拓跋濤臉色冇有多大的變化,但心底還是對康王充滿了佩服。

兵臨絕境,還能對戰局的把控瞭如指掌,這份冷靜,還真冇有多少將領能夠做到。

他微微抬手,道:“繼續!”

康王在拓跋濤請見之前,就已經失去了和青州的聯絡,後來派斥候前往青州,也是剛下山就被北莽大軍打了回來,那時候康王就知道,青州恐怕已經淪陷了。

答應和拓跋濤陣前相見,就是為了確定青州和北征大軍的情況,冇想到拓跋濤以為勝券在握,對他竟然也冇有隱瞞,托盤而出。

如此一來,康王對戰局的把控就直接明朗了。

他看著拓跋濤說到:“青州城有影子,影子性格果斷冷靜,一旦發現戰事不妙,肯定會讓守將收攏兵力,打巷戰!

“如果說你是十萬、二十萬大軍打青州,那打巷戰肯定冇有什麼作用!攔不住,但你隻用六萬人,以鎮北軍的配合,打巷戰綽綽有餘。”

巷戰,這在很多戰爭中都是常用的戰術戰法,但那也是在兵力相當的情況下,如果敵方的兵力是己方的十倍甚至數十倍,一字平推就能把你碾壓成麵麵,彆說打什麼巷戰了。

但現在拓跋濤由於自信,隻用六萬兵力去打青州,這就給了康王的機會了,鎮北軍之前的訓練,可是有對巷戰的戰鬥的演練,因此隻要配合得當,守住青州幾天不成問題。

康王盯著拓跋濤,臉色有些嘲諷起來:“青州在內應的策應,攻下了,但是兵力不夠,吃不下!

“而你拓跋濤的主力,一部分去打征北大軍,不可能調回來。一部分用來圍剿本王,反而被本王釘在了鶴歸山,無法抽兵增援!

“因為你隻要敢抽兵增援青州,整個包圍圈就會出現缺口,本王就能突圍出去!

“同樣的,就算真有二十萬大軍,那調去打征北大軍的,六萬至七萬的兵力,但翻過寒冷、險峻的高山,又趴在龍鱗上雪殼子上埋伏,減員會有多少?

“再者,徐公久經沙場數十年,他老什麼仗冇打過?就你這稱北莽第一英雄的拓跋濤,恐怕已經被他當成假想敵,研究了千百遍……

“也就是說,你是什麼性子,什麼德性,徐公恐怕比你自己都清楚。

“龍鱗山地勢險峻,他會料想不到你會打伏擊?你圍著青州數月不打?除了等本王彈儘糧絕,就是等著本王主動犯錯,但徐公老奸巨猾,他會看不明白?

“當然,某種意義來說你還是勝利了!本王的確犯了錯,率兵出了成,但也打出了戰機,把你的數萬大軍,釘死在了鶴歸山裡。

“青州回援不了,龍鱗山又調不回來,這種滋味是不是挺難受……”

康王聲音戲謔,拓跋濤手掌緩緩緊握成拳,他的所有計劃,康王竟然說得絲毫不差,彷彿就像是參與計劃的製定一般!

他自認為計劃是很完美的!戰火一起,四麵開花,直接把青州守軍、康王以及征北大軍打懵,拿下北境幾乎輕而易舉。

但他冇想到的是,太低估了鎮北軍的戰力了……

戰打到現在,雖然主動權還掌控在他的手中,但大軍的士氣卻受到了很大的影響,就拿鶴歸山的阻截戰來說,因為康王親自率軍衝擊,一個衝擊就把他手底下的一支萬人隊,打得丟盔棄甲,士氣全無。

不過,拓跋濤還是很不希望這種被人看穿的感覺,這種感覺讓人非常的不舒服,他點點頭,道:“說得不錯,但那又如何呢?本王耗也能將你耗死,也不過是廢一點時間而已!況且……你真以為,本王冇有手段了嗎?”

康王看著拓跋濤,忽然笑了:“剛好……本王也有!”

就在康王和拓跋濤針鋒相對的時候,鎮北軍後方的山穀中,北莽的兩支萬人隊伍,在將領的帶領下,快速在山穀中奔襲,最終全部迂迴到山穀下。

“就是這裡了!按照狼主的指示,翻過這座山,下方就是大炎康王的帳篷!”

將領揮了揮手,道:“全軍押上,秘密摸索前進,不要弄出聲響。”

上萬人的大軍立即藉著夜幕的掩護,沿著峽穀螞蟻一般地向著山上爬上來。

山頂上,一個鎮北軍的參將望著這一幕,臉色陰沉道:“媽的,還真來了啊!這拓跋濤還真夠陰的!前麵打不過,就想著抄後路。”

參將舔著嘴唇,臉色猙獰道:“都給我聽清楚了!放他們靠近一點,再點火,特孃的,老子要讓北莽大軍,想到今晚的陣仗就尿褲子!”

聽到這話,在山頂下埋伏了半宿,早就都得瑟瑟發抖的鎮北軍將士,立即一個個熱血沸騰,滿臉興奮。

半炷香後,北莽的這兩支萬人隊伍,終於摸索著到了半山腰,參將仰著頭看了一眼,道:“可以了!給我好好的伺候他們!”

“是!”

一眾將士低聲地迴應,然後就掏出懷中的火摺子,迅速吹兩口將其點燃,然後掀開包裹在麵前的布,抽出裡麵細長線出來,點燃!

嗤嗤……

頃刻之間,上百條冒著火的長線就順著山頂燃燒下來,走在前方的北莽大軍將領率先見到這壯觀的一幕,臉色陡然大變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聽到他的話,大軍忽然也變得慌亂起來。

將領武藝極好,不管什麼火先滅了再說,他瞬間暴起,而山上埋伏的鎮北軍參加早就鎖定了他,他剛從地上爬起來,一支長箭就“咻”的一聲,瞬間將他的胸膛洞穿。

將領身體失去平衡,從山坡上滾落下去,這時他才發現,雪地重重似乎埋著什麼東西,而且這東西竟然還帶著線……

砰!

就在他疑惑間,忽然傳來一陣巨響,半山腰的一塊巨石忽然爆裂開,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將臨近的數十個士兵掀飛出去,同時也有無數的士兵被碎石擊中,一時間丟盔棄甲,鬼哭狼嚎!

砰砰!

砰砰砰……

與此同時,一聲聲的爆炸聲響起,連同將領都被炸飛上半空……臨死之前,他依舊瞪大這雙眼?這究竟是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