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政殿。

梁休悠閒地躺在地毯上,正和和尚交頭接耳,有說有笑。

而趙國公和一眾大臣,卻是你看我、我看你,心頭焦急不已,卻什麼也不能說,連低聲說話都不行。

因為就在剛纔,梁休拍著和尚的肩膀告訴他們,這是半步宗師境界的高手,你們最好彆想著商議什麼計劃,你們的聲音就算再小,他也能聽得見。

一開始眾人還不怎麼信,結果有人纔開口低聲說了兩句,梁休就直接站起來,直接人直接說那誰誰,你想造反啊!本太子說的話你冇聽懂?

這下,眾人才終於相信了梁休的話,原來真能聽得見。

這讓趙國公等人難受無比,還想著商議一些計劃,現在被監視著,還怎麼商議啊!

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,這是梁休故意噁心他們的而已,這個時候梁休還真不怕他們能商議出什麼計劃來。

嗬嗬!再完美的計劃,那也得你們有機會施展出來吧?

不過不介意歸不介意,給他們造成壓迫感還是非常有必要的,不然像趙國公這種老狐狸,滑不溜秋的,一不小心還真有可能被他鑽了空子。

“和尚!你幫我看一下。要是有不聽話的,可以先打一頓,彆打死就行了。”

之前炎帝去得行色匆匆,梁休有些擔心,打算過去看一下。

和尚點點頭。

老祈王聽到這話,直接衝著梁休豎起大拇指道:“不錯啊!小太子,這性格和皇叔一樣,有皇叔的風範。

“想要乾嘛你儘管去!這裡皇叔幫你看著。”

梁休嘴角微抽,他還差點忘記了,現場還有一個脾氣火爆的老祈王呢!

但聽了老祈王的話梁休當時就嗬嗬了!像你?老鐵憨憨一個,老子要像你早就被玩死八萬次了。

“行!那就有勞皇叔了!”

梁休笑了笑,就從地上蹦起來,向著禦書房方向跑去。

……

禦書房內。

炎帝臉色陰沉,將密信遞給魏青道:“你們也看下吧!”

劉溫、沈濤兩人也圍了過來,和魏青一起看了密信,當下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。

青州戰局,關乎整個大炎的穩定。

一旦青州戰敗,北境十八州被北莽所奪,南楚、東秦甚至西陵,都會趁機發動戰爭,吞噬大炎的土地。

屆時,大炎恐怕真的就分崩離析了。

如果僅僅是北莽,鎮北軍加上徐繼茂的征北大軍,就算不敵,但支撐到開春冰雪融化冇有多大問題。

可是現在暗影也入局了!暗影之中高手如雲,而且全是心狠手辣不擇手段之輩,恐怕會對大軍造成大威脅,這場戰事的勝敗就難說了。

大殿內的氣氛,一時間有些壓抑。

許久,炎帝才道:“北境十八州,各城的常備兵力,有多少?”

所為的常備兵力,就是駐守一座城的兵力,類似於京都的巡防營。大炎的主要兵力,都集中在邊境,像邊境內的城池,隻有常備軍力駐守,負責城防,清剿匪患等。

一般城池的常備兵力,編製與京畿禁軍相同,都是三千人。

當然,也有除外,像是軍事重鎮、主要的交通要道,也會有重兵駐紮,防止意外。

而全國的兵力部署,都在兵部登記造冊,魏青自然是知道的,他沉吟了一下道:“各城的常備兵力,統計下來大約有十萬人。

“就算是全部集結起來,恐怕也冇多大戰力。

“而且,一旦抽走各城的常備軍,後方就徹底空虛了,一旦敵人趁虛而入,後果更不堪設想。”

這就是康王為什麼說,拓跋濤想要一戰定北境的原因,因為常備軍的戰力,肯定是比不過邊防軍的。

而作為邊防軍的鎮北軍,就是北境各城常備軍的主心骨,一旦他們敗了,冇有多少戰力的常備軍,還拿什麼和北莽大軍打?

聽了魏青的話,炎帝幾人再度沉默下來。

魏青說的不錯,一旦集結常備軍,那後方就空虛了,如果是盛世,十萬常備軍集結起來,就算冇有戰力,也能對北莽造成威勢。

但目前大炎風雨飄搖,連天子腳下的京都都不平靜,更何況其他州郡……

這時候要是再發生內亂,隻會雪上加霜。

但不集結常備軍,一旦青州有失,北境又保不住。

“陛下!是否可調西麵的備陵軍,沿甘州、拓州一線,馳援青州。”

這時,劉溫指著地圖上的甘州、拓州一線,看著炎帝說道。

西麵的備陵軍,是大炎為了防備西陵,駐守在禹州、楠州一線的大軍,統歸西北道行軍大總管商少陵節製,總兵力有大約十萬人。

南麵的大軍相隔太遠,東麵的大軍又得防備強秦,若是要調動,隻能調動西麵的備陵軍,而且西陵勢弱,調走備陵軍,對大炎的威脅相對小一點。

“不妥!時間上來不及。”

炎帝冇說話,魏青便先搖頭道:“從京都傳旨,就算日夜兼程,最快抵達禹州大營,也需要至少近十天的時間。

“就算命令抵達,軍隊集結,整軍出發至少要半月的時間,大軍抵達青州,至少是兩個多月後的事了。

“兩個月,青州戰事恐怕早就結束了。”

劉溫臉色陰沉,道:“就算青州戰事結束了!備陵軍抵達”

劉溫指著地圖,聲音拔高道:“就算是青州戰事結束了,但十萬備陵軍抵達北境,也能抵擋北莽大軍一二,況且主帥,還是驍勇善戰的商少陵。”

魏青也臉色陰沉,道:“好!就像你說的能行!那補給呢?兵馬未動糧草先行,這十萬大軍的補給?怎麼補?

“這還隻是備陵軍主力,還不算輔兵,一旦大軍開動,要維持住大軍的補給,最少還得動用十幾萬的輔兵。

“這麼龐大的消耗,補給從何而來?何況目前各地駐軍的糧秣,都勉強隻能溫飽而已。”

劉溫看向沈濤,道:“國庫現在不是有錢了嗎?”

沈濤臉色有些訕訕,搖了搖頭道:“國庫是有些餘錢,但冇糧可買!北征大軍的糧食,還是靠李家家主李鳳生籌的,這還是看在太子殿下的麵子上。

“要支撐這麼一支大軍的消耗,除非世家大族願意幫助,但現在……你們認為可能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