貪狼是幽靈殿頂尖的殺手之一,與破軍、赤練、鬼牙齊名,是幽靈殿年輕一輩中的翹楚。

在麟洋湖一戰中,他手持鐵腕弓,愣是在萬軍從中,差點把梁休給報銷了。而為了救梁休,左驍衛幾乎在他手中折損上百人。

而他手中……隻有十隻箭。

也就是說,單憑十隻箭,他就在萬軍從中,不僅讓梁休寸步難行,還射殺了左驍衛上百名士兵,足以見其可怕。

如果不是掩護黑袍等人突圍,陷入了孤軍奮戰的絕境,被蒙烈撂倒,想要抓住他恐怕也得死傷慘重。

因此在梁休心中,貪狼是必死的,他不死,梁休就很難給那些在麟洋湖,為了保護他而戰死的左驍衛將士一個交代。

隻是這段時間,赤練一直拚命訓練軍隊,拚命示好,就是為了保貪狼一命,梁休才一直冇有下達處決的命令,依舊將其關押在天牢之中,而其他幽靈殿的餘孽,早已都被密諜司秘密處決了。

梁休冇有特意的去打聽這些事,但不知是炎帝有意還是無意,讓賈嚴將這些訊息透露給他,因此他也知道,在遊所為、老供奉等高手的合圍之下,原本本該死無葬身之地的黑袍、白袍等人,竟然殺出了重圍,逃了。

賈嚴說炎帝當時暴怒,然後把所有俘虜都殺了……但這說法,梁休是一點都不信的,連審問都不審問就殺?這明顯不是密諜司的處事手段。

除非,這些人已經冇有了的作用,或者,炎帝有更大的圖謀,不過這些梁休一點知道的興趣都冇有,嗬嗬!陰謀味太濃了,知道了肯定又被坑。

現在選擇啟用貪狼,也是梁休經過深思熟慮的,一是赤練的原因,他不想讓這個剛剛投靠過來,又儘心儘力的女人心生芥蒂。

二來,殺了貪狼,其實也就是泄憤而已,對大局冇有絲毫幫助!但是留著貪狼,那作用就大了。

如今大槍大炮造不了,但炸藥包經過工匠的努力,已經弄出來了,貪狼的鐵腕弓能射出一千多米,而且還是指哪打哪,這簡直就是一個移動的大炮,在攻城掠地肯定無往不利,這樣會給部隊,減少很大的傷亡。

梁休這纔有些捨不得……或許留這傢夥下來幫助殺敵,纔是對那些戰死的兄弟最好的安慰。

當然,梁休敢下這樣的決定,最主要的還是從赤練的口中知道,這傢夥有些心智不全,說直白點就是有些憨,不然梁休可不敢冒險,萬一這傢夥假降,找機會一槍滅掉自己怎麼辦?

“你讓人去一趟,把他接來……”

梁休看著赤練,臉色鄭重道:“這個地方,要他給我守住。當然,不止你們,等下恐怕宮裡的大內侍衛也到了,但你們不用理他們,聽我的命令就是!”

赤練用力地點點頭,臉上露出了笑容,這一瞬間梁休有點失神,說實話這個女人笑起來真的很迷人……

下達命令後,宋缺、司徒昭南等人也都下去準備,大廳裡隻剩下了梁休、赤練和左青涵,和尚始終隻是站在門外,並冇有進來。

見到梁休依舊坐在座位上想事情,已經站起來的左青涵有些鬱悶,不是說去麵對百姓的怒火嗎?怎麼又不動了,他叫了兩聲,梁休卻隻是搖了搖頭,說先等人。

很快,左青涵就知道梁休等的是什麼人了,門外傳來了甲冑的撞擊聲,他回頭望去,隻見李鳳生、陳修然正代領著一群人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李鳳生走在最前麵,陳修然和徐懷安分站兩邊,而在兩人的身後,還跟著二三十個人,這些人都身穿甲冑,年紀都不大,看上去也都才十七八歲的年紀,但各個精神抖擻,氣勢磅礴,而且他們的隊伍很整齊,步伐一致,看上去很有威勢,左青涵從未見過這樣的軍隊,一時間不由得有些失神。

而這時,這群年輕的軍人,已經經過他的麵前,甚至冇有看他一眼,當他回過神時,就聽到耳邊傳來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。

“報告司令員!第一野戰旅旅長陳修然,率第一野戰旅所有將領,前來報道!”

是陳修然。

左青涵瞳孔一點點地瞪大,冇有行禮,這成何體統?成何體統!

砰——

這時,所有人的腳後跟,重重地靠在一起,連坐在位置上的赤練也站了起來,一個個站姿挺拔,齊聲道:“司令員好!”

左青涵整張臉,瞬間拉成了河馬臉,那有這樣行禮的,這是大逆不道,梁休卻是滿臉笑容,心底那是一個美滋滋,老子當不成南山煤礦公司的總裁,弄個總司令還是可以的。

早在梁休給陳修然軍隊訓練大綱的時候,就已經對太子衛進行了改編,徹底的將太子衛的編製現代化了。

主要是他對這個時代的軍人的職位不瞭解,太多太雜,什麼遊擊將軍,校尉,騎都尉,指揮起來都很拗口好吧!

在戰爭打得白熱化的時候,“二營長,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拉上來”可比“校尉,快點給老子衝鋒”霸氣多了。

而這改革兵部呈報給炎帝的時候,炎帝更是如獲至寶,聽說興奮得一個晚上的睡不著,第二天一早就讓賈嚴親自傳旨,準許!

這相當是拿太子衛來當試驗了。

當然,刺激的同時,梁休還是覺得有些彆扭……頭髮太長了,應該把都把頭髮給剪了,但這個想法剛跳出來他還是掐滅了!這個時代信奉什麼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真讓他們剪了,估計得反。

但總體上,梁休還是很滿意的,這短短幾天就有這樣的氣勢,說明陳修然和徐懷安,是真的往死裡練了。

這些人當中,很多人是老麵孔了,都是一些猛虎幫和英武幫的人,當然還有不少是新麵孔,梁休並不認識。

“坐吧!”

梁休壓了壓手,眾人坐下之後,他說道:“你們當中一些是老相識了,一些我還不認識,這是第一野戰旅第一次軍事會議,都先介紹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