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聞言,臉色也都陰沉無比,他們很多都是朝中大臣,平時敢和炎帝打擂台的,但現在……卻都不敢輕舉妄動。

梁休剛從屍山血海中殺出,現在還滿身是血,滿臉殺氣,誰敢在這個時候試?

命……隻有一條。

就連剛纔叫囂的孟得,臉色數變之後,這時候也乖乖地退了回去,抱手不語。

陳士傑從梁休的話中,聽出了他的決絕,沉吟了一下,便拱了拱手道:“太子殿下直說吧!想要我們怎麼做?”

“早這麼爽快不久行了!”

梁休扭頭,嘴角微微一挑,豎起了兩根手指頭。

“兩點……

“第一,諸位回去之後,不要傷及無辜,我知道你們肯定會殺人的,但是現在不許了,我已經讓南山學子動起來了。

“百姓打來,你們彆還手,配合南山學子,疏散百姓就行了。”

一聽這話,眾人的臉色都難看下來,這不逼著我們向那一群泥腿子低頭嗎?開什麼玩笑?這些年,他們可都是全靠我們,才能活命的。

而且,剛纔陳士傑也說了!可以儘量合理地殺人。你太子什麼意思啊?上來就讓我們不準還手?等著捱打呢?

陳士傑也皺著眉頭,冇有立即表態。

“出來混!是要還的。”

梁休盯著眾人,指尖輕輕敲著椅子邊緣,道:“做錯了要認,捱打要立正。這些年,你們把人家榨成了皮包骨,連人家辛苦養大的女兒都不放過,還不準人家發泄一下啊!

“老陳,你是左相,這方麵的協調,你最有經驗,你說說,是不是這個理?”

陳士傑嘴角微抽,我敢說是嗎?說了第一個就得成叛徒!但想了想,他也覺得這件事,其實對世家權貴,有益無害啊!

太子真有本事把這些刁民勸住,保住世家權貴的財產,可是天大的好事!

“好!這一點,我們答應!”

陳士傑點頭同意,其他人雖然有些憤懣,但也冇有再說什麼。

梁休笑了笑,繼續道:“第二,有個啞巴虧,你們得吃。就是這些權貴子弟,你們保不住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大廳裡頓時炸了。

“什麼?這不可能!”

“做夢!第一就已經夠勉強了,這第二件事,純屬做夢!”

“絕對不行!誰敢動老子的兒子,老子就和他拚命。”

“太子,你彆欺人太甚!這件事冇有商量的餘地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大怒,義憤填膺。

一個個目光冷冽地盯著梁休,恨不得將他給千刀萬剮了。

梁休下意識地偏過頭,抬手掏了掏耳朵,雙眼微眯地看向陳士傑,卻見陳士傑臉色鐵青,攥緊拳頭道:“這事……冇可能!”

他們已經製定了計劃,計劃也已經開始實行了,花費的代價不可謂不大,現在不僅讓他們收手,還要讓自家後輩去死!怎麼可能?

“嗬嗬……”

梁休抿了抿唇,聲音倏地拔高:“都給我閉嘴。”

大廳裡這才漸漸安靜下來。

梁休看著眾人,輕笑道:“本太子剛纔說過了,你們冇有選擇,真以為,本太子是在給你們商量嗎?

“丟車保帥懂不懂?你們都要滅了,救一群本就該死的傢夥做什麼?和他們一起陪葬啊!

“既然你們不想做,那沒關係啊!梁國公府後院,挖出了一百五十多具屍骨,本太子也很想看看!你們家的後院,能不能再挖出點什麼?

“誰敢說誰家後院很乾淨!冇有做過這些肮臟事!站出來。”

梁休指著麵前的地麵,眾人一個個憤怒得臉色漲紅,有也冇什麼人敢站出來,家族上百年的傳承,哪家冇一點見不得光的事?誰家禁得住查的?

陳士傑的臉色凜冽,眼中也是怒意翻騰,目光死死地盯著梁休,一字一頓道:“太子殿下,這是威脅我等!是嗎?”

“威脅嗎?嗯!好像是有點這個意思!但是……哎,老陳,你站到前麵來,老是讓我偏頭和你說話,頭疼。”

陳士傑走到前麵,目光依舊淩厲,梁休卻毫不在意,也麵無表情地盯著他:“你可以認為是威脅,但本太子是給你澄明厲害。

“首先!百姓現在怒了,要朝廷給一個真相!

“那這個真相,朝廷必須得給,必須殺幾個來平定民心。

“畢竟民心你們可以不在意,但本太子在意,朝廷在意,陛下在意……那麼這些做了傷天害理的傢夥,就跑不過!

“當然,除非現在你們造反,你們有錢,也許可以撒豆成兵,不過我覺得你們恐怕失去了這樣的機會了!

“京都百姓你們用不了!京都城外的百姓……嗯,現在你們的人,應該出不了城了。”

眾人聞言,頓時一個個咬牙切齒,恨不得將梁休給生吞活剝了!梁休卻盯著他們,毫不在意道:“當然,你們已經有了準備!嗯,京都大蕭條,我猜你們接下來會這麼做的!企圖用這種方式,來逼迫朝廷就範。

“但是……冇用。”

梁休豎起一根手指,輕微地晃了晃:“就拿食鹽來說,這兩天京都缺鹽的訊息,已經在京都開始傳開了!

“我也不怕告訴你們!這個計劃不會得逞,因為我已經做了相應的補救措施!你們將食鹽買光了!我的食鹽也會像平價糧一樣入場。

“所以,隨便你們怎麼玩,我都奉陪!哪怕是你們現在家家戶戶傳承千年的產業,我真想要動手,一年半載就能扶植比你們更厲害的產業。

“這一點,你們很快就會見到!”

他看著眾人,臉色漸漸冷冽下來,連聲音,都冇有了一點溫度:“最重要的,是第二點……現在,城外的有兩支軍隊,六萬人,已經開始進場了。

“靖邊軍,龍武衛兩營的統領,剛剛換上去的!這兩名將領……和你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吧!

“老陳啊!他們雖然名義上是奉旨平叛,但聖旨、兵符都是假的!待到進城之後,殺戮開始……這筆賬,會算在誰的頭上?

“你們……這是在謀反!謀反,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。

“人家算計的不僅是我,也打算把你們一併收拾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