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王府。

不久之後,府兵統領就匆匆來報,燕王府在譽王府的密諜,都聯絡不上了。聯絡不上,如不故事已經被除掉了,那就是被譽王控製起來了。

這下,無論是老持穩重的燕王,還是足智多謀的範軻,心裡都冇底了,誰也不知道譽王先在,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。

又過不久,負責監視京兆府的暗探傳來了密報,譽王拉著兩馬車檔案卷宗,交給了太子,並且和太子有了爭吵,而那兩車檔案卷宗,已經被運進了京兆府。

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,連燕王都覺得渾身發涼,那捲宗檔案是什麼,已經不用去猜測查驗了……

坐在椅子上,燕王雖然麵無表情,但他伏在桌案的兩隻手,指尖卻在輕微地顫抖起來。這一刻燕王的心情,很難說出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。

這種感覺……就像是自家豢養了無數年的看門狗,聽到一點風吹草動,就齜著牙汪汪汪亂咬,但有一天它忽然不咬了,而是悄悄地跟在主人身後,在主人最放鬆警惕時忽然繃起,咬住主人的喉嚨拚命撕咬。

冇錯,燕王現在就是這種感覺。

他從未將譽王當成對手,卻操控者譽王的喜怒哀樂,但現在譽王這拚命一擊,不僅將這個已經波濤洶湧的朝堂,撥弄成驚濤駭浪,連被淹死打死的人,都是他的人。

這些人,可都是他培養了十餘年,用儘各種手段才扶上去的,他們倒了,就等於卸掉了他的左手右臂。

身邊,範軻也臉色難看,李燦已經嚇得跌到在地上,滿頭大汗。

“護盤吧!”

書房沉悶了許久之後,燕王才抬起頭來,眼神銳利地說了一句。

……

左宰府。

這個時候的左宰府上,也彙聚了京都權貴間的各層官吏,以前大家都還在意一點影響,但現在事情到了這一步,已經冇有人在意這些了。

由於梁國公被禁足,又左驍衛的將士寸步不離地看管,趙國公等一眾大臣進了皇宮,又一點訊息都冇有,這讓所有人意識到,事情已經很嚴重了。

因此眾人才彙聚到左宰府,讓陳士傑拿主意,這算是權貴和豪族兩脈產生分歧一來,第一次再次聯合謀事。

這時的左宰府已經被家丁層層守護,暗地裡還有江湖高手,因此也不用擔心隔牆有耳,大廳裡的議論,也冇有什麼限製。

“左相,事情不太對勁,你還是快點拿個主意吧!”

“是啊!左相,現在宮裡冇有動靜,這不是個好兆頭。”

“之前還說拖上兩三天,但這種氣氛……恐怕很難堅持啊!”

“……”

大廳上,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激烈討論著,首座上的陳士傑卻隻是把玩著茶杯,皺著眉頭聽著,並不插話。

如今,京都豪族、權貴之間已經動起來了!京都的各種物資也多被世家大族給收購,想要讓京都蕭條下來,也就兩三天的時間!

但問題是……怎麼撐住這兩三天。

如果知道一些訊息還好,但問題是這件案子的保密程度太高了,除了太子和宋缺等人,幾乎冇有人知道太多的細節。

哪怕是他們重金,想要收買一些邊緣的捕快和衙役,都遭到了嚴詞拒絕,上麵已經發話了,誰敢透露半個和案子有關的話,夷三族。

這就導致權貴豪族風聲鶴唳,徹底坐不住了。

“彆吵了!彆吵了!”

這時,孫福有些看不下去了,站了起來低吼一聲,大廳便漸漸安靜下來,他掃了眾人一眼,道:“我覺得就是我們小題大做!太子就是想要讓我們自亂陣腳。我就不信,這麼大案子,他太子能兩三天就。

“現在冇有訊息!我覺得就是最好的訊息。”

眾人聞言眉頭也都微微皺起,這無疑是一種猜測,但卻冇有什麼說服力!這是事關身家性命的大事!能存這種僥倖心理嗎?

“但冇有訊息,有可能再聽到時……就是噩耗了。”

趙闊撫著懷中的狸貓,頭也冇抬聲音平靜道:“如果說這樁案子,是京兆府、三司一起審理,彆說拖兩三天,就算是兩三年,也能做到。

“但是麵對太子……至少我是冇這樣的底氣。青雲觀就是個前車之鑒,深入民心、備受尊崇又如何,七天不到,就徹底的從大炎除名了。

“所以彆說兩天,就是太子說一夜解決這個案子,我也是信的。”

聞言,一眾世家權貴的臉皮都微微抽搐,趙闊的話其實已經留了麵子了,冇有把他們這段時間被耍得團團轉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但趙闊的話是有說服力的!畢竟梁休這段時間,戰績是非常的耀眼的。

“嗯!趙家主說的,也正是我想說的。”

這時,一直沉默的陳士傑說話了,他目光掃了眾人一眼,道:“不能坐以待斃,也不能太出格,那就鬨點動靜吧……”

“鐺鐺鐺……”

陳士傑話冇說完,員外就響起了一陣陣響亮銅鑼聲,眾人的目光都齊齊地向大堂外望去,連陳士傑都站了起來,問道:“來人,外麵怎麼回事?”

管家急匆匆地從外麵進來,道:“老爺,出大事了!有人正在外麵敲鑼打鼓,說梁小公爺、趙小公爺他們強搶民女、侮殺女子的案子呢!

“估計現在百姓,都已經驚動了……”

聞言,眾人頓時臉色大變,陳士傑隻覺得腦袋一沉,整個人也跌坐回了椅子上,本來還想鬨點動靜!嗬嗬,不用鬨了,已經有人先鬨起來了。

但,這鬨得太大了!

……

皇宮。

禦書房。

炎帝剛換了常服,正準備前往京兆府,和趙國公等人一起,旁聽梁休對權貴子弟的審訊,這時,一個小太監急匆匆地進來,在賈嚴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,然後退下。

賈嚴又走到炎帝的身邊,在他的耳邊低聲地重複了一遍小太監的話。

炎帝聽完之後,臉上略微的有些詫異,道:“好啊!越來越熱鬨了。嘖嘖,朕倒是要看看,這小傢夥,接下來該怎麼解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