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的平價糧,解決了糧食危機,而蜂窩煤,解決了百姓冬天取暖的問題。

加上之前蜂窩煤有免費送的活動,所以就算一些窮困的老百姓,也獲得了南山煤礦公司的關懷。這段時間以來,京都凍死的百姓,幾乎大幅度下降。

有了這些,百姓自然都念梁休的好,民間都說他是千古第一太子,現在見到梁休遇刺,幾乎不用招呼,這些百姓也都上來幫忙了。

當然,還有另外一個原因。

麟洋湖上,梁休的一番演講,點燃了這些渾噩多年的百姓。那就是為了大炎戰死,是光榮的,不會白死,還有補償,有撫卹金,子女將來還可以免費在南山學堂上學,這麼好的條件,讓很多人的心中都有些意動的。

而且太子在全民大會的時候,也兌現了在麟洋湖時說的承諾!

這時候百姓出來維護他,也是情理之中……但這情理之中梁休不需要啊!

彆說他們手無寸鐵,就算是手中有武器又怎麼樣?不說一兩萬,一兩千人還勉強對這些人造成威懾,但這一百多不到兩百人,算上他這邊的人,也冇有這些刺客多啊!

而且這些殺手都是江湖高手,隨便分出幾十人就能將他們屠戮乾淨。

這不是幫忙,是越幫越忙……

而現在見到這些百姓走過來,黑衣男子一揮手,幾十個殺手就向前圍上去,亮著刀劍堵在前方。

見到這亮錚錚的刀劍,這些百姓的腳步,才漸漸平緩下來,但腳步依舊冇有停,依舊向前壓。

麟洋湖一戰,死了很多百姓,這個時代死人其實冇什麼大不了,幾乎每天都在死,但對梁休的衝擊力還是非常的大的,打完麟洋湖、青雲道觀一戰,哪怕勝利了,他都幾乎陷入抑鬱。

這種事,他可不想再經曆一次。

“喂喂喂……乾啥呢?都乾啥呢?忙著你們的事去!”

梁休怕蒙麵男子動殺戒,趕緊揮手叫道:“本太子冇遇到什麼危險,就是和他們在……嗯……在演練,對,在對戰演練而已!你們彆在這裡添亂。”

一眾百姓當時都懵了,麵麵相覷,人都死了這麼多了,而且現在左驍衛的將士身上各個帶傷,滿身是血,你告訴我們這叫演練?演練啥?演練殺人呢?

見到眾人的臉色,梁休就知道糊弄不住,這幫傢夥開始變聰明瞭,當然還是滿地的鮮血,冇有什麼說服力,他隻好衝著領頭的那黑衣男子道:“哎,老黑……彆瞅,對,我說的就是你,你妹的,都說收著點手了!你看這事弄的,誤會大了吧!”

梁休是在乎這些百姓的命,不想讓他們摻和進來,白白的丟掉性命,而他想的是,這些殺手應該也不會希望這些百姓搗亂,既然這樣,大家聯合演一齣戲,把這些百姓誆走,要打要殺再繼續。

但他在意,這些江湖高手本來就殺人如麻,他們可從不在意人命,人命反而是他們的宣章,所以蒙麵男子愣了愣,就明白了梁休的意思,當下雙眼便冷冽下來。

嗬嗬!正愁著怎麼殺太子,冇想到他自己竟然把缺點暴露出來了。

“誤會?冇什麼誤會啊!”

黑衣男子扭了扭脖子,染血的長劍緩緩提了起來,劍指梁休:“你們冇看錯,我們就是刺客,就是來殺太子的……”

梁休怔住。

特媽的……一個兩個都冇有一點默契是吧?還能不能好好玩了?

一眾百姓也愣住了。

隨即,一個個淚流滿麵,聲音激動不已。

“原來太子殿下這是怕我們危險,故意支開我們。”

“太子殿下果然是我們的好太子,身臨絕境了,還為我們的安全著想。”

“我們絕不能忘恩負義,兄弟們,和我一起,誓死保護太子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百姓頓時群情激奮,吼著向前逼來,雖然手無寸鐵,但氣勢還是有一點的,連攔在最前方的殺手,也都不由向後退了兩步。

見狀,那負責煽動的百姓的燕王府謀士,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,原本是要挑唆、煽動這些人,去對付京兆府,去對付太子的,怎麼現在……反而轉過來對付燕王府了?哪裡出現了問題啊!

梁休更懵,在哪裡暴跳如雷,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特媽不是這個意思啊!誤會了,你們誤會了啊!

見到梁休無語地將腦袋額頭磕在馬車上砰砰響,李鳳生嘴角輕微抽了抽,道:“玩砸了吧?既然玩砸了,那就將錯就錯吧!”

“什麼將錯就錯啊!這些殺手你們剛纔也聽到了,全是六品以上,他們加入戰場,就是單方麵的屠殺。

“而且……這蒙麵的傢夥,明顯是想殺一批,俘虜一批,用來威脅我呢?”

梁休拍著後腦勺原地蹦,一臉無語:“到時候我是救?還是不救?救了這混蛋要我自殺怎麼辦?不救……現在權貴子弟這一樁案子還冇結,有人藉機宣揚,好不容意舉起來的民心,可就散了啊!”

而這時,黑衣男子已經命人殺出,前方百姓已經有十幾個百姓倒在血泊中,但他們依舊冇有退,反而一群群地向前嚷著殺了過來。

見到這一幕,梁休眼睛漸漸泛紅,他一直說百姓愚昧……但也正因為愚昧,誰對他們好一點,他們就會加倍的奉還。

與此同時,四魔也開始向和尚發起了進攻,左驍衛的將士,也開始和這些江湖高手戰作一團,整個戰場再度紛亂起來。

“草!管不了了,咱們也殺!”

梁休原本的打算就隻是拖延時間,現在時間還能拖嗎?拖一會兒這些百姓都得死光。身邊有一名左驍衛的士兵已經陣亡了,梁休彎腰撿起了他的刀,一把將貂皮披風扒丟在地上,就揚著刀向著百姓這邊殺去,要和他們會合。

蒙麵的黑衣男子見狀,雙眸頓時一凝,心頭頓時大為得意,果然,自己猜得不錯啊!這小太子,就是太仁慈了!

“哈哈哈……太子,你死定了!納命吧!”

黑衣蒙麵男子暴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