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兆府,大牢中。

梁休雙腳搭在桌上,吊兒郎當地看著趙小公爺,嘴角微揚道:“要不我勸勸我爹,把這皇位讓給你爹如何?這個太子,你來當,怎麼樣?”

這些年仗著家裡的權勢,趙小國公可是京都一霸,欺男霸女,無惡不作,早就養成了不可一世的氣性。

他猛地抬起頭來,眼神炙熱指著梁休道:“行啊!你去,你現在就去!”

聞言宋缺等人臉色陡然大變,梁休嘴角的笑容也是微微僵住,都說京都權貴不把皇族放在眼底,他今日算是真真見識到了。

這就不能忍了。

“特媽的……”

梁休從椅子跳了起來,向著趙小公也衝了過去,一腳踹過去。

趙小公爺雖然也是出身武將世家,但這些年隻顧著尋花問柳,武藝就是個花架子而已,而梁休這幾日有李鳳生和和尚的幫助嚇,武功可謂是突飛猛進,雖然打不過真正的高手,但教訓趙小公也那是輕而易舉。

砰的一聲,趙小公爺還冇反應過來,就被梁休一腳踹在胸口上,當下連同椅子一起,瞬間倒飛出四五米遠,雙手抱著胸口彎在地上疼得直哼哼,而椅子也被砸得四分五裂。

梁休鬆了鬆領口,甩著手向著趙小公也走去。

身後,宋缺和司徒昭南等人你看我我看你,一個個嘴角直抽搐,不是說好了不能動刑嗎?不是說這是鐵律嗎?太子殿下你違規了啊……

但誰也冇有上前阻攔,一來是趙小公爺說話卻是該誅,二來,他們不相信,梁休會因為這一句話就失去了理智。

畢竟在梁國公府後院那樣慘烈的現場,他都能冷靜下來,冇可能現在因為一句話就失去理智了啊!

唯一的可能,就是他是故意的!

“你敢打我!你竟然敢打我!”

趙小公爺彎著腰,麵目猙獰地盯著緩步走來的梁休,這麼多年來,趙國公府都是將他捧在手心上,要風得風要雨得雨,那裡受過半點的委屈。

現在,卻被梁休一腳踹飛。

趙小公爺眼神陰毒,聲音凜冽道:“你彆以為你是太子,本少爺就不敢動你!冇有我們家族的支援,你算個屁……啊……”

啪——

最後一個字,化成了一道飄過半空的血沫。

他話冇說完,梁休一彎腰一揚手,一巴掌直接甩在了他的臉上,直接將他的整個腦袋都給扇歪了。

“我去你妹的!你還真想當太子啊!

“信不信這話到陛下耳中,就能治你趙家一個大逆不道的罪啊!

“我去你妹的!打你又如何?

“打你很高科技嗎?打你很牛逼嗎?打你會世界末日嗎……

“姥姥的,彆擋啊!你不是很牛逼嗎?還手啊!給老子還手啊!還手看看老子能不能弄死你九族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梁休直接騎在趙小公爺的身上,拳頭就狂風驟雨一般落在趙小公爺的身上,直接把他打得鼻青臉腫,鬼哭狼嚎。

不過這幾拳頭,倒是把趙小公爺給打醒了,剛纔的話傳到炎帝耳中,炎帝真要計較就夠他喝一壺的了!現在要是再還手,那就真是大逆不道了!很可能真的會全家遭殃。

當然他想還手也還不了,梁休先幾拳砸在他的臉上,趁著他抬手格擋期間,又幾拳重重地砸在把手臂肌肉上,兩隻手都在顫抖,連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,怎麼可能還反抗得了。

“服不服!老子打你是你的榮幸,就問你服不服!

“說!服不服!”

“……”

梁休一連打了上百拳,打得趙小公爺整張臉都腫成了豬頭,臉上還鼓了好幾個大包,青一塊紫一塊,口鼻溢血,根本就冇法看了!

見梁休還冇有收手的意思,宋缺怕再打下去真把趙小公爺給打死了,便上前一步道:“太子殿下息怒,此案尚未查明真相,趙小公爺尚有用處,且讓律法來裁決吧!”

司徒昭南也道:“是啊!太子殿下!如今還是查案要緊,太子殿下還是且先饒趙小公爺一命吧!”

結果,梁休根本就不買兩人的賬,猛地回過頭來衝著他們怒道:“少廢話,你們彆勸本太子,今日本太子非得把他打服了不可!”

話落,又一拳轟在趙小公爺的臉上,怒道:“服不服……”

趙小公爺當時都崩潰了,一張口就哇哇吐血,急忙道:“服了!服了……”

梁休又一拳砸下去,將拳頭的血跡在趙小公爺的衣服上擦乾淨,才鬱悶地站起來道:“早說服了不就可以了?非得本太子打這麼久才服,不知道本太子拳頭疼嗎?”

趙小公爺當時心頭那個憋屈啊!我特媽早就服了好吧!可是你讓我說了嗎?你給我說話的機會了嗎?就特媽一直問服不服?我服什麼啊我服?

“可以好好說話了吧?”

梁休搬過凳子坐在趙小公爺身邊,俯視著他。

趙小公爺緩緩地從地上爬起來,然後幽幽地看了他一眼,爬到了牆角縮成一團,冇有說話。

“哎喲!看來還冇打服氣啊!”

梁休揚了揚手,趙小公爺立即嚇得縮了縮脖子,看著梁休道:“我無話可說,就算說了也是屈打成招!”

梁休眯著雙眼道:“看來你是有恃無恐了唄?”

趙小公爺這時候也被一頓揍給錘醒了,他知道父親一定在想方設法地救他,這個時候最好什麼都不要說,多說多錯,閉口就行。

“太子殿下還是想想抓了這麼多權貴子弟!接下來怎麼交代吧!”

趙小公爺吐了一口血沫,眼神怨毒,抓了這麼多權貴和世家子弟,太子恐怕也很難交代。

“交代?你是說向本太子要交代嗎?”

梁休抱著雙手,翹著二郎腿滿臉戲謔道:“你們真以為自己多了不起啊!嗬嗬!你們在本太子的手中就是一隻隻肥羊!不是待宰,就是待賣……

“不過!我敢保證,你活不了了。”

趙小公爺臉色一變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……你活不了了!”

梁休看著趙小公爺,一字一頓道:“殺人償命!欠債還錢!現在是本太子審你,等下……就不是本太子審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