鐘先生一怔,道:“殿下的意思是……禹州?”

發泄一通之後,譽王的心緒已經好了很多,他點點頭道:“嗯,去禹州,發展自己的勢力。雖然去禹州天高皇帝遠,但譽王正值青壯,在位二三十年也難說,本王還有機會。

“剛好,去禹州看看,那蠻荒之地,是否真如太子所說的富裕。”

對於京中的局勢,死而複生的鐘先生其實比譽王看得還清楚,現在譽王想通了,他也樂見其成。

他衝著譽王拱了拱手,道:“既然殿下已有了決斷,我願誓死追隨。”

譽王點點頭,也拱手鄭重道:“禹州多荒涼,多匪患,日後,還多仰仗先生了。”

秦鐘立即跪了下來,雙手貼著額頭跪在地上,也鄭重道:“定不辱命!”

“好了!先生不必行此大禮。”

譽王將鐘先生扶起來,笑道:“這次去禹州,除了本王的府兵外,本王還會向陛下討要一支千人軍隊,以備不測。

“但禹州是蠻荒之地,府兵還需要先生走一遭,稽覈一下!有不願意隨本王去禹州的,就放他們離去吧!”

燕王這次學乖了,他要帶走的人,必須是跟他同心同德的人,不然有一天自己兵強馬壯了,忽然又蹦出來將領是燕王的人,那豈不是又成了替他燕王養兵嗎?

秦先生點點頭,但想到案子的訊息,又道:“那李燦送來的訊息,我們如何應對?”

“依先生之言呢?”

譽王虛心求教。

秦先生沉吟了一下,道:“既然李燦是燕王的人,那給我們放出這訊息,明顯就是想要投石問路。

“燕王是吃準了殿下的性子,知道有這樣能折騰太子的機會,肯定不會放過。”

譽王點點頭,嘴角有些自嘲道:“的確,如果不是嶽父大人的調查報告,本王聽到這樣的好機會,加上對太子的怨恨,自然會動手的!

“隻是現在知道了真相……他居然還想利用我,還夠陰險的。

“對了,先生之前說太子攤上的大案,是什麼?”

秦鐘進來說得有些籠統,譽王隻知道梁休又攤上事了,隻是具體是什麼事並冇有細說,秦鐘隻好將梁國公府的案子,仔細地說了一遍。

譽王聽得目瞪口呆,聲音倏地拔高道:“這傢夥……怕不是瘋了吧?這麼搞不怕世家大族造反嗎?”

秦鐘搖搖頭,有些無語道:“太子殿下的自負,殿下是知道的!像這種事他不知道還好,他知道了,不查出一個真相,恐怕不會罷休。

“所以,我的意見是!坐山觀虎鬥。

“李燦想讓我們煽動百姓鬨事,把案件公開話,明顯就是想要我們去做這件事,去承受陛下的怒火。

“既然現在我們不做,那燕王肯定會自己去坐的……”

以譽王現在的處境,是多做多錯,最好什麼都不做,不然一點收尾冇有收拾乾淨,被查出來,他肯定是要遭殃的!

坐山觀虎鬥,無疑是最好的選擇。

但譽王手撫摸著下巴,搖搖晃晃地在書房裡踱步,他雖然喝得半醉了,但意識依舊很清醒。

仔細地沉吟了一下,譽王回頭看向秦鐘,道:“不!被燕王利用了這麼久,是該收收利息的時候了。

“讓人跑一趟,把這訊息告訴太子。”

秦鐘聞言怔住,對他來說,這完全是多此一舉。

以太子的性格,他肯定是有後招的,就算譽王把訊息透露給太子,太子也不見得會領這個情。

“先生!你是覺得本王是多此一舉嗎?”

譽王知道秦鐘的想法,笑著看向秦鐘。

秦鐘也冇有隱瞞自己的想法,點點頭道:“是的!我覺得殿下現在,還是什麼都不做的好……”

“先生!本王心胸狹隘,是向來有仇必報的。”

譽王抬手打斷秦鐘的話,眯著雙眼道:“先生以為……太子審理此案,甚至抓著此案和權貴豪族間死磕,真的隻是同情那些女子的遭遇,要伸張正義嗎?”

交手這麼久,秦先生對梁休做事的風格,還是有一些瞭解的,雖然看似不著調,但所有事情連接起來後,目的性是非常的強的!

譬如和青雲觀的交鋒,雖然名義上是太子和青雲觀的鬥爭,但真正的目的呢?是民心,是皇族和青雲觀,在爭奪民心。

那現在的案子,自然就不會是伸張正義那麼簡單了。

不是伸張正義,那他的目的是什麼?連皇帝都不惜和權貴翻臉,也要支援呢?

忽地……

秦先生猛地抬起頭來,聲音尖銳道:“律法!!”

譽王點點頭,道:“對,就是律法。如今的京都,雖然是天子腳下,但是律法崩壞,幾乎是權貴子弟的天下!

“既然如今百姓歸心了,那太子肯定就是想要藉此案,給京都立立法。”

秦先生畢竟和譽王相處多年,彼此之間是有一點默契的,結合譽王的話,他瞬間就明白了譽王的意圖,攥著拳頭道:“殿下是想……藉著太子的手,報仇!”

譽王笑了,笑容猙獰可怖:“這麼多年,燕王在本王的身邊埋下了這麼多釘子,每一顆都像是釘在本王的心頭。

“這件事,是本王最大的恥辱!如果過拔掉,將會是本王畢生的夢魘!

“太子不是要給京都立法嗎?一些權貴子弟怎麼夠?本王準備給他送上一份大禮!”

鐘先生聞言,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,道:“殿下是想……把這些大臣這些年收受賄賂、強搶民女、蓄意謀害對手的證據,交給太子殿下嗎?”

如果真是這樣,整個京都可不僅僅是風起雲湧了,而是驚濤駭浪了。

譽王舔了舔嘴唇,道:“是啊!這些人的位置,都很重!這一次,本王就給他端掉半鍋。太子的胃口大,本王就撐死他!至於燕王,損失掉這些人手,也足夠被他疼的了。”

秦鐘聞言嘴角直抽搐,這麼多人,都是燕王花費大代價,一點一滴的拉攏和培養起來的……

這麼多人被一鍋端,何止是疼啊!燕王估計得氣得吐血好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