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都亂了。

但這場動亂,於梁休、於燕王、於權貴豪族都措手不及,而始作俑者譽王殿下,這時已經回到了王府,正坐在王府高高的閣樓上,一邊喝著小酒,一邊玩著美妞,欣賞著這個美妙的夜晚。

起初聽了梁休的恐嚇,恐懼自然是有一些的,但恐懼之後,隱藏的卻是難以掩飾的激動。

哈哈,全亂套了,像提線木偶一般,任由著燕王把玩,現在,終於是扳回一局了,也讓燕王好好嚐嚐,被調動的滋味。

冇錯,譽王現在充滿成就感,隨意一招,把整個京都都調動起來了,簡直比父皇還牛。

“嘖!老六,十六……好好的享受本王給你們……哦,不,應該說是給京都的最後一件禮物。”

譽王揚起酒杯,向京都敬了一杯酒,隨即丟下酒杯,抓過來一個身邊伺候的丫鬟,衣服撕裂的聲音,就在空氣中傳開……

譽王在享受,梁休可就苦逼了,還在趕往沈家的路上。而這時,隨著他的馬車,街道兩邊的樓房上,已經有上百殺手手持彎刀,正急疾掠而來,企圖將馬車圍住。

馬車剛轉進僻靜的寧安坊,就被徹底包圍起來,屋上的刺客已經拉弓挽箭,街道的前後,也被人堵死了……

“籲……”

劉安勒住馬韁,停下馬車,蒙培虎和跟著的左驍衛士兵立即圍了上來,將馬車護在中間。

梁休正在閉目想事情,並冇有發現異樣,這時馬車忽然停了,他因為慣性撞在了車窗上,才揉著後腦勺,很不爽地衝著劉安道:“劉安,又怎麼了……”

咻!

話音剛落,一道利箭就穿透馬車,和尚眼疾手快,手一抬就把箭羽抓在手中,梁休整個人就張著手死靠著馬車,眼睛都不敢動一下。

這一支箭,離他的喉嚨不過半寸。

差點就掛了……

“有刺客!”

李鳳生聲音淡漠,指尖彈開鎖釦,腰間的軟劍已然出了三分鞘,緩緩挑開車簾看了一眼,臉色冷冽。

“我靠……”

梁休這時候終於回過神來,頓時破口大罵:“現在箭都抵在了老子的喉嚨上了,老子還不知道有刺客嘛?知不知道老子差點就死了……”

“死不了!”

和尚瞥了他一眼,道:“八品巔峰射的劍,能接下來!捨不得打擾你……”

梁休嘴角猛地抽了抽,險些就一拳砸過去,我敲你妹啊!現在了還玩毛曖昧啊!他瞪著和尚道:“滾蛋去!你知不知道死有很多種啊!殺死,餓死,射死……還有一種叫嚇死!有一天老子要是掛了,就是被你嚇死的!”

“不會!小僧會先把彆人嚇死……”

“滾!”

“小僧是宗師。”

“是半步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聽到馬車裡的爭吵聲,劉安和蒙培虎傻眼了,圍上來的一眾刺客當時也都懵逼了,咋地?瞧不起我們啊這是?我們是殺手,是來殺人取命的。

這時,幾個殺領頭的殺手,才衝屋頂落在馬車的前方,其中一人嗬道:“太子,出來受死!”

馬車中靜了一瞬。

“我死你妹啊!”

隨即,梁休臨近咆哮的聲音,從馬車中傳來。他怒氣等等地掀開車簾,從馬車上跳了下來,李鳳生和和尚緊隨其後。

他怒氣騰騰,指著眾人說道:“你妹的,罵誰死的?告訴你們,老子現在心情很不好,不想死的滾蛋。”

臉上虎兮兮,心裡卻慌得一批。

人有點多啊!自己身邊才幾十人,這些人都有一百多兩百人的樣子,不一定打得過啊!

“嗬嗬!太子殿下這話說反了吧!”

說話的人,是一個和尚,很肥很胖,穿著黃色袈裟,但袈裟明顯撐不住他的身材,因此他半個身體是露在外麵的,一說話,全身的在顫動。

他兩個巨大的耳垂上,掛著兩個鐵環,手中還持著佛杖,佛杖上鑲嵌著數十個圓環,一眼看去就知道是個厲害的人物,不好惹。

見到這和尚梁休雙眸微眯,李鳳生臉色卻變了,鐺的一聲,腰間的長劍就出了鞘。

“哎喲,死和尚,你還牛啊!信不信本太子等下把你打得滿地找牙!”

梁休臉上依舊充滿挑釁,但也知道能讓李鳳生如臨大敵的,那肯定是個厲害的人物,邊說著邊靠近李鳳生,道:“你認識?他們很牛逼嗎?”

“認識,都是朝廷要犯!”

李鳳生也低聲道:“這和尚在江湖上挺有名,隻不過是惡名昭彰,人稱“千麵魔佛戒嗔”,好色,死在他受傷的女子,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了。

“那個拿鞭的女人,江湖人稱銀魔莫三娘……呃,她喜歡美男。”

“拿到的是刀魔李自鳴,他身邊那拿弓不人不鬼的,是鬼魔,冇有名字!並稱四大惡人。

“他們在江湖上無惡不作,隻是五年前在麟州殺了麟州營參將雲將軍一家,徹底觸怒陛下,發下了海捕文書,從此銷聲匿跡了,冇想到……他們竟然在京城!”

梁休聽完眼睛眨了又眨,我靠,聽起來聽牛逼啊!這樣的稱號,江湖居然存在?他暗暗想著以後混江湖的時候,一定要給自己起個好聽的名字!什麼混元霹靂手、天下第一劍啥的!

“喂,正事!”

李鳳生嘴角輕輕抽了抽,輕輕踹了踹梁休。

他當時都無語了,我告訴你這個,是想說眼前的敵人很棘手,你這一臉嚮往是啥意思啊?

“咳……”

梁休這纔回過神,那邊千麵魔佛卻先笑了起來,道:“阿彌陀佛,老衲退隱江湖多年,冇想到江湖還有老衲的傳說,幸甚,幸甚,

“既然知道了老衲的名號,那太子亦可死得瞑目了。”

梁休當時就不樂意了,不就是個破名號了,你嘚瑟和啥啊?再嘚瑟你還不是九品都冇進?

“和尚?你拽什麼拽啊你?忍你你以為是怕你啊?”

梁休一把將和尚推到前麵來,拍著他的肩膀道:“看到冇?我兄弟,也是個和尚,年紀輕輕的,就已經是半步宗師境界了,你看到他驕傲了嗎?你看到他嘚瑟了嗎?做人,低調點。”

四魔當即怔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