炎帝笑容和煦,賈嚴的嘴角卻輕微地抽了抽,他太清楚炎帝的性子了,這明顯又打算坑兒子,躲在一旁看戲了。

“可憐的太子殿下……”

賈嚴在心頭暗暗地低估了一句,想到京兆府之行,才道:“如今事情鬨大了,恐怕會影響到今夜的審訊,陛下還需要親臨旁聽嗎?”

炎帝哼了哼,有些帶脾氣道:“為何不去?朕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的計劃是什麼,自然要親自去看看他搞什麼鬼!”

說到這裡,炎帝嘴角微微一挑,道:“況且,不見到朕出現,接下來的戲,恐怕有些人會不知道怎麼演。

“鬨吧!反正都要死,不鬨……朕,怎麼殺得理直氣壯呢?”

炎帝已經大步往門外走去,雙手背在背上,看上去心情極好,他的聲音也並不大,並聽不出喜怒,在大殿上婉轉幾下便消失於無形了。

然而,饒是賈嚴跟了他幾十年,聽到這話還是脊背發涼。

言外之意,就是你們隨便鬨,鬨得越歡越好,我就當成看戲了,等你們戲演完了,那你們的腦袋也該搬家了。

而此時,整個京城街頭巷尾,都有人奔跑敲著銅鑼,原本已經沉寂的京都,也都在銅鑼中再度變得喧囂起來,很多百姓家中已經亮起了燈,而有些人已經披著棉衣,打開門栓出了門向外瞧去,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“大事!大事!梁國公府發生了天大案子,挖出了上百具女屍。”

“這些女人,都是被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強搶的,被他們生生玩弄致死。”

“如今這些人就被關在京兆府,官府想要大事化小,兄弟姐妹們!我們去找他們,要他們還我們一個公道,還死者一個公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不斷地敲打著銅鑼,在街頭蠱惑人心,而京兆府抓了很多權貴子弟的訊息,已經鬨得京都沸沸揚揚了,隻是因為什麼事眾人還隻是猜測,現在聽到這些話,一部分人相信了,但很多人還隻是半信半疑。

因為這一個月的時間,他們作為平民百姓,已經參與了很多事情,譬如青雲觀的鬥爭,譬如京都的叛亂……

而且梁休之前已經明確給他們說過了,他們要為自己而活,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,因為這極有可能是彆人的煽動、挑撥,到時候吃虧的是他們。

“我的囡囡啊!”

“天殺的,把我的囡囡還給我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然而,當閨女失蹤的女人,崩潰癱瘓在地哀嚎的時候,眾人心底的防線,就漸漸消散,心中的怒火也就漸漸地被點燃了。

憑什麼?就因為我們是百姓,手無寸鐵,毫無背景,就這樣任人宰割嗎?

很多人從家中走了出來,走到街上,默默地望著那些跪在地上,捧著臉痛哭的女人,臉上有些麻木,但眼神,已經明顯得有了變化。

“這還隻是梁國公府!其他大貴族、大豪門家裡麵,是不是也埋著上百具女屍呢?”

“你們家的閨女失蹤了,極有可能已經遇害,如今正沉屍枯井、或者埋在慌亂的地下,等著你們為他們討公道。”

“這都是官府不作為!掩護那些貪官,走,我們去京兆府,去梁國公府,我們去要一個公道!”

“……”

人群中依舊有人在奔跑呼號,煽動民心,但他們知道如今太子在京都百姓的聲望,自始至終,從未提到過太子親審的事。

街頭小巷已經聚集了很多人,還有很多人不斷地湧來,巡防營已經被驚動了,在街口拉起了網,亮著錚亮的長槍,堵住了街口。

而弓箭手,也已經占據了製高點,已經拉弓挽箭。

但巡防營也就三千人的編製,雖說職責是維護京都治安,但幾乎在同一時間,全城全區域發生了這樣的事,他們的人手根本就不夠。

兵力一分散,每一個藉口,也就隻剩下十幾二十人了。

此時望著一望無際的人海,巡防營的統領都額頭冒汗了,這件事若能和平解決,不引發騷亂,他的統領算是當到頭了!

但如果發生了動亂,死了人,那巡防營隻要帶點職位的,明早人頭可能都得被掛在城門口,祭天了!

“退後!”

“退回去,你們想要造反嗎?”

巡防營的士兵揮動著武器,厲聲怒吼,終究還是有些用的,至少彙聚的百姓,已經不在繼續向前,隻是看著他們的目光非常不善。

“蒼天啊!你不公啊!”

就在這時,城門樓子上,忽然傳來了一道蒼老而淒厲的聲音。

眾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地向上看去,隻見一個六十多歲,已經白髮蒼蒼的老人,正爬上了城牆,

他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,手指著天,怒髮衝冠道:“我一個小小百姓,地下螻蟻,我做錯了什麼?囡囡做錯了什麼?你要這樣懲罰我?

“囡囡,爹冇本事,幫你報不了仇!爹這就來陪你……”

話落,在一陣驚叫聲中一頭從城樓上跳了下來,血濺當場。

巡防營的統領見到這一幕,就知道完了,出了命案,場麵就控製不住了。果然,見到老人悲憤死亡,人群徹底沸騰了,群情激奮地就往街道外闖。

“走,我們去討一個公道!”

“衝,砸了那些貪官的家,我們要報仇!”

“……”

剛纔巡防營的士兵也被這一幕嚇到了,他們大嚷著讓百姓後退,但這時根本就冇有人理他們,直接就將他們衝散了。

而為了防止加劇矛盾,巡防營的統領也冇有下令讓士兵反抗,也冇有下令弓箭手房間,隻能匆匆收攏兵力,同時把情況上報,等上級的命令。

……

京兆府內。

得知外麵的情況後,宋缺、司徒昭南等人都齊齊站了起來,一個個臉色震撼。他們打算大案快辦,就是不想節外生枝,在百姓反應過來之前,定案結案。

但是現在,百姓還是捲了進來了……還真是越怕什麼越來什麼!

梁休揹著手來回幾次踱步,轉身一拳重重地砸在桌上,怒道:“真是找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