兵法有雲,圍師必闕,窮寇莫追。

隻有給對方一條能看到的活路,才能逐個擊破,最大化的擴大戰役戰果,還不至於讓對方殊死一搏。

可惜的是,拓跋濤胃口太大了。

他手中有十五萬大軍,又後續從後方調來了五萬,企圖一口吞掉鎮北軍的同時,拿下青州,打掉徐繼茂的征北大軍,一仗定北境。

當然,他下這麼大的注是有原因的,那就是炎帝中了安然的毒,算下時間,活不過兩個月了。

炎帝一死,大炎必定風雨縹緲,朝廷之上燕王、譽王以及太子,為了爭位,肯定會鬨得血雨腥風,肯定無暇顧及北境之戰。

而待得大炎內部平定了,大概也是兩三年之後……說實話,如今的大炎,除了炎帝和老對手康王,能讓他稍微有點戰意。

燕王或者譽王,在他眼中隻是兩隻躲在炎帝的身軀下,衝著外齜牙的小狼罷了。

至於太子……他連提起的興趣都冇有,哪怕安然的情報中說太子不可小覷,他也絲毫不在意,一個在朝中冇有一點根基,十幾年來被兄長玩弄於股掌之中的小太子,能有多大的威脅?

對他來說,最大的威脅,就是鎮北軍。

如今的鎮北軍,就是他稱霸中原,鐵蹄踏遍大炎天下的絆腳石,因此戰役打響後,他便一步步地設計,把康王的鎮北軍引入絕境!

但是,正如康王所說,鎮北軍雖然兵力少,但配合默契,進退有據,他用多餘鎮北軍兩倍的兵力,打了一天一夜,不僅冇有打掉鎮北軍的銳氣,反而讓鎮北軍越打越勇。

拓跋濤雖然自負,甚至不在乎戰損,但見到這樣慘烈的戰事,也不由暗暗心驚。戰打到這一步,他很清楚鎮北軍所有將士在康王的帶領下,都已經做好了殺身成仁的準備。

瓦解不掉鎮北軍的士氣,仗打下去依舊能勝利……但需要無數人命來填。

“你說得不錯!鎮北軍的配合,的確讓孤王佩服。”

拓跋濤攤開雙手,戲謔道:“但那又如何?如今鶴歸山內,彙聚了孤王千軍萬馬,再打下去,本王消耗得起,但你鎮北軍消耗得起嗎?”

康王舞著長槍,冷笑道:“鎮北軍隻有站著死的,從未有跪著生的!拓跋濤,你也無需裝著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。

“今夜你我陣前休戰相見,理由是一樣的!都是為了拖延時間。

“你想引誘本王出來,企圖調開本王的注意力,短暫休戰調整戰略……此舉,也正和本王之意。”

拓跋濤聞言,雙眸微凝。

他前來見康王,除了企圖瓦解鎮北軍的士氣,正麵拖住鎮北軍外,另外一點,就是給側麵迂迴的部隊,爭取時間。

當然他知道康王久經沙場,這種事自然是瞞不過康王的,因此聽到康王的話,他也冇有多大的震驚,聳聳肩道:“哦?是嗎?那本王倒是想要聽聽,康王殿下現在又準備怎麼破局呢?

“如今孤王側麵的大軍,恐怕已經完成了對鎮北軍的合圍了……”

康王笑了笑,道:“是有了破敵之策,不過在這之前,本王有幾件事倒是挺好奇的,還請狼主不吝賜教。”

拓跋濤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康王盯著他繼續道:“青州城,征北大軍……”

這和拓跋濤預想的纔不多,況且現在幾乎已經勝券在握,拓跋濤沉吟了一下也冇有隱瞞,點點頭道:“康王殿下不已經有了答案了嗎?不過既然殿下想要從孤王口中求證,那孤王說說也無妨!

“不錯!青州城在本王的內應的幫助下,已經於三個時辰前破城了,如今本王的數萬大軍,正在城中和鎮北軍的留守不對激戰,相信用不了多久,就會有捷報傳來。

“至於徐繼茂的征北大軍,嗬嗬……本王也從後方調了五萬精銳,繞過青州,翻過雪山,在龍鱗山峽穀一帶設伏。

“算算徐繼茂的行軍速度,再過不久,戰役就會打響了……”

康王聞言心頭頓時涼了半截,事情果然如他猜測的一般,拓跋濤果然是外援,能夠從青州城內,打破影子和謝寧的防禦,足以說明這外援的強大!

如此,青州城恐怕就真的保不住了,就連徐繼茂的征北大軍,也極有可能會在龍鱗山大峽穀被伏擊全殲。

如此一來,北境危矣。

雖然心頭震撼,但康王也是從戰陣中廝殺出來的,臉上卻冇有多大的變化,盯著拓跋濤道:“好算計!好謀劃!但是……還不夠。”

“哦?”

拓跋濤微微一凜,道:“敗局已定,難不成康王殿下還有什麼迴天手段?還是康王殿下想說……北境諸城,還有十萬常備兵冇有集結呢?

“就算十萬常備軍集結了又如何?一群烏合之眾,也能抵擋得住孤王的鐵蹄嗎?”

康王聞言,嘴角微揚,長槍指向拓跋濤道:“拓跋濤,你不用套本王的話……不過有些事,本王倒是可以告訴你!

“首先,你應該也發現了!你犯了一個最致命的錯誤,就是分兵……”

拓跋濤眸色微凝,指尖下意識地戳著掌心。

康王看著他,繼續道:“如果本王是你,集結大軍一舉拿下青州,將青州成為進攻的踏板!

“然後,趁著士氣正旺,十萬兵力直接正麵衝擊毫無防備的征北大軍,至於本王這五萬大軍,隻要派兵阻擊即可。

“因為往北,是你北莽的地盤,你想要吃掉本王手中的這五萬鎮北軍,可以再從北莽調兵合圍即可!

“可惜的是,你太過自信錯判了目標!也低估了青州的價值。

“反而把主要的兵力,去打增援的征北大軍和圍剿本王手中的五萬鎮北軍,怎麼樣?現在是不是感覺處處受製?”

康王笑了,嘴角充滿戲謔,道:“青州留守有三萬大軍,本王看過你的戰略部署圖,青州城外,隻留下了近六萬的兵力。

“哪怕你城內的內應,有一萬人,兵力也不過是一比二,憑藉這點人,你想要徹底掌控青州……不可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