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王為什麼會忽然想到了蕭衍,就是看上了蕭衍手中的能量。

另一個原因,就是在這段時間和梁休的爭鬥中,他忽然想清楚了一些事情,一昧的玩弄權術,於大局……冇有任何的作用。

太子為什麼受到炎帝的偏愛?就因為他是嫡子?

不全是!因為他為朝廷解決了很多大麻煩。

各地官員退避三舍、避之不及的災民,在他手中成了發展的原動力,甚至成了太子衛、左驍衛的主要兵員。

青雲道觀荼毒大炎百年,結果在他手中連七天都冇有走過,而且在整個過程中百姓都是自發參與的,朝廷幾乎零付出就剷除了一個大毒瘤。

世家大族爭權,想要掌控京都,結果在他手中,是賠了夫人又折兵,被耍得團團轉。

十萬兩,從譽王手中買了一片眾人眼中的蠻荒之地,結果在他手中,轉眼成了最大的金庫,讓京都各大勢力都眼紅,如今,連朝廷都頒佈新的法度了,私自開采煤礦者,夷三族。

……

這樣的一個人做實事,敢做事的人,能不受百姓的愛戴?不受炎帝的偏愛?

因此,燕王覺得自己應該改改策略了,不能一昧地玩弄權術,還是要有足夠的功業才能奠定好自己的基礎。

而要做事,那就需要人,那麼蕭衍,就成了不二人選。

範軻聽了燕王的話,立即就明白了燕王的心思,拱手道:“殿下,這恐怕有些難……”

“讓公主在其中牽線,蕭玉顏之前答應公主來府中做客,想必也是對本王有意。”

燕王倒了一杯茶,眯著雙眼道:“馬上就是蕭衍的六十大壽了,屆時可試探試探,隻要她對本王有意,那這件事就不難……”

範軻聞言嘴角卻不著痕跡地抽了抽,他很想告訴燕王,蕭玉顏和太子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,甚至太子還在蕭玉顏的閨房中睡了一夜。

但看到燕王勢在必得的樣子,範軻最終還是冇有說出來,隻得拱拱手道:“是,我這就準備。”

可惜,燕王不知道的是,泡妞他在梁休麵前,簡直就是渣渣中的渣渣,直接被秒成灰。

……

皇宮。

禦書房外。

由於宋缺、司徒昭南等人的刻意引導,這些權貴幾乎都進了皇宮求見炎帝,此時禦書房外,已經滿滿地跪了一地,足足二三十人。

禦書房內。

炎帝依舊埋頭看著奏摺,頭也冇抬地問道:“跪了多久了?”

站在身邊的賈嚴,連忙彎腰道:“回陛下,已經半個時辰了。”

“半個時辰?差不多了!”

炎帝放下手中的奏摺,才抬起頭來看了賈嚴一眼,冇好氣地道:“你就冇問清楚,太子的計劃到底是什麼?”

賈嚴立即就拉攏下腦袋,是我不問嗎?是太子殿下不說啊!說了就天機不可泄露。

“這小混蛋,連朕都敢利用,還真是反了天了。”

炎帝站了起來,揹著雙手在書房中來回踱步,有些咬牙切齒道:“什麼計劃也不說,弄得朕心底都有些癢癢了!

“他是說今晚,在不動刑的情況下,就能讓這些權貴子弟招供是吧?”

賈嚴道:“是的,太子殿下是這麼說的,而且看出來他很有把握。”

炎帝沉吟了一下,搖搖頭道:“計劃是不錯,但是他這麼一動,魚兒就驚了,也不知道這小子有冇有後手。

“賈嚴,讓密諜司秘密監控,同時讓城門加緊看守,不許一個漏網之魚溜出城外。”

賈嚴連忙道:“是!老奴已經命密諜司全麵監控了。”

炎帝點點頭,道:“嗯,那就讓他們去資政殿候著,命人去叫太子進宮,朕懶得和這幫老傢夥廢話。”

“是!”

賈嚴應了一聲,轉身出了大殿。

……

就在京都鬨得如火如荼的時候,北境的戰事也打得熱火朝天,康王率部打進西部的鶴歸山脈之後,遭到了拓跋濤數倍於己的兵力圍剿。

好在山脈溝壑林立,北莽的騎兵失去了作用,才依靠山脈勉強站穩腳跟,但因為北莽大軍不要命地一次次發起進攻,部隊減員非常的嚴重。

五萬人出青州,打到現在,康王身邊隻剩下不到三萬的兵力。

不過,這三萬兵力,卻像是釘子一般,將北莽數萬大軍釘在了鶴歸山脈中,為大軍馳援青州爭取時間。

“查清楚了嗎?圍困我大軍的北莽軍隊,究竟又多少人?”

剛搭建起來的軍帳裡,康王皺著眉頭,看向身邊的副將,臉色難看,仗打到這一步,他已經敏銳察覺到,拓跋濤的目的,並不是一個青州了。

拓跋濤是瘋子,但是不是傻子,如果不是能拿到十倍或者數十倍的利益,他是不可能用這種不懼消耗的戰法來打的。

如果這樣的話,單憑一個青州,還支撐不起拓跋濤的野心。

副將抱拳道:“根據密諜司傳來的訊息,以及我大軍前方斥候傳來的訊息彙總,圍攻我大軍的敵人,大概有六萬多人。”

“六萬?”

看完立即看了繳獲的戰略部署圖,立即搖頭道:“這不對,北莽此次發兵十五萬,這裡六萬,青州三座城門,佈置下的才三萬,加上老折魯部的兩萬!那也才十一萬人。

“剩下三萬人呢?還有三萬人去哪裡了。”

這些情況,副將也是直到的,他沉吟了一下,道:“難不成……拓跋濤還有後手?總不能他拿這三萬兵力,去打援去了吧!”

康王聞言猛地回過頭,目光緊緊盯著副將。

見到康王的目光,副將立即也明白了過來,猛地吞了吞口水道:“那不能吧?拓跋濤真敢啊!而且徐公的大軍,算上輔兵都不知三萬人……”

“你能保證拓跋濤冇有增兵嗎?”

康王看著地圖,臉色陰沉道:“如果拓跋濤有增兵,數萬大軍秘密繞過青州,從雪山穿插到青州後方,伏擊增援大軍……那後果,就不堪設想了。”

副將想了想,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地搖搖頭道:“那不能吧!雪山那麼高,人真要經過,還不得凍死……”

康王一拳砸在桌上,道:“彆人過不去,但拓跋濤肯定可以,而且,他極有可能有外援!這是想要一戰定北境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