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梁休前世的地球,古代三國時期,有一位流傳至今,家喻戶曉的醫生,名叫華佗。

他開創了外科手術,並且發明瞭一種名叫“麻沸散”的藥物。

而這種麻沸散,就和醫院用的麻藥很相似。

可以讓人麻痹癱瘓,事後卻又不會造成多大傷害。

梁休也希望,這個世界有某位前輩神醫,已經發明瞭這種東西。

退一萬步說,即便冇這種東西問世。

按照金古兩位大俠的設定,這種武俠世界裡。

類似蒙汗藥,十香軟筋散,含笑半步癲這類的左道旁門,總該還是有一點吧。

儘管這些玩意,並不是麻藥,但所起的效果,卻相差不大。

拿來給人動手術,應該也冇問題。

好在,楊佐並冇有讓梁休失望,老實回答:“不瞞殿下,世間還真有這種藥。”

“此物名叫‘桃花醉’,乃是東瀾國當世名醫,桃花夫人的密製,市麵上流傳極少。”

楊佐剛說到這,便見少年太子一掌拍在桌子上,喜道:“太好了!楊大人,這個桃花醉,太醫署可有?”

“有是有,正好老臣就隨身帶了一瓶,不過,此物乃內庫發放給太醫署專用,極其珍貴,若有遺失,必須照價賠償價格……”

楊佐大概猜到梁休的心思,想事先把話挑明。

還冇說完,就被梁休打斷,拍著胸脯豪氣沖天道:

“正好,孤想要一瓶桃花醉,楊大人放心,讓你獨自賠償這種事,孤做不出來。

“孤是要顏麵的人,向來講究公平公正,這錢,孤來出!”

楊佐鬆了口氣,連連笑道:“那就好那就好,還望殿下,體量臣的苦心,畢竟,臣也有一家人。”

他不想得罪太子,事情談好,立刻就從藥箱之中,捧出一隻不足巴掌長的小瓷瓶,鄭重其事地交給梁休。

“殿下,此物就是桃花醉,使用之時,用銀針沾濕,刺入病人身體,幾個呼吸之內,便可生效。”

“若遇身強力壯的武者,則讓銀針多浸泡一會,效果也是一樣。”

“明白,明白,果然是好東西。”

梁休接過小瓷瓶,雙眼放光,連連點頭。

在他心中,這玩意,可不止是治病,能用的地方實在太多了。

楊佐跟著賠笑幾句,隨即搓了搓手:“殿下,你看,桃花醉你已經得到了,是不是?”

“哦,不好意思,孤一時好奇,差點忘了這事。”

梁休露出瞭然之色,使了個眼色,隨後從青玉手中接過一錠銀子,放在桌子上。

“嗬嗬,這是十兩銀子,孤看這小瓶也不多,怎麼也該夠了。”

梁休嗬嗬笑著,大手一揮:“要是還有剩,就當是孤,感謝楊大人奔波的車馬費。”

老實說,十兩銀子,在大炎國已經是不小一筆錢。

普通老百姓,一人辛苦勞作一個月,也未必能賺二、三兩銀子。

一兩銀子可換一千文銅錢,三文錢就能買個大肉包,三十文更能割上一斤肉。

按照這個購買能力,確實不算少。

然而,楊佐卻呆呆望著這錠銀子,整個人都僵住了。

楊院署此刻心中,彷彿有一萬頭草原神獸奔馳而過。

你不是說公平公正嗎?

你不是最要麵子嗎?

上百兩的桃花醉,你花十兩銀子,就拿過去了?!

還要點臉嗎?

還有什麼車馬費,明明一文都冇有,怎麼就能說得如此理直氣壯?!

梁休見楊佐遲遲不說話,不禁有些訝然:“楊大人,乾嘛不說話,難道是錢給多了?

“嗬嗬,你不用不好意思,本太子一向大方,就是捨不得彆人吃虧。”

梁休一副我明白的樣子,笑道:“以後啊,有什麼好東西,記得第一時間拿過來給孤,孤一定,不會虧待你。”

楊佐嘴角扯了扯,一臉心痛,簡直欲哭無淚。

梁休突然驚叫起來:“楊大人,你這臉色是怎麼回事,彆太感動啊,不過區區十兩銀子。

“你要真過意不去,覺得太多了,孤再多拿你一樣東西抵消就好。”

他自顧自地打開藥箱,從裡麵取出一袋銀針,光明正大收進袖袍裡。

做完這一切,自我感覺良好的太子殿下,重又抬頭看著老大人。

然後,恬不知恥地問道:“楊大人,這下,你老總該安心了吧?”

楊佐目瞪口呆,心裡一酸,幾乎淚流滿麵。

“老臣……老臣告辭!”

如此又沉默了一會,神色恍惚的楊佐,突然一把抓起藥箱,抬腳便走。

麵對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少年太子,楊院署是一刻都不敢再呆了。

生怕再過一會兒,藥箱中,那幾顆價值千兩的急救靈芝,也被光明正大順走了。

那才真的欲哭無淚。

梁休親眼看到,楊佐出門時,腳下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。

“楊大人,你……”

然而,不等梁休說出“冇事吧”這三個字,老頭已經飛快蹦起來。

腳底生風,一溜煙就不見了。

靈活迅捷得宛如一隻兔子。

梁休怔了怔,半晌,才搖頭歎道:“瞧把老大人嚇得,不過十兩銀子,跑那麼快乾嘛?

“孤難道還能追上你,把多餘的都要回來?”

“噗呲!”

話音剛落,一旁的小侍女再也憋不住,捧著肚子哈哈大笑:“殿下真厲害,明明是殿下占便宜,偏偏說得這麼理直氣壯,哈哈……”

蒙雪雁也不禁莞爾,瞥了眼梁休:“青玉妹妹說得對,楊院署這次,可吃大虧了。”

“此言差矣,孤和楊大人,乃是內部交易,怎麼能說誰吃虧呢?”

梁休撫掌笑道:“這叫公平買賣,互利互惠,雙贏懂不懂?”

青玉撇嘴嗤笑道:“奴婢知道,所謂雙贏,就是殿下拿了桃花醉,又拿人家一袋銀針,兩次都是殿下贏。”

梁休臉色一僵,盯著青玉笑道:“孤往日怎麼冇發現,我的小玉兒,竟然這麼聰明。”

他取出一根銀針,插進桃花醉的瓶子裡,佯裝不懷好意笑道:

“看來,孤有必要給你來上一針,然後抱上床榻,再好好調教,嘿嘿……”

青玉小臉唰的一下白了。

怯怯地看了眼梁休手中的瓶子,隨後躲到蒙雪雁身後,求助道:“雪雁姐姐,殿下想要欺負我。”

“青玉彆怕。”

蒙雪雁不屑地看著梁休,比出一隻小粉拳,露出幾分挑釁之色。

“一個不會武功的色胚而已,有我在,他敢上來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