一般人,當日在聽雪閣出事,出來尋我的除了羅四爺的人和密諜司外,還有另外一撥人。

“這應該是羽姑孃的人吧?

“羽姑娘是什麼人,我不問,我隻想知道……這樣的絕境,李彩月會不會留下什麼線索?如今京都風起雲湧,這個案子,我拖不起。”

這個案子漏洞百出,但在梁國公府的編製下,一切又都很合理,如果僅僅隻是一個梁國公府,梁休自然不在意。

但如今,案子已經超出了梁休的意料了!如果這個案子真的牽扯到整個京都權貴,時間拖得久了,一旦京都權貴反擊,有很多人會死。

因為這些人,不是孫家、趙家那些有錢無權的商賈大族,而是有權有勢的官宦之家。

京都好不容易纔平靜一些,梁休不想將這些無辜的百姓,再次牽扯進來。

那麼想要儘快查清此案,就必須儘快打開一個突破口……

羽卿華眸色微凝,但很快就恢複正常了,心說果然是個狡猾的小傢夥,姐姐還想著給你當王妃暖被窩,你卻想詐姐姐。

當日,她是派人去找梁休了,但是連梁休的影子都冇見到,怎麼可能會讓梁休發現?

若是梁休發現了,也意味著密諜司發現了,密諜司發現了,她的聽雪閣,還會這麼平靜嗎?

羽卿華掩唇一笑,道:“殿下可真會說笑,奴家能是什麼人?奴家隻是一介風月中人而已。

“不過……為了防身,我倒是教給了她們一些手段。

“殿下可否讓奴家,到現場看看呢?”

梁休雙眸微眯,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:“那當然,羽姑娘請。”

望著梁休和羽卿華說笑著走向燒焦的閣樓,身後的蒙雪雁頓時咬牙切齒,低聲道:“果然是個狐狸精!”

青玉也俏臉難看。

很快,兩人就走到燒焦的廢墟之中,羽卿華也不嫌臟,順著牆壁開始仔細勘察,梁休也冇有打擾她,隻是一直靜靜地跟在她的身後。

“在聽雪閣的那幾年,李彩月一直非常的勤奮,人也很聰明,所以幾年的時間,也學會了很多字。”

羽卿華主動說道:“畢竟你們男人,逛個青樓,都當成了附庸風雅之事,會點詩詞歌賦,往往更受男人的喜歡。”

梁休聞言摸了摸鼻,心說自己不嫖不賭的,這事自己怎麼知道?

羽卿華也冇有等梁休接話,繼續道:“所以,如果李彩月要留下什麼資訊的話,隻能寫出來,但這閣樓都燒成這樣了,有可能她寫的東西,也都燒成了渣……

“嗯?應該就是這裡了,殿下讓人清掃看看。”

梁休看去,隻見羽卿華指著的地方,是兩麵牆的交界出,這時哪裡堆滿了殘渣碎片,但牆麵,卻儲存得比較完整。

因為不信任羽卿華,和尚和李鳳生就跟在梁休的身邊,梁休原本想讓捕快動手,清掃一下現場,結果和尚直接簡單粗暴,一掌瞬間就將牆角的碎屑全部震飛出去。

整潔的地麵上,就出現了一小片密密麻麻的文字,首先映入眼簾的,便是一個大字——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