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徒昭南說完,就先行進了祈王府。

他心底其實也虛得不行,在京都,這個老祈王絕對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而且脾氣火爆,年輕是可是人稱混世魔王。

不過好在,老祈王冇有下令進攻。

老祈王這時候也覺得司徒昭南說得有理,皇帝、太子都是自家人,自家人還有害自家人的嗎?

他揮了揮手,五百府兵才收了刀劍,目光盯著司徒昭南道:“行,小娃娃,本王就把兒子先交給你,但是他要是傷了一點皮,本王就剝了你的皮。

“來人,把那逆子帶出來!”

老祈王一聲怒喝,幾個府兵立即麻利地往後院跑。

司徒昭南聽了一陣汗顏,心說這還用你說嗎?太子殿下可是親口下了嚴令,嚴禁動刑的。但老祈王的舉動,也讓司徒昭南的心不由安定了一些。

說實話,對權貴動手,那他們肯定是冇有一絲猶豫的,但老祈王是皇親,如果老祈王和權貴之間同流合汙,那事情可就麻煩了。

萬一小王爺也牽涉其中,身上也有命案!那太子該怎麼辦?是殺還是不殺?

殺了,那是自己的親堂哥,不殺?又如何服眾?

但現在聽了老祈王的話,司徒昭南覺得,事情或許還有轉機,說不定……小王爺隻是被忽悠過去的而已,畢竟世家大族拉攏人的肮臟手段,可謂是層出不窮。

“是!下官定不會讓小王爺受一點皮肉之苦。”

司徒昭南拱拱手,同時在心頭加了一句,但比皮肉之苦更加的恐懼。

不久之後,幾個府兵終於將一個臉色蒼白的少年帶了出來,和梁山、趙啟等人不同的是,他雖然也嚇得臉色蒼白,但依舊緊咬牙關,不求饒也不說話!

“小王八蛋!讓你彆惹事,你還不聽,現在傻眼了吧!”

老祈王直接一腳將兒子梁超踹翻在地,劍指著司徒昭南道:“人交給你了,但記住你的承諾。”

“是!”

司徒昭南揮了揮手,兩個捕快上前,帶著小王爺就出了府。

“王爺,那下官告辭了。”

司徒昭南拱了拱手,也趕緊開溜了。

老王爺煩躁地一腳將府兵統領踹得遠遠的,怒道:“都給本王滾,被人家打到門口了,才後知後覺,本王要你們有什麼用?”

府兵統領頓時一陣訕訕,人家說了奉旨,我能有什麼辦法?

……

雖然下令捉拿權貴子弟時,梁休曾告訴宋缺、司徒昭南等人要注意保密!

但為了防止訊息走漏,讓一些權貴子弟跑了或者是躲了,宋缺和司徒昭南等三人商議過後,還是決定兵分多路同時出擊。

但這樣一來,想要保密幾乎不可能了,先不說一些有丹書鐵券的家族企圖阻擋,甚至有好幾個,都是在青樓抓住的。

被抓住的時候,還都是全身光溜溜地在玩遊戲……

這麼大的動靜。還怎麼保密?

一時之間,權貴子弟被儘數抓進京兆府的訊息,一傳十,十傳百,在整個京都掀起了驚濤巨浪。

街頭小巷都在議論這件事,各種猜測都有,但不管什麼猜測,這麼大的動靜,所有人都明白了一點,這些權貴子弟……要倒黴了。

這讓很多百姓歡欣鼓舞,這些年被這些權貴子弟壓榨禍害,他們早就苦不堪言了,如今,報應終於來了。

因此,京都無數百姓,都不自覺地往京兆府彙聚。

他們想要看官老爺開堂審案,隻是彙聚過去後,才發現整個京兆府,已經被禁軍裡外三層包圍起來。

有人想要打聽一下情況,結果還冇靠近,十幾道利箭就利索地落在了腳下,軍官更是冷眼怒斥:“再上前一步者——死!”

一時之間,眾人噤若寒蟬,隻得退得遠遠的,衝著京兆府指指點點。

與此相比,陳士傑讓人散佈出來的訊息,就是石沉大海,冇有半點回聲了。

就在這時,遠處忽然傳來一陣騷亂。

所有人抬頭望去,就看到一隊士兵和捕快,正押著四五個少年向著京兆府走來。

“天啊!那個是趙國公府的小公爺啊!”

“對!就是他,真是老天有眼啊!這個惡徒終於被抓了。”

“被抓了又如何?他被抓得還少嗎?那一次不是放出來了?”

“這次不一樣,你們走在前麵的那兩個人,一個是刑部主司,一個是大理寺少卿,三司會審,這肯定是大案啊!”

“咦?那是小祈王吧?他怎麼也被抓了?”

“……”

望著抓住的這些權貴子弟,一眾京都百姓當即都震驚了,一個的背景被一個大,這得是什麼天大的案子啊!

眾人議論紛紛,各種猜測,卻始終冇有一個定論。

……

燕王府。

自從上次試探性的破滅計劃失敗後,燕王就一直非常的低調,一直閉門不出,連早朝也稱病不去。

而炎帝,也隻是賞賜了一些物件下來,獎勵他平叛有功勞,但卻從未召見過他,哪怕他求見,賈嚴也以陛下正在休息為由,拒絕了他。

這讓燕王的心非常的不踏實。

所以這段時間,一直都夾著尾巴做人,免得自己一衝動又露出什麼破綻。

這時,燕王正在院中舞劍,一招一式優雅而不失淩厲。

“殿下!你這劍術!越發的精湛了啊!”

這時,範軻從迴廊中走了出來,雙手攏入袖中拱手道:“參見殿下!”

燕王收劍如鞘,取過丫鬟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汗,道:“何事?”

範軻看了看周圍站著的婢女小廝,冇有說話。

“去書房吧!”

燕王說了一句,就把劍丟給了管家,轉身往書房走去。

很快,兩人進了書房中,燕王才道:“先生方纔欲言又止,是出了什麼事了嗎?”

範軻笑了笑,低頭在燕王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,燕王的臉色就不由得震驚起來,盯著範軻道:“他瘋了?這麼大張旗鼓,就不怕徹底惹怒京都豪族嗎?”

“已經惹怒了。”

範軻笑道:“根據訊息,這些權貴已經進宮,向陛下討要說法了。我覺得,我們還可以再拱拱火,來個一石二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