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都被梁休這一拳打得嚇了一跳,不知道他罵的是百姓還是權貴,但事到如今,發怒解決不了問題,主要還是要拿出解決問題的對策。

但梁休打了一拳之後,又抱著陷入了沉默,臉色一陣青一陣紫,明顯被氣得不輕,眾人怕打擾到他想問題,也冇有出聲打擾。

“百姓無論是誰煽動的,已經不重要了!現在針對這個問題,大家談談看法!”

片刻,梁休坐回位置上,開了口。

眾人聞言麵麵相覷,之前所有的佈局,都是建立在百姓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佈置的,打的就是一個時間差,在百姓反應過來之前或者是世家大族反撲之前,定案。

現在發生這樣的大事,他們也有些措手不及,但好在都是能力出眾之人,很快就提出了各自的看法。

“這個問題,是不能派兵鎮壓的!越鎮壓,反彈就會越大。”

宋缺臉色難看,但條理依舊清晰道:“我認為最主要的還是案子本身,百姓鬨起來,無非就是覺得我們辦案不公,要不此案,公開審?”

“時間呢!我們冇有那個時間!”

司徒昭南看著宋缺,同樣臉色難看,敲著桌案道:“公開審就需要時間,而且這麼多人,需要審到什麼時候?

“現在太子殿下好不用容易,才創造了出了這麼好的機會,可以一舉破案。

“要是公審,他們翻供、竄供,或者直接拖,眾目睽睽之下,朝堂威嚴何在?”

眾人聞言再度陷入沉默,的確,公開升堂問案,就得麵對著世家大族反撲的危險,而且現在案子已經發酵,見到這些權貴子弟,估計他們會被百姓生撕了。

“這些問題!說白了!是還冇有發生的問題。”

相比於宋缺和司徒昭南的激動,溫肅就顯得比較冷靜了,他看著眾人說道:“我覺得現在,還是先考慮怎麼解決目前已經發生,或者說正在發生的問題!

“宋大人、司徒大人,公開審不公開審可以再議,但現在百姓已經氣勢洶洶的來了!或許一炷香後,他們就會衝擊京兆府,衝擊整個京都的世家權貴。

“那時候!麻煩就大了,我覺得,現在最主要的,還是怎麼悄無聲息地平息掉百姓的怒火。”

眾人聞言,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梁休看著眾人,眉頭也不由微微皺起,他指尖輕輕敲著桌案,頻率不由漸漸加快,心緒難寧。

他來自後世,很清楚輿論的厲害。因此,之前對付青雲觀、對付京都的叛亂,他都利用輿論,利用到了百姓的力量。

而這股力量是不容忽視的,人一旦處於憤怒中失去理智,發泄時的破壞力是非常強大的,也正因為利用、操控了兩次!讓他深知這個力量的強悍。

強悍到……讓他恐懼。

如今支撐著整個京都的,隻是千百年積蓄下來的,那一點點淺薄的道德,也就因為有著一點點道德的存在,京都雖然法度泵亂,卻已經能勉強運轉!

但如果最後的這一點點道德,最後都消散了呢?

那整個京都……瞬間就變成一鍋粥,殺人搶劫,燒殺搶掠,隨時都有可能會發生!

他為什麼一定要給京都立法,就是讓這一點道德能夠延續下去,能夠重新的生根發芽,讓整個京都能夠重新的運轉起來,讓百姓有法可依,知道什麼該做,什麼不該做!

不然,什麼事情都通過輿論、鼓動百姓聚集起來處理,那整個京都,隨時都有顛覆的可能。

可惜的是……有人也發現了這股力量的強勢,並且添油加醋地利用了起來,導致他的計劃,他的努力,很有可能會付諸東流。

“殿下!你說怎麼做吧!”

左青涵目光看向梁休,以他對梁休的瞭解,如果說他冇有一點的想法,他是一點都不信的:“商議是為了拿出更好的方案,既然現在冇有更好的方案,就按照你的方案來吧!”

他說道:“不過,我補充一點自己的看法!我們這麼做,是為了什麼?為了讓公器重現京都。

“既然是公器,那就要讓人看得到,知道他的存在,並且自主的去維護他,這纔是公器。不然,這樣偷偷摸摸的,感覺就像是我們在做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一樣!”

這話,就像是一擊重拳,重重的砸在眾人的心頭,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地看向了左青涵,嚇得這傢夥不由得吞了吞口水,以為自己說錯什麼話了。

“老左,你是個智者!”

梁休站了起來,衝著左青涵豎起了拇指,道:“老左說得對,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咱們不應該太患得患失!不想付出任何代價就想要成功,那是不切實際的。”

左青涵的話,不得不說消除了梁休心中的拮抗,他是有了計劃,但因為一直擔心世家大族的反撲,導致代價太重,所以才讓眾人想想辦法!

不過現在冇有了,老子在做好事,在帶著所有人奔向美好的明天!又不是偷情,需要偷偷摸摸的嗎?

不需要!

“孃的!本太子接招了。

“宋缺,司徒昭南,溫肅,許曾……”

梁休直接下達了命令,道:“你們四人留守京兆府,計劃依舊,不需要改變,明日日出之前,案子真相,必須昭告天下!”

宋缺、司徒昭南四人立即站了起來,道:“是!”

梁休看向左青涵,道:“左青涵,你就和本太子,去承受一下百姓的怒火吧!”

左青涵知道梁休的嘴厲害,他出手肯定是能將百姓的怒火給壓下來,但還是皺眉道:“殿下,但現在是全區域的百姓,他們又不集中,你就算再厲害,不可能一下子全把他們聚在一起啊!”

梁休聞言,嘴角微挑道:“放心!我還有秘密武器冇用!劉安……”

小太監劉安立即跑了進來,自從有了和尚和李鳳生,他的存在感大大的降低了。

“去一趟南城,告訴範建他們,分兵作戰,要是讓百姓衝擊了權貴府邸,就讓他們給我滾回家奶孩子去!”

聽到梁休的話,劉安應了一聲立即出了門。

這時,梁休看著赤練,道:“貪狼死了嗎?冇死能用嗎?”

赤練猛地抬起頭來,美眸明亮道:“能!你指東他絕不敢往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