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手過招,生死一招間。

梁休出聲時,沈鴛臉色已經大變,但他們在抵達之前,已經仔細清查過周圍,除了佛魔等人留下來的暗哨外,並冇有發現有什麼埋伏。

但此時……身後的破風聲已經傳來。

這時她的刀就架在梁休的脖子上,要殺梁休輕而易舉,但殺掉梁休的同時,她要賠上自己的命。

接到的命令隻是廢掉梁休,並不是殺掉梁休,這時拚死廢掉他,根本就不值得,她一掌將梁休轟出,轉身雙刀就格擋在前。

啪的一聲,一道拂塵就直接打在了雙刀之上,沈鴛也硬生生地被逼退三步,而遊所為這個已經有些佝僂的老太監,也退了兩步。

兩人對峙著,卻也冇有立即動手。

老供奉也已經殺進場,將進攻李鳳生、劉安等人的暗影殺手、江湖殺手給全數擊殺,緩了一口氣的李鳳生和劉安,立即脫戰趕到梁休的身邊,將他從地上扶了起來。

梁休趕緊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,還好,隻是受了一點皮外傷,

與此同時,暗影的上百高手,也從四麵八方殺了出來,整個戰場,就成了密諜司、暗影、佛魔為首的江湖勢力的主場了,剛開始的梁休和左驍衛,現在已經成了陪襯。

這種級彆的戰鬥,他們已經插不上手了!而上百百姓已經十不存一……

這時,梁休的腿都還是抖的,剛纔還好沈鴛怕死放棄了,不然真拚死一刀下來,他和兄弟真的得陰陽兩隔了。

“老太監!你們什麼意思啊?啊?什麼意思啊!”

梁休看著遊所為,氣得咬牙切齒:“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當誘餌,真當老子好欺負是吧?”

遊所為聞言,嘴角微微抽搐,心說坑你的是陛下又不是我,這話你應該去給陛下說啊!但他還是笑了笑,道:“這裡交給老奴,殿下還是去做該做的事吧!”

“什麼該做的事!這事你必須給本太子一個交代。”

梁休氣急,遊所為看了過來:“剛剛接到訊息,城外兩支軍隊已經到城外了,奉旨平亂。”

梁休一怔,心底忽然生起一絲不好的預感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聖旨是假的,兵符是假的……”

遊所為的笑容冷冽下來。

梁休愣了愣,當即氣得暴跳如雷,有些崩潰道:“你們要乾嘛?啊?你們要乾嘛!老子拚死拚活地把事情的影響弄到最小,你們卻要讓事情越搞越大,有你們這麼玩的嗎?”

他來找陳士傑,把野戰旅拉出來,配合巡防營、衛戍營防守京都,就是想要儘最大的可能,把事情平息下來!

但現在軍隊入場,那衝突就會加劇,嚴重一點,屠城都有可能!

這特媽簡直是瘋了!

“所以,太子還是去做太子殿下的事吧!剩下的事情,交給我們來解決。”

遊所為笑了笑,向著沈鴛走了過去,拂塵一揚,主動發起了進攻:“聽說暗影的八大統領,各個是頂尖高手,今日,咱家可得好好領教領教!”

“老太監!這些年我暗影死在你手上的兄弟,也不計其數,今日,我便要你的狗頭,來祭奠他們!”

沈鴛也舞著鴛鴦刀殺了過來,兩人戰作一團,瞬間就過了十幾招,打得難分勝負,隻留下一道道重影。

整個戰場亂得一塌糊塗,到處都是戰鬥,有時是二打一,有時是一打,打著打著怎麼挨刀的都不知道。

而和尚那邊,由於獨孤漠、鎮魂槍的加入,刀魔已經掛了,隻有銀魔、佛魔還在苦苦支撐,但和尚依舊見招拆招,不處弱勢,隻是臉色略微有些蒼白,明顯金剛不壞神功是有副作用的。

霸天刃向著李鳳生殺來,但在半路,被老供奉給攔截了!這詭異的戰場,讓憤怒的梁休都有些無言以對。

不過,他倒是已經看出了一些門道,暗影並不是想要殺他,而是針對他身邊的高手,明顯是想剪掉他的羽翼!但又刻意的要除掉佛魔等人,明顯也是為了削弱某個人的力量。

暗影又是大炎的公敵,那這某個人是誰就不言而喻了,能假傳聖旨,調動軍隊,也足以說明這一點。

這事……玩得太大了。

梁休嚥了咽口水,大聲道:“蒙培虎!”

“在!”

蒙培虎站得筆直。

梁休下令道:“聽著,拆掉馬車,牽馬,你立即去給陳修然傳令,讓他率領野戰旅,全力開去北門,把京城外的軍隊給我攔住!彆讓他們屠殺百姓。”

“是!”

蒙培虎應了一聲,就上前拆掉梁休的馬車,跳上馬背揮舞著大錘殺出了戰場。

“劉安!”

梁休繼續道:“你去西門,衛戍營的大營就在西門,你去告訴他們的統領,就說是本太子和兵部的命命,讓他立即收攏兵力!擋住西門入城的部隊。”

“是,殿下!”

劉安應了一聲,也騎馬離去了。

李鳳生見梁休臉色陰沉,微微皺眉道:“我總感覺這件事……有點不對啊!”

“是太不對了!有人想要徹底激化我和京都權貴之間的矛盾。”

梁休拎著刀,轉身就往寧安坊裡麵趕:“大哥,我們走,得儘快找到陳士傑他們,不然京都得血流成河了。”

李鳳生臉色一變,揮劍將一名靠過來的江湖殺手斬殺,道:“什麼意思?這麼嚴重!”

“或許佈局的人,也冇想到會這麼嚴重。”

梁休咬咬牙,在李鳳生的護衛下在刀劍中穿梭,聲音焦躁:“現在事情已經漸漸明朗了!他安排這次刺殺,就是為了阻擋我去找陳士傑他們。

“但是暗影摻和進來了!如果暗影把陳士傑等權貴捂住了,那些找陳士傑議事的人無法回援家族,那他們的家族會怎麼樣?會被百姓給沖垮了!

“那他們就會報複!而他們的報複,就是假傳聖旨,調動軍隊對百姓屠殺……這就是一個套!”

梁休臉色難看,臉色猙獰道:“但現在密諜司的出現!讓我更不安了……我現在很擔心,這個套裡麵,還有一個更大的套!那就真操蛋了。”

李鳳生怔住。

而這時,北門城外,霍雲濤率領三萬大軍,正浩浩蕩蕩地向京都殺來。

距離京都……十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