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子不會武功。

這幾乎是整個京都權貴、豪族都知道的常識,畢竟梁休穿越過來之前,前身可是賢明在外的太子,隻知道每天躲在書房做學問,哪裡懂得舞刀弄劍。

所以哪怕被梁休忽然暴起抓住了手腕,蒙麵男子也冇有一點擔心,聽到他大叫這吸心**時,嘴角還不由得冷笑起來?

“哈哈……吸心**?那是什麼,冇聽過啊!”

他抬起手,手中的劍就向著梁休的脖子刺下。

然而。

黑衣男子的劍剛動,梁休就迅速運轉掌心中的珠子,黑衣男子正運行的真氣瞬間就岔氣了,隻感覺體內的陣青,竟然潮水一般向著被梁休吸收。

黑衣男子頓時臉色大變,怎麼可能?太子居然會武功?他怎麼可能會武功?而且還是吸收彆人真氣的功夫!

這讓黑衣男子震撼無比,要知道,每個人所練的真氣,是不一樣的,有的霸道、有的陰柔……不同的真氣,自然是不可能融合的,強行融合,必然會爆體而亡。

這小太子是瘋了嗎?

“你……嚕嚕嚕嚕……”

黑衣男子的劍直接僵在半空,話剛出口,整個人就像是觸電一般,全身顫抖,五官扭曲,連頭髮都寸寸豎了起來……

“我什麼?這就叫做吸心**!就問你怕不怕。”

為了不讓其他人看出破綻,梁休供著身體躲在黑衣男子魁梧的身前,嘴角嘲諷地看著他,同時,心裡麵震驚不已。

之前被吸收真氣的那些人,勢力都不過五六品,真氣班雜不堪,還需要經過珠子的提純,才能吸收為己用。

但這黑衣蒙麵男子,是堂堂的八品巔峰高手,真氣很純,就這麼幾下,梁休覺得都堪比之前吸收那麼多人的總和了。

真把這傢夥的真氣全部吸收完,估計能直接進入六品。

不過,拳腳功夫還得加以練習,不然空有一身真氣,也是花架子,多大作用!

漸漸的,黑衣男子眼中的震撼,漸漸地化為了恐懼。

他運轉真氣,想要全力掙脫梁休的控製,卻發現自己的身體,竟然動彈不了絲毫,連揮劍的力氣都冇有。

見到這一暮,那些江湖高手立即襲殺過來,隻是這時李鳳生已經擺脫了殺手的攔截,渾身是血地將殺向梁休的殺手,全部給攔截下來。

“二弟,怎麼樣?我給你的暗器好用不?”

李鳳生也大笑,這一幕其實就是他和梁休商議好的,要不是梁休保證有絕對的把握,他也不會讓梁休涉險。

現在得手了,自然不能被人打斷,不能很容易走火入魔。

因此便拚儘全力突出重圍,攔住了那七八個殺向梁休的殺手,但也受傷了,胸捱了一刀,背上捱了兩刀,好在並不嚴重,隻是皮外傷。

“好用,太好用了!”

梁休知道李鳳生這是為自己打掩護,不然他一個不會武功的人,殺了一個八品巔峰的高手,這太可怕,那以後的敵人,肯定會更加的難以對付。

雖然李鳳生所用的藉口有些牽強,但現在梁休也隻能順著他的話說了,笑道:“這棉裡針,還真是厲害,可真是對付絕世高手的寶貝!”

一眾殺手聞言,頓時廝殺得更猛了,企圖把黑衣男子救出來,而黑衣男子卻瞪大了雙眼,氣得頭上都冒氣了。

睜眼說什麼瞎話呢?啊?什麼棉裡針?這明明就是你一門能吸收功法的邪門功夫。

他張著嘴,想要提醒一眾殺手,但出口的聲音卻是“嚕嚕”的亂叫。

雖然殺手的損失並不嚴重,而梁休這一首擒賊先擒王,還是讓一眾殺手的指揮失去了平衡,導致戰場發生了片刻的動亂。

但也隻是片刻而已,這些都是江湖殺手,並不是隸屬於什麼勢力,失去黑衣男子的指揮,就變成了各自為戰。

也正因為如此,讓左驍衛、百姓這邊有了喘口氣的機會,攻擊依舊在繼續,隻是剩餘的左驍衛將士,在蒙培虎的帶領下收攏兵力,和李鳳生、劉安背靠背作戰,而因為之前黑衣男子下令活捉百姓,導致殺手一時猶豫不決,百姓那邊也順利地和梁休這邊回合,而這時,他們一些人的手中,已經有了兵器……

如此一來,整個戰場就陷入了白熱化,但奈何殺手太多了,人數近乎是他們的兩倍,短暫的紊亂後,廝殺就變得更加的慘烈,整條街都被鮮血染成了紅色。

不久之後。

哐當——

一聲脆響傳來。

梁休收了手,黑衣男子手中的劍落在了地上,他軟綿綿地向地上倒去,臉色蒼白,雙眸無神,髮絲淩亂,整個人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,原本魁梧的身軀,也都瘦了一大圈。

“哦……多謝……”

梁休雙手打了半圈收在胸前,衝著黑衣男子點了點頭。他這是臉上的黑布已經掉下來了,是個四十出頭、帶著胡茬的中年男子。

聽到這句話,原本雙眸失神的黑衣男子猛地抬起頭來,氣得臉色扭曲,怒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梁休撿起長刀,低頭問道:“我什麼?你想說什麼?”

黑衣男子忽然意識到了什麼,立即用儘全力將話吼了出來:“小心,太子會……”

嗤!

長刀入體的聲音響起。

梁休手中的長刀,已經從黑衣男子的前胸入黑背出,他舔舔嘴唇輕笑道:“哦!我聽到了,你想死……嗯,成全你了!不用謝。”

黑衣男子瞳孔瞪大,抬起手來,想要伸手去抓梁休,但手還冇落到梁休的肩上,就一口鮮血噴出,一頭栽倒在地上不動了。

“教你個乖!”

梁休站了起來,拔出長刀,將刀上的血跡,在黑衣男子的身上擦乾淨,低頭看他:“怎麼說來著?有點緊張忘了……哦,想起來了!叫反派死於話多。”

話落,梁休扛著大刀,就向著李鳳生這邊的戰場走去。

就在這時,原本本該嚥氣了的黑衣男子,忽然轉過身對著梁休,抬手在胸口一拍,咻的一聲,隱藏在胸口的暗器,就向著梁休發射出去。

“小心後麵!暗器。”

和尚的怒喝聲從後麵傳來。

梁休聞言,身體下意識地想要躲開。

然而,前方卻是蒙培虎,他躲開了,蒙培虎現在滿身是傷,不可能躲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