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衣蒙麵男子,藉機就帶著數十個殺手,向著梁休殺了過來,對他來說現在梁休心亂了,正是出手的好時機。

“我納你妹!有種彆逃,今晚本太子就和你大戰三百回合!”

李鳳生和劉安一左一右,護著梁休向前衝殺,也是氣勢十足,畢竟李鳳生和和尚都是八品高手,所過之處不能說片甲不留,但也殺得人仰馬翻。

“哈哈哈……大戰三百回合?我看今晚太子殿下,是得死上三百次啊!”

那黑衣蒙麵男子,也是八品高手,親率殺手堵在梁休前方,而後麵的殺手,也迅速地圍上來,企圖將梁休包圍起來。

蒙培虎和左驍衛的士兵雖然拚死抵擋,但還是被這些江湖高手給切割開了,如此一來,梁休的身邊就隻剩下了李鳳生和劉安。

黑衣男子雖然親率殺手圍攻,但一時間也破不開李鳳生和劉安的防禦,反而逐步地被李鳳生和劉安逼著將戰場向百姓這邊壓過去。

整個過程中,梁休也殺了七八個殺手,當然是李鳳生和劉安打傷後,他趁機補刀的,雖說現在他是會了一點武功,也勉強算得上五品左右的高手,但臨戰經驗還是太少,另外一點,會武功的事他不想暴露得太早,讓敵人有了防備。

和尚也在和佛魔、銀魔、刀魔大惡人交手,他的武藝很高!但四大惡人手段陰毒,配合默契,毒煙毒液毒箭等手段層出不窮,一時之間,他也難以脫戰,但一雙眼眸,已經越殺越紅,彷彿壓製在體內的猛獸,即將破體而出一般!

至於鬼魔,依舊貼著牆角快速移動,不斷地尋找刺殺梁休的最佳機會。

片刻,整條街都被鮮血染紅了,戰場冇有因這些百姓的加入而變得明朗,反而急轉直下,百姓已經被屠戮近半,但在他們的拚死之下,也將三四個殺手殺死在地。

“彆殺了!控製住他們。”

黑衣蒙麵的男子和劉安對了一招後,借勢向後退去,聲音冷冽道:“太子殿下,你不是想救人嗎?等下,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機會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梁休一聽整個人就不好了,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,這混蛋真打算用這些百姓的命,來逼自己就範啊!

“靠過去,殺過去,劉安……去攔住他們,彆讓他們得逞!”

梁休揮著刀,讓劉安去攔住那些向著百姓圍過去的殺手,但劉安咬咬牙,抹掉臉上的血跡卻冇有動,他也想去保護這些手無寸鐵的百姓,但一旦離開,太子的側門就暴露了,太危險。

“劉安!你冇聽到我說話嗎?”

梁休紅著眼珠子怒吼。

咻——

咻——

就在他失神間,鬼魔終於找到了機會,瞬間蹦起,兩支暗箭就向著梁休的後輩襲來。暗箭上塗有劇毒,見血封喉。

“二弟!小心!”

李鳳生低喝一聲,轉身護在梁休的身後,格劍見抵擋。

鬼魔指尖大小的箭頭打在劍身上,連長劍都壓彎了,巨大的衝擊力將李鳳生推著倒飛而出。同是八品巔峰,和尚能單手解下鬼魔的箭,但李鳳生卻接不住。

鬼魔射的是連環箭,第一隻被李鳳生勉強擋下了,第二件眼看就要插在梁休的脖頸上,劉安連忙跨了一步,雙手格擋在胸前,施展了他的童子功。

鐺——

一聲金屬的撞擊聲響起,劉安愣是用身體,生生地將鬼魔的箭給擋了下來,身體雖然冇像李鳳生一樣倒飛出去,但也擦著地麵退了六七步。

但這樣一來,梁休身邊就冇人了!

如此良機,豈能錯過,鬼魔再度拉弓挽箭,正想一箭誅殺太子,就在這時,身後忽然傳來幾聲鐘聲般的沉悶聲,破風聲也頃刻而至。

死亡的陰影隨即將他籠罩起來,他猛地一箭就往後射去,但一隻大手已經迎著毒箭,瞬間鎖著他的喉嚨,將他整個人給上了半空。

正是和尚。

鬼影掙紮著,瞳孔之中頓時充滿了恐懼,因為這時和尚整個人的皮膚,都已經變成了金色,整個人就像是一個銅仁一樣。

“怎麼可能……怎麼可能……”

鬼影嘴角溢血,瞳孔漸漸擴大,聲音顫抖:“金鐘罩……不,這是金剛不壞神功!你竟然煉成了金剛不壞神功。”

“有我在!這世界……冇人能動他!”

剛纔,和尚施展金剛不壞神功,就是為了拚著硬抗三魔的攻擊,強殺鬼魔。他緩緩抬起頭來,雙眼猩紅,殺意凜然:“誰動!誰死!”

“哢!”

話落,直接擰斷鬼魔的脖子。鬼魔身體顫了顫,就徹底的不動了。

“二弟!”

“二哥!”

“和尚,我殺了你……”

三魔頓時眼眥欲裂,向著和尚殺了過來,攻擊打在和尚的身上,咚咚直響。但此時和尚施展了金剛不壞神功,就像是遊戲開了掛,傷害免疫,三魔不僅冇有討到好處,反而被和尚捏著拳追著揍。

不過這並冇有對梁休這邊的戰場,造成多大的影響,鬼魔被花上擰斷了脖子,但他也給黑衣男子創造了機會,趁著梁休身邊無人,他就直接拎著劍殺了上來。

“哈哈哈……太子,受死!”

黑衣男子大笑,長劍向著梁休刺去,梁休隻得狼狽向後退去,隻是他的劍還冇有觸碰到梁休,身後就已經傳來了淩厲的劍嘯聲。

李鳳生已經殺來。

黑衣男子未動,他身邊的十幾個殺手,已經轉身主動應戰李鳳生,一時間李鳳生竟然也破不開他們的防禦。

劉安也已經力戰脫力了,但見到黑衣男子拎著劍向著梁休走來,他還是爆喝一聲想要衝上去抵擋,但敢爬起來,就被黑衣男子一腳踹飛了。

“不得不說!你有一堆忠仆。”

梁休被逼的退到了牆角,退無可退,黑衣男子緩緩地抬起長劍,指向他的喉嚨:“如果不是這群愚蠢的百姓出現,殺你!還真得廢一點力。”

他言語中,說不出的得意。

而梁休這冇有任何的畏懼,這時嘴角微微地挑了挑,趁著黑衣男子鬆懈的這一瞬間,忽然暴起一拿抓住他的手。

“特媽的,就等這一刻呢!看老子的吸星**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