炎帝見狀也有些懵,嘴角不由輕微地抽搐著。

他的本意,是想讓梁休好好的和這些狂妄的權貴口戰一番,結果冇點醒梁休,反而讓尚有疑慮的趙國公等人,下了決定!

你們就這麼想死嗎?

炎帝當時都無語了,他可是知道梁休已經有了詳細的計劃,雖然不知道具體計劃是什麼!但他知道,梁休明顯是有足夠的把握的。

“既如此……準了!”

炎帝有些悶悶地道。

“謝陛下!”

趙國公帶著眾臣拱手道。

梁休也從地上爬了起來,看向炎帝眨眨眼道:“父皇,今晚兒臣也請父皇親臨指導。”

冇辦法,這些權貴有錢有勢,要是發現事情不對,恐怕會強行阻斷審訊,需要有個人能夠壓住他們。

他不行,但炎帝可以。

炎帝聞言,眉心頓時挑了挑,心說小混蛋,你還連朕都算計上了是吧?

不過一想到梁休審訊後,這些權臣的臉色,炎帝的心情立即又好了起來,點點頭道:“嗯!那今晚,朕就親自走一遭,看看你是如何審訊案子的,如果敢糊弄朕,仔細你的皮。”

梁休趕緊道:“是!定不教父皇失望。”

趙國公看了看殿外,發現現在還早,外麵又冇有他們的訊息,可以回去先佈置一翻,便拱手道:“陛下,既然審訊是晚上,那臣等且先告退了,今晚再前往京兆府與陛下集合!”

聞言,梁休嘴角頓時抽了抽,草!讓你們走?本太子還廢那麼多時間嗎?再說你們回去報信,提前強勢實行計劃,還不大亂本太子的部署了?

“哎!趙國公,告退就不用了!大家就在這裡,一直等到天黑就行。”

梁休擺手笑了笑,道:“天黑了,咱們一起去天牢,放心,本太子管飯!”

趙國公怔住。

想想他就知道梁休的意思,這是為了防止訊息走漏,將他們給監視了。

一眾大臣,臉色也不由得難看起來。

現在離去,他們還能聚在一起,商量一個計劃,要是出現變故,還能及時補救,但現在太子不讓他們走!這還怎麼商量?

總不能就這樣在炎帝的麵前,大搖大擺地商量吧?

趙國公正想找藉口推脫,但這時老祈王已經也回味過來了,剛纔趙國公懟得他啞口無言,現在有了機會,他自然要狠狠地懟回去。

“咋地!太子殿下的話不管用啊?”

老祈王雙手叉腰,目光盯著趙國公道:“還是說,你們想現在回去,好商量一下怎麼對付太子和陛下?”

被一語戳破心思,趙國公臉色倏然變冷,對老祈王恨得不行,老東西,彆忘了你兒子也在大牢之中。

但老祈王這麼說了,如果強行離去,反而更加說明心中有鬼,而且就算他們想走,恐怕也不一定走得了。

因為……門外已經被禦林軍圍住了。

趙國公臉色陰沉,隻好拱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聽從太子殿下的安排!”

“這就對了嘛!賈公公,快去叫禦膳房準備一下,今天本太子請客……”

梁休立即眉開眼笑地衝著賈嚴擼嘴角,賈嚴立即喚來一個小太監,讓他去膳房傳膳。

就在這時,門外走進來一個小太監稟報道:“陛下,兵部尚書魏青,仆射劉溫,戶部尚書沈濤求見!”

炎帝臉色一凝,道:“傳他們去禦書房。”

話落,炎帝就起身回了禦書房,隻留梁休和趙國公等人繼續扯皮。

炎帝剛回到禦書房,魏青、劉溫三人就到了。見到三人臉色都極其沉重,炎帝立即猜到了一些,眸色冷冽道:“不用多禮了,是不是青州的軍報?”

魏青點點頭,將剛收到的奏摺遞給炎帝,同時簡單稟報道:“是,剛剛接到康王殿下的奏報,由於陳翦大軍一直冇有訊息,他準備率軍主動出擊……”

魏青說完時,炎帝臉色陰沉也看完了奏報,轉身快速地往禦書房深處走。

深處掛著一張紅色帷幕,賈嚴拉開後,一個擺好的戰事推演沙盤,就出現在眾人的實現當中。

幾人很快走到沙盤前,魏青指著沙盤上的渾天峽穀,道:“陛下你看,算算時間,康王殿下的大軍已經出了渾天峽穀了。

“而根據之前的情報,拓跋濤的主力,都佈置在青州的南門、東門外,如果康王殿下的大軍,能順利出渾天峽穀,然後迂迴打東門或者南門……”

魏青冇說完,炎帝搖搖頭道:“他的目標,應該是拓跋濤。這孩子,戰場上一貫的打法就是擒賊擒王。

“也隻有打掉拓跋濤,纔有可能解決青州問題,否則不管是迂迴打南門,還是迂迴打東門,對戰局都冇有多大的幫助。

“但是……”

炎帝趴在沙盤前,指著渾天峽穀外道:“渾天峽穀外,地勢平坦,雖然有了新武器,但對上北莽的騎兵,想要取勝還是混困難。

“最讓朕擔心的,是他中了拓跋濤的計。

“一旦渾天峽穀落在拓跋濤手中,那康王和突襲大軍,就會陷入全麵的包圍之中。”

眾人聞言,也都沉默下來,都知道炎帝這不是臆測,而是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情。

當然,他們不知道的是,所擔心的已經發生了……

“陳翦冇訊息,現在,就看徐繼茂能,不能準時抵達青州了。”

炎帝臉色陰沉,道:“朕估計,拓跋濤攻擊青州的兵力不會太多,他肯定會先圍剿康王,不然有康王在後方,威脅太大了,他就算再自負,也不敢全軍壓境。

“朕現在擔心的,是暗影……”

炎帝話音剛落,賈嚴就急匆匆地跑了進來,道:“陛下,獨孤漠有訊息傳來。”

“哦?”

炎帝不由有些詫異,這獨孤漠剛剛被策反過來,這麼快就送來了情報了?他接過賈嚴手中的紙張,迅速拆開。

隻見紙張之上,寫著:暗影兩千高手,已秘密抵青州,企圖與北勾結,共謀北境十八州,劃江而治。

炎帝的臉色,倏地冷冽下來。

北境十八州丟了,大炎就丟掉了半壁江山,而且往南一馬平川,無險可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