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王和譽王之爭,說直白點,就是炎帝為了平衡朝局,刻意扶持起來的兩股勢力而已,至於梁休,以前一心在學問上,就是個方外之人。

這就有點像明朝時,朱棣常給漢王說的“世子多病,汝當勉勵”,於是這兩個傢夥,就為了儲君之位爭得你死我活。

不同的是,康王內斂,善於心機,而且處事沉穩。

譽王卻剛好相反,性格張揚,鋒芒畢露,藏不住事,隻要是有心的人,看一眼就知道他想要乾嘛!

當然這是性格使然,並不是說他愚蠢,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他都有獨到的見解,不然也不會被炎帝選中扶持。

隻是因為這性格,彆說連到最後炎帝也扶不起來,就連他一派的官員也有些受不了,誰也不希望自己的主子,是一個不聽從意見、獨斷專行的人。

不然,也不會燕王勾勾手,他身邊的人就幾乎成片成片地倒過去。

隻是倒戈是倒戈了,但他們的把柄還留在譽王的手中,譽王又是個不願吃虧的主,哪裡會容忍他們背叛,既然梁休要立法,他就借梁休的手,拿這些人開刀……

殺幾個權貴子弟,哪裡有殺朝中大臣來得刺激。

譽王撫著下巴,望著昏沉沉的天際暗暗想著。

秦先生也被譽王的想法嚇得夠嗆,這哪裡是讓太子立法?這簡直就是讓太子走刀刃好吧!不過想到這些天在太子手上吃的虧,心頭還是暗暗酸爽。

隻是很快,秦先生的眉頭又微微皺起,道:“殿下!這些證據一旦交出去,恐怕會牽扯到你!”

這些年,這些官員的私底下的灰色交易,幾乎都有譽王的一份,如果曝光出來,譽王肯定也會牽連其中,豈能逃脫。

但是譽王現在一點的都不在意了,聽到秦先生的話他便笑了起來,舔了舔唇道:“自然會被牽連,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做法。

“但是那又如何呢?這些年本王雖然囂張,但除了針對太子,可從未參與他們陷害忠良、強搶民女的事情之中。

“是!本王是拿了錢,也得了不少好處!但那頂多也就是個包庇之罪。

“現在本王已經被貶成了君王,難不成還能更糟糕不成?”

秦鐘想了想,好像還真是,譽王現在的身份已經是個郡王了,現在又讓他去處理西部的問題,不可能連這個郡王的頭銜也給他拿掉。

這樣的話,他在西部就冇有任何的影響力了。

而如今,炎帝聽了太子的話,明顯是對蠻荒之地勢在必行,而譽王,就是不二的人選。

“還有一點……”

譽王看著秦先生,笑了笑道:“現在除掉這些叛徒,朝廷會補充上來一些新鮮的血液,如此一來,燕王就不可能做到一手遮天!

“隻要他做不到一手遮天,那這皇位之事,誰坐還尚未可知呢!”

秦鐘很少能看到譽王有這樣的見解,心說看來將軍這當頭棒喝,是將他給打醒了,隱隱的,秦鐘反而對西行之事,忽然有了一絲的期待。

譽王或許……真的能在西部大放異彩!

他雙手抬起,鄭重地拱了拱手道:“殿下聖明!我這就去辦!”

話落,秦鐘就轉身往門外走,譽王眸色一凝,道:“先生,你準備一下,為了不節外生枝,我們儘快出城,前往禹州。

“至於通知太子一事,本王親自跑一趟……送禮嘛,自然是要親自送,才顯得禮貌!”

秦鐘聞言,嘴角微微抽搐起來,殿下你那裡是想要禮貌,你這明明是想當麵報這貶黜之仇吧!真不知道太子知道事情的真相,臉色會是何等的精彩!

“是!”

秦鐘應了一聲,下去準備馬車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青州城外,鶴歸山中。

整片山脈戰火熊熊,遍地殘屍,激戰了一天的鎮北軍和北莽大軍,卻還在拉弓挽箭、刀劍相向……

隻不過,此時卻陷入了對峙之中。

不久之後,雙方的軍陣前,各有一騎走了出來,正是康王和拓跋濤。

此時,康王一身血紅鎧甲,腰跨寶劍,手持長槍,看上去威風凜凜、氣勢凜然。相比之下,拓跋濤就不叫隨意得多,冇有帶佩刀配件,隻穿著一身黑色的大髦,不僅隨意,看上去還有些慵懶,目空一切。

兩人在軍陣十步之外停了下來,都彼此相望著,誰也冇有開口。

氣氛沉默著。

許久,拓跋濤才笑了笑,打破沉默道:“你降!孤王留你一命,如何?”

康王嘴角一揚,反唇相譏:“怎麼?狼主這是求饒嗎?打不下去了?還是冇信心打了?”

拓跋濤也冇在意康王的話,雙眸微眯道:“孤王素來仁慈,這是想讓你鎮北軍留個火種。再說,孤王手中現在有二十萬大軍?何懼之有?”

康王眸色微凝,二十萬大軍?看來拓跋濤的確是增兵了,他嘴角微挑道:“那又如何?狼主若真能一舉攻破本王的大營,何必還在陣前與本王會晤?

“若你大軍真有能力攻破本王的大營,擒住本王跪於麵前問話豈不快哉?

“狼主現在這般說辭,不過是想要擾我軍心罷了!”

說到這裡,康王長槍微微抬起,指著拓跋濤道:“你有二十萬大軍又如何?本王承認,北莽的騎兵驍勇善戰,但在這樣的地形,你騎兵還能發揮作用嗎?

“既然騎兵發揮不了作用,你的步兵在本王眼中真冇什麼威脅。本王就不信,狼主連這麼簡單的優劣勢都看不出來吧?

“北莽大軍人多,但來自各個部族,難以形成有效的配合!

“但我鎮北軍,人數雖然少,但彼此之間配合默契。在這樣的地形,都是能以一當十的存在!”

拓跋濤聞言眉頭微皺,卻冇有反駁康王的話。

康王如今的部署,是把左後衛佈置在兩麵,成犄角之勢,而前鋒部隊則居中側應,可以說是把地形運用到了極致。

如此一來,幾萬大軍來回攻擊,都被康王的鎮北軍給打了回去,用最小的戰損,打出了最高的傷害。

迫使他……不得不親自來會會康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