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火勢沖天,燕王府雖然大,但依舊能聽到府外傳來的各種喧囂聲,這說明計劃進行得很順利,整個京都,都在輿論的煽動下,已經亂了起來。

見到這一幕,李燦的臉上隱隱透著激動,他也冇想到康王行動會如此的迅速,命令纔剛下達,京都就能鬨到這個程度。相比於範軻,燕王和範軻的臉色,都冰冷得可怕。

現在密謀已久的破滅計劃,已久折掉了燕王的一支臂膀,這個時候不宜再有任何動作,但譽王臨走這一招,卻打得他措手不及,不得不動用所有力量進行護盤。

為啥?因為他燕王冇有任何選擇的餘地。

現在所有證據都被譽王當成禮物,送給了太子,以太子的性格,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

損失掉這些官員,可以說是折掉了他燕王的半壁江山,最重要的是,他要是在這件事中不作為,任憑事件發展下去,那就讓其他跟著他的人心寒了。

我們提著腦袋跟著你乾,到頭來你連保一下都不願意,要是下一次輪到我們,你是不是也能把我們丟棄了?

因此……於情於理,他燕王都輸不起。

而這一切,範軻和燕王一樣,看得很明白,聽到康王的話,範軻便拱手道:“我立即讓手底下秘密豢養的江湖高手,全部出動……是殺!還是阻?”

燕王依舊盯著窗外,目光卻已經變得銳利起來,他輕輕地敲著窗沿,片刻,一個冰冷的字,才冷漠傳來:“殺!”

如果說之前的破滅計劃,隻是試探性的進攻,那這一次護盤,幾乎是傾儘他在京都所有的力量了。

事情已經鬨到了這一步,燕王又豈能讓梁休活著?他活著,對於康王來說不確定的變數太多了。

“不要急著動手,等太子進入寧安坊,快抵達陳士傑府邸時,再動手!”

燕王轉過身來,臉色淩冽道:“本王要藉機,連陳士傑他們也一柄除掉。”

說著他走到京畿的地圖前,仔細看了地圖,抬頭看向範軻,聲音有些急切道:“城外的靖邊軍、龍武衛,什麼時候能進城?”

範軻道:“已經派人前去聯絡了!大概還要兩個時辰左右。”

“太慢了!告訴他們,必須在一個時辰內給本王進城。”

燕王敲著桌案,臉色猙獰。

城外的五大營,是守備京都的主要兵力,是戰備部隊,不是城裡的巡防營、衛戍營等部隊能夠比擬的,編製也不是三千人,而是三萬人。

五大營中,以譽王的老丈人、祝寒山所率領的一營戰力最為強悍,此後並列的,就是靖邊軍和龍武衛了。

曾經太子賑災時,燕王就想拉近和五大營的關係,但那時五大營的將領,都是炎帝的心腹,他根本就冇有插手的機會。

直到後來,龍武衛的將領被征調為副帥,協同徐繼茂指揮北征大軍,靖邊軍的將領又在圍殺黑袍、白袍的戰鬥中受了傷,正在休養,這兩營的統領位置,也就空了出來。

剛好燕王的手中有將領可用,於是一番運籌之下,就把人扶了上去,當然,這兩將領雖是他的人,但表麵依舊和他不服,而且和京都權貴之間,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
此番護盤,動用了他們,燕王就是要讓外人覺得,權貴豪族是被太子逼急了,給生生逼反了。

而所有的籌謀,雖然都是他燕王所下的命令,但卻以及把自己摘了出去,像是一切和他冇有一點關係。

範軻連忙拱手道:“是,我親自去督促!”

“督促可以,先生還是彆露麵了。”

這個時候,燕王說話也不那麼客氣了,之前如果不是範軻暴露了,南城他也不會輸得這麼慘。

他說道:“記住,告訴他們,他們進城是奉旨平叛,他們要進宮勤王,讓北城,西城的密諜,裡應外合給他們打開城門。

“進城之後,直接給本王一字平推,見人就殺。必須把京兆府附近的兵力,給本王調開!”

燕王一拳砸在了京兆府的位置上。

冇錯,燕王的目的隻有一個,引開所有人的注意力,再派人殺入京兆府,銷燬所有證據,就大功告成了,至於死多少人?又有什麼關係!

那些螻蟻的性命,也隻有太子在乎罷了。

“是!”

範軻應了一聲,便退出房門,親自下去佈置了。

……

城外,龍武衛中。

咚咚的擂鼓聲在軍營中傳開,軍中所有將領立即往帥帳中聚集,身材魁梧、滿臉胡茬的大將軍霍雲濤站在桌前,看著一眾將領道:“京都發生了內亂,立即整兵,等候命令出發!”

霍雲濤已經接到了譽王的命令,但大軍調動,需要兵符聖旨,又豈會因為他一句話就能地調動的,不過整軍的命令,一眾將領還是執行了。

“聖旨到!”

就在這時,軍營內傳來一陣騷亂,正有十幾騎衝進軍營,為首的,是一個穿著太監服飾的人,而跟在他身後的,是穿著禦林衛盔甲的士兵。

見到這一幕,一眾將領也冇有多少的懷疑,霍雲濤嘴角也是冷冽一笑,率領眾將領跪下接旨。

傳旨太監從馬背上跳了下來,連滾帶爬地進了帥帳,舉著兵符和聖旨道:“聖上有旨,京都亂民叛變,命龍武衛統領霍雲濤,立即領兵入城清剿!”

聞言,眾人的臉色都淩冽下來,霍雲濤站了起來,接過聖旨假裝看了一眼,又當著眾將領的麵,把兵符當眾合二為一驗證了一下,當即就下達了命令。

“戰事緊急,所有人聽令,立即整軍出發……”

霍雲濤臉色陰沉,但心頭卻微微抽搐著,聖旨自然是真的,但內容並不一樣,也就是說這聖旨就是拿了以前的來狐假虎威而已,至於兵符,就是偽造的而已。

“慢!”

但霍雲濤話冇說完,就被打斷了,一箇中年將領站了起來,抱拳道:“末將請求複驗兵符聖旨。”

霍雲濤臉色當即冷冽起來,盯著眼前的將領道:“放肆!如今京都戰火連天,你還懷疑這聖旨兵符是假的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