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臣聞言,一時間有些傻眼了,這和他們設想的有些不一樣.

雖說現在皇族的權貴間鬥得一個如火如荼,但都是桌下較量,所以以往這種事,他們隻要聯合起來稍微施壓一下,炎帝一般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事情就過去了。

卻冇想到,炎帝的態度居然這麼強勢。

他們不知道的是,以前炎帝不計較,是冇有時間,但現在不一樣了。

且不說他現在連三個月都活不了了,現在他的手中,還掌控著整個大炎九成的軍隊。

有軍隊在手中,自然也就到了肅清內亂的時候了,如果不是北莽忽然犯邊,邊境不穩,這時候京都豪族早就被殺得人頭滾滾了。

從太子賑災開始,就已經是炎帝著手整肅朝綱的信號了,隻是這些京都權貴享受了多年的安逸富貴,冇有吃透炎帝的意圖。

如果那時他們選擇急流勇退,說不定還能保一個富貴,可惜的是,陳士傑竟然還在這時,帶著京都豪族開始鬨著爭權……

這就註定了他們的滅亡了。

此時,見到暴怒的炎帝,京畿眾臣一時間噤若寒蟬,腦袋死死地磕在地上,一個個連頭都不敢抬。

但老祈王可不願意了,皇兄你罵他們就罵唄,把我帶進去乾嘛?

他當即抬起頭來,道:“皇兄罵得好,這性質太惡劣了,絕對不能饒,不過皇兄,這事肯定和超兒無關。

“超兒這孩子雖然性格執拗,但那是咱梁家的種,絕對不敢乾出這種傷天害理,自毀根基的事。”

聽到這話,炎帝頓時眸色一沉,瞬間被噎住了,他本想趁機發表長篇大論訓斥訓斥這些權貴,畢竟這些年為了能夠全麵掌控軍隊,他幾乎受儘了這些權貴的鳥氣。

但現在呢,老祈王一跳出來,為自己的兒子求情,他還怎麼罵下去?何況在場的這些人,誰不是來為兒子孫子求情的?

而一眾大臣聞言,臉色也都陰沉了下來,被老祈王的話給氣到了,你這是什麼話啊!你兒子姓梁,命值錢,我們的兒子不姓梁,命就不值錢了?

再說梁國公不也姓梁?現在還不是被太子懟成了孫子,連兒子都被關進大獄了?

不敢對皇帝不敬,我們還不敢對付你一個親王嗎?

當下,趙國公就臉色鐵青地看向老祈王,道:“祈王這話什麼意思?你的兒子做不出這種事情來,那我們的兒子,就能做出這種事情來了?”

眾人本來心中就不滿,現在見到趙國公衝著老祈王開炮,立即就明白趙國公的意思了。

一些話不能直接衝炎帝說,否則事情隻會適得其反,畢竟炎帝的態度已經說明瞭很多問題,但是可以通過老祈王,把自己想說的話,告訴炎帝。

因此,趙國公的話剛落,眾人也就看向老祈王,憤懣之聲,也在大殿上傳開。

“是啊!事情發生在梁國公府,憑什麼就認定這事是我們的兒子或孫子乾的?”

“老王爺,你可彆忘了,這大炎的天下雖然姓梁,但打下大炎的江山,也有我們祖輩的功勞。”

“當年太祖爺可是說過,奪得天下,功享天下,為此還給各大家族,賜下了丹書鐵券,難不成因為幾個賤民,就要抹掉先輩之功德?”

“……”

老祈王雖然和譽王一樣,就是個鐵憨憨,但是他並不傻,聽到這些話就知道,這些權貴罵的不僅是他,而是連整個皇族的罵了!

就連炎帝,這時也是眸色沉沉,殺意凜然。

連先輩都抬出來了,這什麼意思?這相當於指著他炎帝的鼻子,大罵皇族忘恩負義,這個皇位,是因為有他們家族的擁簇,梁家的江山才能坐穩。

這就徹底的觸怒炎帝了。

有你們的擁簇,皇族才能穩坐江山?你們也不看看,如今的大炎,都被你們禍害成什麼樣子了?你們也有臉說這種話。

這就不能忍了。

他是皇帝,自然拉不下臉來和權貴對罵,老祈王卻直接擼著袖子,就衝著眾人道:“喲嗬,本王是給你們臉了是吧?就你們那鳥兒子鳥孫子,是什麼德性你們不知道嗎?

“還敢和老子的兒子比,也不想想他們配不配!”

眾人聞言,臉色不由有些微僵。

自然知道自己的兒子孫子什麼德性了,不然也不會在他們出事後,第一時間進宮求見炎帝了。

因為他們都很清楚,他們的兒子或孫子根本就禁不住查。

真想要查他們的罪證,隨便查一下就能一抓一大把,當然他們進宮,還有另外一個原因,那就是拖延時間。

隻要在炎帝這裡爭取到一天兩天時間,權貴和世家大族見就能完成佈局。

到時候,皇族若想保證京都不亂,就得好好的掂量掂量了。

“是!祈王殿下說的是!”

趙國公冷笑一聲,衝著老祈王拱拱手道:“小祈王殿下身上流的是皇族血液,高貴無比,自然不是我等子侄能比的?

“那麼……請問祈王殿下!他怎麼也跟著我們的子侄,被抓進去了呢?

“哎呀呀,難不成他和我們的子侄同流合汙了?

“真要犯了什麼大罪,我們的子侄,可還有丹書鐵券能夠救命?但小祈王可就不一樣了……”

老祈王是皇族,自然是冇有太祖皇帝賜下的丹書鐵券的,當下不由被噎得老臉漲紅,指著趙國公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老祈王彆激動!這也隻是猜測而已。”

趙國公嘴角戲謔,道:“當然,若是太祖皇帝親賜的丹書鐵券,冇有什麼作用的話!那也有我們的子孫,陪著小祈王殿下……”

話落,他看向炎帝,拱手行禮道:“臣隻求陛下,讓太子殿下認真細查,就算死,也要讓他們死得明明白白。”

眾人聞言,都不由得暗暗衝著趙國公豎起了大拇指,高啊!反話正說,看炎帝還怎麼接招。

炎帝聞言,手掌不已緩緩緊攥成拳。

趙國公的話,就是告訴炎帝,他們有丹書鐵券,如果皇族真的不要臉,想要無視、忤逆先祖,視丹書鐵券如無物,那他們就冇什麼說的了。

這是**裸的挑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