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梁休的話,炎帝和劉溫、魏青三人當時都懵了!聽天由命?這算是什麼戰術戰法啊?

炎帝更是氣得暴跳如雷,小混蛋,剛誇了你一下,你還想逆天了是吧?說這這是人話嗎?是人話嗎?

要是聽天由命,那還打什麼仗?直接把北境拱手相讓算了,這樣豈不更好?

“胡說八道!簡直胡說八道……”

炎帝暴怒,氣得原地亂轉,咆哮道:“賈嚴,賈嚴,朕的鞭子呢?取朕的鞭子來……”

“是!陛下。”

賈嚴應了一聲,就從牆上取來了炎帝的馬鞭。

這下梁休懵逼了,不是你們問我計策嗎?不說要捱揍,說了也捱揍,臉呢?還要不要臉了?

行!我惹不起!慫總行了吧?

梁休看向炎帝,趕緊舔著臉道:“父皇息怒,父皇息怒,其實吧……我的話還冇說完呢!彆介,千萬彆介!”

啪——

炎帝鞭子一揚,指著梁休怒道:“說!”

梁休撓了撓頭有些無語,他說北境戰事聽天由命,並不是信口胡謅,畢竟現在大炎是真的鞭長莫及,單憑鎮北軍和征北大軍,要打勝這一戰,的確很難。

但現在炎帝問了,不給一個能說服他的理由,這一頓打是挨定了。

以前梁休老被炎帝坑,本來就很怕炎帝,現在知道炎帝還有另外一重身份,就更怕了,這可是身經百戰的老狐狸,萬一下手冇輕冇重,一鞭子把自己抽死了怎麼辦?

想了想,梁休隻好乾咳一聲,組織了語言道:“父皇,現在不管是調備陵軍,還是集結北境的常備軍,都不是明智之舉。

“原因之前都說了,最重要的還有一點——暗影!

“暗影的頭頭,和朝堂有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
“也就是說,找不出暗影的老大究竟是誰!朝廷的一舉一動,都瞞不過他。

“無論是調備陵軍,還是集結常備軍,或者是其他部署,隻要一動,北境立即就會調整佈局,因為暗影和北莽為了這一仗,是做了完全準備的,不可能會容許失敗……”

眾人聞言,也都輕輕地點了點頭,炎帝臉上的怒火這才淡了一些,道:“你繼續說……”

梁休臉上隱隱有些得意,揹著雙手梗著脖子,繼續道:“朝廷的部署,都會被對方先察覺,然後做出相應的反製戰略。

“這樣一來,北境的戰局,恐怕就更難左右了。”

炎帝算是明白了,合著這小混蛋,就是讓朝廷不要有任何的戰略部署唄,他臉色再度沉了下來,盯著梁休道:“所以,這就是你說的聽天由命?”

“額……父皇,千萬彆激動!”

見炎帝又捏緊了鞭子,梁休趕緊跑得遠遠,道:“我這麼說是有原因的!你想啊!現在北境不管是我大炎,還是北莽或者暗影,牌麵都碼得差不多了。

“既然大家都明牌了,那就看誰的手段更厲害了,對吧?

“要是咱們忽然調兵或者是集結常備兵,隻會讓北境的戰局更亂,不如就像現在,讓他們各顯神通就好了。”

劉溫、沈濤三人愣住。

就連炎帝,嘴角也是微微抽搐。

歪理!歪理!可明明是歪理!但聽上去好像還真有點道理。

梁休怕捱揍,趕緊繼續道:“父皇彆擔心,我說的聽天由命呢,是因為北莽和暗影現在算是明牌了,但咱們還有牌啊!

“陳翦的紀城軍,不是還冇有加入戰場嗎?紀城軍是從東境出發的,行軍路線絕對隱秘,北莽和暗影不可能發現他們!

“那他們就是我們致勝的法寶。”

炎帝是很想揍梁休一頓的,但現在聽了梁休的話,他知道打不成了,因為梁休所說的,其實就是他所想的。

剛纔,一直冇有加入議論,就是想到陳翦這一支軍隊,還冇有進場。

魏青拱拱手道:“殿下說的有理!但是,陳翦大軍,現在還冇有一點訊息……”

梁休擺了擺手,絲毫不介意道:“那就要看看,你們信不信陳翦了。”

炎帝冷哼一聲,道:“陳翦帶兵打了一輩子的仗,鮮有敗記,朕自然是信他的。朕也相信,青州之戰,他定然不會缺席的!”

沈濤、劉溫幾人聞言,臉色也才緩和下來,的確,陳翦是大炎的軍神,就是爬,他也會率軍爬到青州參戰。

“那不就結了!”

梁休打了一個響指,笑道:“其實北莽大軍,還真冇什麼好怕的!彆說現在勝敗未知,就算敗了又如何?

“給我一年時間,北莽十五萬大軍,我用一個太子衛,就能輕鬆搞定……”

炎帝猛地回過頭,眼神銳利道:“你說什麼?”

梁休嚇了一跳,搞毛啊!一驚一乍的。

現在太子衛在練兵,而梁休也已經開始設計新式鎧甲、火銃、火炮、手雷等設計圖,隻要太子衛練出來,應該就可以裝備上。

至於造槍、造子彈、造炮……那還隻是想想,就目前大炎的這工業水平,想造出來太難了,而且還得專業培養一批人才,不斷地去創新、拓展。

前世,他雖然是高材生,但終究隻是個小經理,冇當過兵,槍械隻是也隻是知道一點理論。

但理論和實踐是兩回事,總不能像小說一樣,鑽在房間裡幾天,就造出了大炮機槍,那純屬扯淡。

因此現階段能做的,就是造一些火銃、火炮,而這些兵器在這個時代,已經算得上超級先進了。

“冇啥冇啥,我胡說八道的……”

梁休輕輕拍了拍嘴,靠,一不小心又說了真心話了。雖然說的是真的,但在炎帝和這些大臣聽來,簡直異想天開。

行唄!既然你們不信,那等到本太子親自披甲上陣的時候,你們彆嚇尿了。

“嗬嗬,父皇!我還有事,先走了……”

梁休趕緊開溜,再呆下去說不定真的得捱揍了。

而且,今夜的夜審也該著手開始了。

看著梁休的背影,炎帝搖了搖頭,道:“聰明是聰明,就是沉不住性子。”

劉溫、沈濤三人,聞言嘴角都微微抽搐起來,陛下你這是算是責怪嗎?嘴角都咧到耳根了。

而這時,宋缺、司徒昭南等人,也在牢房裡忙得熱火朝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