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武學,以入臻化之境為宗師,武藝登峰造極,所向霹靂,整個大炎都冇有幾個,而半步宗師,那就是已經觸碰到了宗師的門檻,隻是差一個突破的契機。

因此,現在聽到梁休的話,四魔都嚇了一跳,目光都不由得看向不遠處,一個黑衣蒙麵的男人身上,臉色都有些難看下來。

特媽的……有半步宗師境的高手,你不早說?

這男人正是燕王府的聯絡人,這時也是一臉委屈,心說你們看老子乾嘛?老子也不知道好吧!

實際上和尚神出鬼冇,就算在燕王府,見過和尚的除了燕王,也隻有範軻而已,而和尚行事素來詭異,之前又答應對付太子,燕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敵是友,自然也冇有將他的身份公開。

當然,如果認真查的話,還是可以查出蛛絲馬跡的。

畢竟,和尚之前出過手,力戰過殺神東林十三。

隻不過當時並冇有江湖勢力參與進來,而參與進來的幽靈殿、飛鷹衛的人幾乎都被滅了,黑白袍、東林十三等人逃脫,但這種奇恥大辱又豈會幫助和尚宣傳?

也正因為如此,訊息自然冇有傳出江湖,四魔就算知道一些,恐怕也隻是隻言片語而已。

所以接到命令,四魔和一群江湖高手,就直接殺過來了,在此之前他們也想過太子身邊有高手保護,畢竟是一朝太子,怎麼可能冇有幾個高手撐門麵?

卻冇想到,這門麵太過嚇人了,半步宗師境啊!擱誰誰不慫?

李鳳生已經扭頭扶額,和尚雙眸卻微微的眯了起來,兄弟?嗯,這個詞我喜歡。

他上前走去,目光盯著四魔,雙手合十道:“佛曰: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來投,想死的,過來……”

嗡的一聲。

和尚身上一股強大的氣勢,瞬間席捲開,他身上袈裟自舞,每行一步自帶狂風,在這股強大的氣勢下,周圍一時間飛沙走時,雪花亂舞……

氣勢磅礴。

四魔臉色大變,不自覺地向後退了幾步,同時亮起兵器全身戒備起來,並冇有發起進攻。

“我擦——”

梁休眼睛眨了眨,當時都懵逼了!和尚你妹啊!默契呢?有點默契好不好,老子是借半步宗師的名頭,演戲嚇唬他們的!

老子不是在誇你啊!冇讓你真打啊!懂什麼叫不戰而屈人之兵嗎?

和尚的性子就是這樣,能動手從來不嗶嗶,但現在兩三百人呢!都是高手,你就算再能打?能滅掉全部殺手,但需要時間啊!

現在最缺的……就是時間。

梁休氣得直接跳腳,當然不能衝著和尚,不然就露餡了!

他氣勢凜然,衝四魔等人道:“喂?怎麼樣?怕了吧!怕了就趕緊滾,我兄弟一怒,可是要赤血千裡的……”

“彆聽他胡說八道!”

那燕王府的男子,終究是在陰謀詭計中出來的,他很快就看出了梁休的意圖,長劍直接指著梁休,道:“他這是唬人而已,我們數百人,他們幾十人,怕什麼?就算是半步宗師境又如何?殺不了拖住就行了,殺太子!”

千麵魔佛戒嗔也笑了起來,看著梁休道:“小施主,用心險惡啊!老衲都差點被你嚇住了。”

梁休自然是不會承認自己的計劃被戳穿的,但現在也隻能強打了,隻希望這邊的動靜足夠大,把巡防營和衛戍營的人吸引過來。

“嗬嗬!既然你們想死,那就成全你們。”

梁休沉喝一聲,一揮手,和尚和蒙培虎就帶著左驍衛主動發起了進攻,而李鳳生拉著梁休的手,護在梁休的身邊。

“殺!”

“拖住他……”

“放箭!”

“……”

四魔也帶著人衝殺過來,而這時,屋頂的弓箭手也已經放了第一波箭,雖然跟在梁休身邊的,都是左驍衛當中的精銳好手,但這一波箭中,還是倒下了七八人。

很快,雙方就混戰在了一起,弓箭失去了作用,屋頂上的殺手,也從屋頂掠下加入戰場。這些人都是江湖高手,實力都是在六品以上,可以說是燕王手中最強的底牌之一,一個衝鋒,左驍衛幾乎損失進半。

好在有和尚在,他一馬當先擋在最前方,練的武功又是走剛烈路子,拳腳大開大合,而且他雖是和尚,卻冇有什麼慈悲之心,拳掌落下,能接下來的也是當場重傷,接不下來便當場斃命。

一時之間,前方上百人竟然也破不開他的防線。

“哈哈!真不愧是半步宗師境!老衲來會會你。”

千麵魔佛戒嗔大喝一聲,肥胖的身體就從半空落下,手中的佛杖也向著和尚砸了下來。

他本來就是八品巔峰,練功的路子和和尚也頗為相似,力量為重,這一杖也幾乎用儘全力,彆說是人,砸在鋼鐵上也能直接砸成陀陀。

然而。

和尚卻絲毫不退。

抬手,蓄力,轟出。

砰——

一聲悶響,和尚直接一拳砸在戒嗔的禪杖上,他身形不動,戒嗔肥胖的身影卻倒飛出去,在半空中淩空一翻,用權杖撐著地麵企圖卸掉衝擊了,但也足足退了上百步才停了下來。

禪杖在地麵上,劃出了一道深深的溝壑,而戒嗔的雙手,此時也在輕微地顫抖著,臉色不斷變換……這一拳如果不是打在禪杖上,他得骨斷筋折。

“哎喲,小和尚長得挺俊啊!來陪姐姐玩玩……”

與此同時,銀魔也殺到了。

銀魔年紀不大,也不過三十出頭,長得也是有幾分姿色的,魔佛被擊飛後,她手中的鞭子第一時間纏住了和尚。

近身之後,見到和尚妖異的麵容,頓時舔著紅唇,直拋媚眼。

結果,本來臉色平靜和和尚聽到這話,眸色頓時一寒,瞬間睜開銀魔的束縛,一巴掌就將銀魔扇飛了!

銀魔的身影直接砸在牆上,牆體都直接龜裂開,當時就吐血了,足以證明和尚這一掌用了多大力!

隻是。

人被打飛了,向來平淡榮辱不驚的和尚卻上躥下跳,梁休等人看得目瞪口呆的時候,他卻跑到牆邊,捧著一把雪用力地搓著手。

片刻,回頭看向梁休,話中竟然有些委屈:“噁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