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王聞言,微微皺眉。

說實話範軻號稱大炎第一謀士,以前每一計都無往不利,但是這段時間,是出一計死一計,都敗得燕王有心底陰影了。

但想了想,燕王還是道:“不知先生有何高見?”

範軻組織了一下語言,道:“太子曾經用百姓這股力量,讓我們吃了好幾次大虧,這一次,我們亦可以藉助百姓的力量,讓太子吃吃虧!”

燕王嘴角猛地抽了抽,道:“這計已經用過了吧……”

破滅計劃為什麼會暴露?就是因為聽了範軻的話,企圖挑唆南城百姓和世家大族的關係,企圖讓南城流民發生動亂……

結果,南城流民被梁休三言兩語就安撫住了,反而是他們多此一舉,讓梁休抓住了玉紅顏的小辮子,這才導致破滅計劃真破滅。

範軻也有些尷尬,乾咳一聲道:“之前是我們對南城的瞭解不深,完全冇有想到,太子對南城的掌控力居然這麼強。

“但現在不一樣!

“這件滔天巨案,為什麼太子要保密?不敢暴露絲毫?是因為他很清楚這件案子會引起眾怒。

“而他一直利用百姓的力量,所以很清楚百姓如果失去控製,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!這纔不得不保密。

“而權貴呢?他們為何也不敢讓案子泄露絲毫?那是因為案子泄露了,他們就得麵臨著千夫所指的境地。”

燕王點了點頭,覺得範軻說得有理。

範軻繼續道:“所以太子現在要做的,肯定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,坐實這些權貴子弟的罪名,不然這些權貴反應過來,他的處境就會變得很被動。

“既然如此!他最怕什麼,我們就給他什麼?

“把案情泄露出去,添油加醋讓案件發酵,激怒百姓。

“如此一來,可以達成三個效果,第一,可以打擊京都權貴,第二,可以利用百姓的怒火壓迫太子,第三,可以加劇矛盾,讓太子和京都權貴狗咬狗。”

範軻說得是有理,而且分析得頭頭是道,但燕王的眉頭卻深深地皺了起來,在書房裡來回踱步。

範軻知道這是燕王在考慮,也冇有再說話。

片刻後,燕王回頭看向範軻道:“先生,你有冇有想過……這是在抗旨!案子是陛下下旨,太子親審,我們這麼做,一旦事情暴露,會是什麼後果?”

範軻怔住。

這段時間,他明顯感覺到燕王對他,有些忽近忽遠,這纔想著立一功拉回自己的地位,因此隻奔著案子本身的利弊,從而忽略了案子背後的因素。

當然,範軻之所以忽略掉了,是有原因的,因為以前的燕王,是從來不會考慮會不會抗旨的。

阻止太子賑災不是抗旨?企圖藉著青雲道觀的叛亂,除掉太子不是抗旨?

甚至,連反都造了!還怕抗旨?

但他不知道的是,他家主子燕王殿下這段時間心太慌了,不慌不行啊!連炎帝都不鳥他了,就算鳥他也隻是一記冷眼,彷彿就是再說小子,老子都知道你乾了什麼,沒關係,你繼續跳,老子就靜靜地看著你跳。

這一想就脊背發涼好吧!雖說之前所有的計劃,都是秘密進行的,但萬一密諜司早就察覺了呢?不然造反這麼大的事情,炎帝連查都不查,反而讓太子去查什麼梁國公府的縱火案……

縱火案難道比不上謀反案嗎?

燕王這幾日,進入了深深的反思之中。

結果越反思,他就越發慌……因為他發現從圍場遇刺之後,太子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,做事風格完全和以前不一樣了。

你看他做事處處留尾巴,處處是可以坑他的大坑,結果一鑽進去,好傢夥……被坑的是自己。

而他呢?反而把差事辦的票漂漂亮亮的,好像整個京城都在感謝他,冇他活不下去了一樣。

“殿下,這……”

範軻還想勸,燕王抬手打斷他,道:“不著急!把訊息傳給譽王,看看譽王的反應。”

冇錯,燕王又想讓譽王這個鐵憨憨去為自己探雷了,他覺得現在譽王一個七珠親王不僅被廢了,還被貶去蠻荒之地,肯定恨梁休不死。

說完覺得有些不給範軻的麵子了,燕王又補充了一句:“如果譽王不做,我們再做,但這件事必須隱秘,不然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範軻雙手攏入袖中,拱拱手道:“是!”

“還有……”

燕王回頭看向範軻,道:“玉紅顏有訊息嗎?”

燕王現在處處小心翼翼,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玉紅顏生死不明,玉紅顏這些年掌控著他太多的秘密了,如果落在梁休、或者落入密諜司手中,那後果可想而知。

範軻搖搖頭道:“冇有!但根據訊息,她當日被一個高手救走了,有可能是江湖高手……”

燕王沉默下來,也不知道在想什麼!

沉默了許久,燕王才道:“先生,你幫本王接觸一下公主,讓他給本王牽牽線,本王想要迎娶蕭家嫡女。”

範軻愣了一下:“齊國公蕭衍的女兒蕭玉顏?”

燕王點點頭道:“嗯,之前公主一直帶蕭玉顏來府上做客,應該是母妃有這方麵的考慮,之前是時機不成熟,所以本王一直冇有理會。

“但現在不行,本王急需蕭家的幫主。”

齊國公蕭衍,雖然官兼吏部尚書,但這些年一直很低調,哪怕時不時遭到炎帝的炮轟,依舊在吏部尚書這個位置上兢兢業業,不結黨營私,不戀棧權位,深受炎帝信任。

範軻不知道怎麼燕王就想到了蕭衍了,而且燕王已經有了正妃,他堂堂齊國公、正二品的朝廷大員的嫡女,會給燕王當側妃?

燕王看到範軻疑惑,主動開口解釋道:“選擇蕭衍,有兩個原因。

“其一,如今皇族和京都豪族鬥得如火如荼,一旦京都豪族落敗,陳士傑的下場可想而知。而蕭衍,極有可能是父皇準備用來接替陳士傑的人選。

“其二,蕭衍在吏部尚書這個位置半輩子了,曆任兩朝,大炎如今半數的新官員,都是經過他一手提拔起來的。

“本王手中不缺阿諛奉承之輩,最缺的是真正能辦事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