羽卿華的話,讓梁休倏然驚醒,他發現是自己鑽牛角尖了。

先入為主地認為,所有權貴子弟都該死,因此思維被限製住了。

而他之前的所有佈置,都是以滅掉這些權貴子弟為基礎佈置的,但將這些權貴子弟全部滅掉,勢必會引起他們的家族反撲,那肯定會死很多人,代價太大了。

所以,他才一直沉悶不語,百思難解這道題。

現在聽了羽卿華一席話,一切都豁然開朗了。

眾人聽完羽卿華的話,也都雙眼亮起,這就是他們要找的平衡點,可以讓所有權貴子弟受到懲罰,給百姓一個交代,同時,又不會觸及到權貴的底線,引起他們反彈。

因為目前大家雖然都在爭鬥,但所有的爭鬥都還在暗地裡,還不是當麵鑼對麵鼓的撕破連的時候。

“羽姑娘真不負京都第一才女之名,佩服,佩服……”

“果然,聽羽姑娘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啊!”

“在下替京都上百萬百姓,多謝羽姑娘了,若不是你計策無雙,我們恐怕想破腦袋,也不會想出這麼好的對策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看著羽卿華,立即拱手你一言我一語地誇讚起來。

羽卿華是東秦在大炎的大間諜,大統領,這些年來,做過的大決策不少,譬如追殺黑袍白袍、破軍等的命令,都需要很大的魄力和決心。

但現在,聽到這些誠心的感謝,她的俏臉莫名地有些發燙,原來被人肯定的感覺,是這麼的令人舒坦啊!

“各位就彆埋汰我了。”

羽卿華欠了欠身,道:“我是風月中人,因此大概知道太子殿下的糾結之處,這纔對症下藥而已,而且若說這妙策,我也是照搬太子殿下的計策而已。”

“這個怎麼能算是照搬呢?這個得叫做推陳出新。”

梁休摸了摸鼻,但很快又把手給放了下來,剛纔抱了羽卿華,手中還有餘香,臉色不由得有些尷尬道:“之前本太子那是罰款,你這不是衍生出新的東西來了嗎?所以這還是你的東西。

“本太子說了,會為你請功,就一定會為你請功!而且,本太子答應你的條件也作數,你想要本太子做什麼!以後開口便是。”

羽卿華心說我能讓你乾嘛?讓我做你的王妃總可以吧?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抿唇一笑,冇想到這麼容易就達到自己的小目的了呢!

“行!那小女子就不客氣了。”

羽卿華吟吟笑道。

看著羽卿華的笑容,梁休的脊背總有些發涼,他總感覺自己好像上了這個女人的當了,但現在還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。

再說!就算真有什麼陰謀,自己堂堂一個大男人,還搞不定一個女人嗎?

“現在最困難的一步解決了,接下來要做的,就是怎麼樣實行這個策略了。”

梁休再度坐了下來,道:“接下來大家可以各抒己見。”

司徒昭南沉吟了一下,道:“時間,最主要的還是時間。羽姑娘提的建議非常的好,但最大的問題是,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,讓這些權貴子弟認罪。”

溫肅是刑部主司,這些年覈實、審查的案件數不勝數,他瞬間就明白了司徒昭南的話,點點頭道:“不錯!現在案子尚且在保密階段,我們可以打權貴一個措手不及,但是,一旦京都權貴反應過來,出手反製,我們的處境會非常的被動。”

眾人聞言,也都沉默下來。

這的確是個很大的問題,京都權貴有權有勢,能量太大了,如果不能一棒子打死,給了他們足夠的反應時間,那鹿死誰手就真的難說了。

何況現在……權貴和那些商賈世家大族,極有可能聯手了。

“以你們的推測,京都權貴從反應到反製,大概需要多長時間。”

梁休想了想,看向溫肅等人。

“兩天!最多兩天的時間。”

說話的是許曾,他是禦史台的人,常年和京都權貴打交道,對權貴比較瞭解。

“兩天嗎?兩天的話!時間足夠了。”

梁休拳頭輕輕地敲著地麵,看著宋缺道:“宋缺,三位大人,等下你們立即按照查到的線索,將這些權貴子弟全部羈押審訊,儘可能地撬開他們的嘴巴,將以前參與的人,也一併全部逮捕。”

宋缺雙眼一亮,道:“看來太子殿下,是有計策了?”

梁休笑了笑,道:“天機不可泄露!等著看吧!這一次,我要讓這些權貴,打碎牙齒給我往肚子裡麵咽。”

眾人聽到梁休這豪氣乾雲的話,緊繃的臉色才緩緩鬆了下來,梁休之前懟青雲觀、對世家大族戰績輝煌,所以眾人對他都很信任。

既然太子所行!那就一定行。

梁休看著眾人,繼續道:“我的要求很簡單!把人逮入獄中後,立即給我不間斷地審訊,同時不斷給他們灌注,這些女子是死得如何的淒慘,讓他們的精神,一直處於一個高度緊張的狀態。

“記住,彆動刑!免得又說我們屈打成招。還有一點,不用過堂,直接在牢房中分開審訊,也不需要你們親審,將京兆府的捕快分成組來審訊。

“兩人一組,一人進行問詢,一人負責記錄。”

宋缺、司徒昭南、許曾三人連忙站了起來,拱手道:“是。”

“你們記住,這件事,雖然急!但我們要做有理有節。”

梁休臉色鄭重,道:“所以,我再重申一次,不準動刑,不準毆打,這是鐵律,現在這些捕快情緒都太激動了,你們必須壓住,不要節外生枝。”

三人再度重重地拱手道:“是,臣等遵命。”

梁休點點頭,這才扭頭看向賈嚴,道:“賈公公,你立即趕回宮,我這邊動起來後,這些權貴肯定會先找父皇做主。

“讓父皇不必阻攔,但是也不要急著見,讓他們先候著,給我這邊爭取足夠的準備時間。

“如果實在不行,就讓人來東宮叫我,我親自去皇宮,會會這些老傢夥。”

賈嚴趕緊道:“是!老奴遵命。”

“好!那就分開開始行動吧!”

梁休站了起來,看著李鳳生道:“大哥,我們回東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