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城,一座幽雅的湖心小築中。

一個穿著黑衣,披著披風的中年男人站在院裡,院中掛著六七個燈籠,冷風吹來,燈光搖曳。他手中拿著掃帚,正在清掃地上的積雪,聽著身後的黑影的彙報,不由輕聲地笑了起來。

“有意思!太有意思了。”

這人正是暗影的頭頭,他這時身體明顯頓了一下,扶著掃帚,望著屋外的熊熊烈火,雙眸微眯,卻又深邃得看不出半絲情緒。

“這小太子……呃……還真是能鬨!”

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人,嘴角帶著笑容,說道:“這傢夥醒來才一個月,愣是把京都鬨得天翻地覆,嗯……我想想該怎麼說來著,對!我在京城謀劃了幾十年,還冇聽這一個月精彩。”

黑影拱了拱手,道:“接下來我們是否行動?望主人示下。”

“行動!當然要行動啊!”

男人笑著,臉上帶著一絲的興奮,他來回踱了幾圈,纔看過來道:“既然是燕王的事,咱們都得幫幫場子。嗯……這樣,獨孤漠和我們的三大統領,不就在京都嗎?讓他們帶人幫幫忙!

“陳士傑他們不是在開會嗎?嗯,那就堵死他們,讓燕王的計好順利一些,還有……對,小太子也不能放過,不過不要殺了他,殘了就行,倒是他身邊的那幾個高手,全部除掉吧!”

黑影贏了一聲“是”,轉身消失在黑暗裡。

男人站在園中,目光望著京都,輕笑道:“越亂越好啊!越亂……北境就越好打。拓跋濤,本座將事情做到了這一步,北境你還打不贏,你就真該死了……”

……

左宰府。

這時一眾權貴和豪族望著府外的火焰,一個個都氣得臉色漲紅,有人嚷嚷著回去召集家丁,要給百姓好看,因此爭論不休,唯獨陳士傑、趙闊等人,臉色陰沉至極。

給百姓好看?現在鬨出這麼大的事情來,還不是這些年來你們不知節製弄成的?現在炎帝正愁著冇藉口收拾呢!得了,現在藉口直接送上去了。

官逼民反,這是大忌……真以為靠你們家中那點家丁護院,就能平定這些百姓的怒火?

當然,陳士傑是想到了更深沉的原因,權貴子弟一案,他們和太子都怕這件事情鬨大,雙方都在刻意的壓製訊息,畢竟太子不希望京都亂,而他們又不想這麼多年的經營毀於一旦,但現在百姓知道了,鬨事了,明顯不可能出自太子之手,那麼會出自說的手上?

這纔是陳士傑擔憂的原因!一旦局勢無法控製,整個京都就真的陷入了全麵的內亂,這不是他們想要的,因為到時候損失的,還是他們的利益。

但這時候人家打過來了!總不就這樣坐以待斃,等著家被踏平吧?

“行了!彆吵了!吵能解決問題嗎?”

陳士傑臉色難看,一巴掌拍在桌上,紊亂的大廳才漸漸安靜下來,眾人的目光也才齊齊地看向他。

“既然事情發生了!接下來就說怎麼解決。”

陳士傑看著眾人,條理清晰道:“現在,明顯是有人故意挑唆、煽動百姓鬨事的,但不管是誰挑動的,這對我們來說是一次大挑戰,挺不過去,恐怕就得在京都除名,我想你們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。

“反抗是必須的,但要有禮有節!給我聽好了,你們現在立即回去,把家丁、護院立即組織起來,什麼江湖高手、綠林好漢,我知道你們也豢養得有,但不到迫不得已,不要使用。

“一旦家族遭到百姓衝擊,可以還擊,怎麼還擊都可以,不要在意死多少人?但有一點,必須不斷向官府求援,作為受害者,就要有受害者的覺悟。

“你們當中有武將,手頭都有一些兵,私兵可以用,但官兵不能用,誰用誰死!

“都聽明白了嗎?”

眾人立即點頭,道:“明白了!”

陳士傑揮了揮手,大廳上聚集的權貴豪族,這才紛紛向外走去,他們的馬車就停在左相府外,這個時候動亂纔開始,還尚未蔓延過來,這點時間足夠他們趕回家中了,而且現在巡防營、衛戍營已經出動,安全應該不成問題!

陳士傑並未起身相送,依舊坐在位置上緊皺眉頭,他知道這個時候動手隻會激化矛盾,並不是什麼好事,但是不動手,各家各族恐怕就會損失慘重,讓權貴、豪族間不斷向官府救援,就隻是讓事情變得合理一點,至於接下來該怎麼走,陳士傑也不知道。

然而,他冇想到的……接下來發生的事,徹底的將權貴和豪族推進了深淵。

一眾權貴、剛從陳士傑府上出來,街上忽然就躥出了上百個黑衣人,手中的弓弩就向著大門射去。

慘叫聲倏地響起,當場就將左宰府的護院射死三四個,連同剛出門的權貴、豪族,也有好幾個被射傷,哀嚎著躺在地上,好在當中有武將,一邊擋著利箭,一邊將受傷的人,重新拖回了左宰府,關上了大門。

陳士傑聽到動靜,匆匆趕來得知事情經過,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,臉色簌簌蒼白下來:“完了!完了……”

他嘴角哆嗦著,聲音顫抖。

這明白就是有人,故意地將他們堵在府中,不想讓他們回府救援,這是想要徹底將他們至於死地啊!

是炎帝?是太子?還是誰……

陳士傑隻覺得腦袋一陣恐怕,連思緒都已經不連貫起來。

與此同時,臨近西城城門的一家酒樓中,二樓靠街的一間房間內,屋內燈光搖曳,將整間房間照得忽明忽暗的。

房間之中,正坐著六七個人,他們都穿著黑白相間的衣袍,背上揹著相同的寶劍,明顯是來自同一個勢力。

而為首的,是一個二十三十歲的俊逸青年,此時他將窗戶推開半絲縫隙,望著樓下街道群情激奮的百姓,眉頭不由微皺。

“這些狗官!咱們去殺了他們吧!為民除害。”

身後,傳來了一道憤怒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