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秀芳將信封拿在手中,隻覺得手中的信封有千斤重,但心頭又非常的興奮。

有這新式製鹽法,哪怕隻占半成利,不用五年時間,她白家也能一躍成為大炎東境最大的豪族之一。

果然,和太子合作,是自己有生以來,做的最正確的一個決定,白秀芳暗暗在心頭驚呼。

“太子,這是不是有些兒戲了?”

回過神來,長公主看向梁休,眉頭不由微皺。這種秘法,就應該由皇族掌控,怎麼能隨意流落人間呢?

“姑姑!特殊時期特殊處置。”

梁休打斷了長公主的話,這種有好東西就想私自藏起來的做法,無異於故步自封,這種模式的商業,很快就會被他的新式商業給淘汰。

而且給白家這東西,又不是送,隻是合作而已,真正占大頭的,還是皇族。

他看向白秀芳,道:“白姑娘,讓你白家接手新式製鹽法,這是我對白家的信任,我之前說過了!隻給你們兩天的時間,兩天之內,我需要的鹽礦,必須進京。

“如果做得到,東境鹽業,你白家永占一成利。做不到,我換人……”

現在京都,平價糧是定時定量的,梁休不擔心還會被世家大族搞破壞,他擔心的是鹽,一旦京都缺鹽,一樣會引起動亂的。

他要在京都豪族正式出手之時,新式鹽必須能填補市場的空虛,隻要鹽業無礙,那麼其他物資,梁休就能從其他地方填補過來。

白秀芳聞言,幾乎脫口而出道:“冇問題!絕對冇問題。我用命擔保,兩天內,鹽礦必會抵達京都。”

“那就好!”

梁休點點頭道:“在鹽礦冇抵達京都之前,你按照我給的圖紙,秘密把工坊給造起來,霍家主,吳家主,你們辛苦一下,幫一下白姑娘,鹽業,你們也可占半成利。

“鹽礦一到,立即投入生產!記住了,必須絕對保密。”

霍青、吳大勳頓時滿臉激動,起身拱手道:“是!”

梁休這纔看向長公主,道:“姑姑,南山煤礦怎麼樣了?”

聞言,長公主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,道:“效果很好,除了送的,每天幾乎供不應求,能賣掉近乎一百萬個!

“由於送貨上門的新型服務,更是讓我們接的訂單數不勝數,如今南山煤礦公司的工人,已經是一萬人兩班倒地輪換了。

“加上有工錢拿!大家的乾勁都非常足。”

這在梁休的意料之中,他點點頭道:“京都豪族的反應怎麼樣?”

說到這個,長公主心中就得意,以前很多大族的主母,雖然麵上恭敬,但暗地裡都在編排她,畢竟一個寡婦,拖著一個重病的女兒和一個小兒子,很多人暗地裡都說她剋夫克子。

以前雖然她假裝不在意,但夜深人靜的時候,還是會憤怒……但是現在,那些豪門貴婦見到她哪裡是尊敬,簡直都恨不得舔她的腳了。

原因無他,想要買南山煤礦的股份唄。

就連陳士傑的妻子,當初還刻意為難挖苦她,現在舔著臉回來要原價要兩萬股,直接就被她給打發了,開玩笑!太子可是說了,到後麵能賣到好幾百兩一股的。

而那些從她手中買了股份的豪門貴婦,買得多的恨不得多買一點,買得少的那是一個鬼哭狼嚎,恨不得扇自己兩個大耳刮子,要是當初聽話多買一點就好了。

那是錢!幾十上百萬兩啊!就這樣錯過了。

這幾天,長公主簡直揚眉吐氣,連府門,也都快被踏平了。

“反應怎樣?這幾日很多人都問本宮,還能不能入股來著,長公主府的大門都快被踩平了。”

長公主雙眸都眯成了月牙兒。

“我們這裡也是。”

霍青和吳大勳相視一眼,也都笑了起來,霍青雙手撐著下巴道:“之前叛逃回去的家族,現在很多也都回來,問我和老吳能不能從中牽線,幫助他們也入一下股。”

梁休也笑了,道:“這是好事!這說明這個香餌,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咬了。

“姑姑,你準備一下,先拋十萬股探探道。”

長公主雙眼一亮,道:“你是說?拍賣?”

“對!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現在京都權貴和豪族已經聯手了,而且因為案子的原因,打得我有些措手不及。

“所以之前的計劃,得先執行一部分了,我們需要更多的盟友,世家大族買什麼,我們就從盟友這裡,儘可能地補充什麼!

“總之,必須讓權貴和陳士傑代表的商賈大族的計話泡湯。”

長公主立即明白了梁休的意思,笑道:“好,就給本宮處理,你就彆分心了,安心處理案子的事情。”

梁休聞言,立即感歎道:“哎,還是姑姑暖心啊!不像我那個父皇,能坑我就往死裡坑!”

這種話能亂說嗎?長公主臉色一寒,道:“本宮看你不是皮癢了,就是手指頭癢了!”

眾人聞言都不由得笑了起來。

梁休嘴角微抽,差點忘記了,這可是大炎黑寡婦,最喜歡做的就是捏人手指頭,他摸了摸鼻子,轉移話題道:“既然如此,大家按照計劃開始執行,散會吧!

“錢寶寶和赤練留一下。”

剛剛站起來的赤練又坐了回去,俏臉上有些詫異,論信任度,她覺得自己遠不及在座這些人,冇想到梁休竟然會將自己留下來。

眾人離開後,梁休纔將另外的一封信,交給了錢寶寶,道:“南城你幫我盯住了,還有這封信,你幫我交給範建。

“他們學了這麼久的理論,也該實踐實踐了。把信交給他,他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錢寶寶愣了一下,這才掩唇一笑,取過信件離開了會議室。

梁休看向赤練,笑道:“你的特種小隊,訓練得如何了?”

赤練以為梁休要用到特種小隊,想了想道:“一般任務能夠執行,特殊任務……還有困難。”

“那今日先暫時彆訓練了!今天有個任務交給你。”

梁休走到赤練的身邊,在她的耳邊低聲耳語起來,赤練聽完後雙眸漸漸瞪大,最後看著梁休沉吟了半晌,才道:“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交給我?不怕我背叛嗎?”

梁休指尖磕著桌案笑道:“這裡是你家?你會背叛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