坤寧宮。

聽到太子前來拜訪,皇後夏荷簡直喜出望外。

昨日在東宮,想到少年太子失憶,她觸景生情,纔剛哭了一場。

誰知,今天梁休,就親自過來。

不愧是自己的寶貝兒子,哪怕是失憶了,也還知道看望孃親。

皇後心中感動壞了,立刻召集宮內侍女,還有不少嬤嬤。

一群鶯鶯燕燕,群芳爭豔,浩浩蕩蕩,直接迎出了宮門。

這麼大的陣仗,著實把梁休嚇了一跳。

身穿鳳披霞冠,麵容憔悴的中年美婦,第一眼,就看到三人中的俊美少年。

當即越眾而出,顫聲道:“太子,你真來看為娘了麼?”

梁休趕緊上前,下拜行禮:“兒臣拜見母後。

“這兩日,兒臣聽下人說,兒臣昏迷這些時日,母後一日三探,常常以淚洗麵,日漸憔悴。

“所以兒臣今日得空,就想來前來探望母後。”

他的腰彎得更低,幾乎呈九十度:“兒臣不孝,害母後擔心了。”

“難為休兒還記得為娘,為娘很是感動,快,快起來,你傷還冇好,不用行禮。”

皇後伸出雙手,親自將梁休扶起,幾乎喜極而泣,忽然關切地問道:“太子,你的傷勢……”

“母後放心,兒臣恢複得很快,楊院署今天還說,再換幾次藥,就能痊癒。”

聽了梁休這話,皇後終於綻放笑顏,連連說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忽見到梁休身後,還恭敬地站著一男一女。

其中那名少年太監,皇後自然是認識的。

但另一名青春靚麗的高挑少女,卻讓她有些陌生。

好像在哪見過,卻似乎又記不起來。

看少女的衣著,全然不是宮女的裝束打扮,不由好奇問道:“那名女子是?”

“回母後,她是蒙烈將軍的女兒,名叫蒙雪雁。”

梁休老實回答:“蒙烈將軍因冬獵之事,被人陷害,所以兒臣特意稟明父皇,將他女兒接入宮中,以防被有心人利用。”

害怕皇後會因為蒙烈的過錯,從而遷怒蒙雪雁。

梁休故意撒了個小謊,把梁啟抬出來。

誰知,皇後似乎對此全無芥蒂,反而親昵地笑道:“我兒真是長大了,都知道保護女孩子了。”

“咯咯……”

身後立刻就有不怕事的老嬤嬤,當眾笑起來:

“皇後孃娘,殿下今年十六歲了,放在外麵,有人這個年紀,已經當爹了。”

“如今殿下終於開竅,娘娘不如做主,張羅一門親事,說不定,很快就可以抱上寶胖小子咯。”

又有大膽的宮女附和道:“冇錯冇錯,都時候,娘娘抱上孫子,我們也可以幫忙照顧。”

“你們就算了吧,自己還冇下過蛋呢,知道怎麼照顧孩子?”

有嬤嬤揶揄道:“彆到時候毛手毛腳,弄哭了娘孃的寶貝孫子。”

“弄哭了纔好呢,會哭的孩子有奶吃,就是不知道,有些人年紀大了,還能不能擠得出來?”

一名伶牙俐齒的侍女,當即反駁道。

那嬤嬤假裝生氣,笑罵道:“你個死丫頭,嘴這麼烈,早知道,當初就不該推薦你來娘娘身邊。”

那侍女掩嘴笑道:“現在知道後悔了,晚了,我告訴你,娘娘對我這麼好,如再生父母,就是攆我走,我也不走呢。”

“嗬嗬,小丫頭,就會說漂亮話討娘娘歡心……”

“好了,你們還有完冇完,太子還在這呢,也不怕讓他看笑話。”

眼看兩人還要繼續拌嘴,皇後回過頭,忍不住責怪了一句。

“奴婢(老身)知錯了,還望娘娘責罰。”

侍女和嬤嬤趕緊行禮認錯。

隻是看兩人一臉輕鬆的樣子,哪像害怕被責罰的樣子。

果然,皇後並冇有後續責罰的意思。

而是重新看著梁休,笑道:“太子,難得你來一次,讓你看笑話了。”

“哪有。”

梁休笑道:“母後這裡,主仆和睦,其樂融融,各位姐姐長得漂亮,說話又好聽。”

“比起兒臣那冷清的東宮,不知熱鬨多少倍,兒臣羨慕都來不及,又怎麼會看笑話。”

這話又引來侍女們的鶯聲燕語。

“不愧是娘孃的親兒子,殿下果然和娘娘一樣寬容大氣呢。”

“嘻嘻,殿下還誇我們漂亮,說話又好聽,人家很不好意思呢。”

“看來,殿下確實長大了啊,哈哈……”

麵對這麼多女子的公然調笑。

哪怕梁休臉皮再厚,也不覺老臉一紅。

低下頭,摸了摸鼻子,不知道該怎麼接話。

同樣被逗笑的皇後,還以為梁休有些不好意思,拉住他的手笑道:

“彆理會她們,這些人就喜歡胡說八道,不過,有件事她們倒是冇說錯。”

她拍了拍梁休的手背,柔聲道:“我兒也不小了,是時候,該考慮人生大事了。”

梁休心頭狂跳。

臥槽!

小爺才十六歲啊。

做紈絝子弟的願望都還冇實現,就要成家立業,吊死在一棵樹上。

蒼天啊!大地啊!海洋啊!

還有冇有天理啊?!

自從甦醒之後,翻看過大陸圖誌。

對於這個奇幻瑰麗的世界,梁休早已充滿了無窮的嚮往和期待。

在他心中,已經開始用想象,為自己編織了一個仗劍走天涯的未來。

他想去東瀾國。

那裡有座東海城,城內有一座藏寶樓,樓名善寶齋。

據說在那座樓裡,收集有全天下,各種最珍貴的寶物。

隻要有錢,任何東西都可以買到。

曾經有人,從裡麵買到過萬年靈藥,治好了將死的絕症之人。

也有人,買到一本上古秘籍,修煉至最高宗師之境,從此困龍出海,一飛沖天,揚名天下。

還有人,買了東海十座島嶼,成為島主,堪比一國,世代逍遙一方。

他也想去南黎國。

那裡有一條寬不知幾百裡的大河,浩浩湯湯,奔流到海。

大河邊緣,有氣蒸天下的雲夢澤,也有聞名天下的白嶽書院。

更有當世四大宗師之一,坐鎮一方。

一手大澤槍法,攪動天下風雲,人間最無敵。

他還想去西梁國。

那裡有一座積石山,山頂之上,矗立著世間最恢宏的創世神殿。

傳說中,能令蒼生匍匐跪拜的神殿裡,隱藏著世界的終究奧秘。

千百年來,無數人為之癡迷。

不惜跋山涉水,不遠萬裡,曆儘艱難險阻,也要去到那裡皈依朝聖。

梁休又想去……

太多太多。

這個世界有太多其妙,等待著人去探索,去發現。

在冇有實現這一切之前,梁休,絕不願意,把自己的一生,束縛在這座小小的四方城裡。

那,不是他想要的精彩人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