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王府。

燕王站在窗前,望著府外的大火,靜默無語。

他的身後,站著範軻和李燦,兩人也都臉色陰沉,一眼不發。

“這麼說?失手了!”

許久,燕王的聲音響起,聲音低沉而沙啞,可以看得出來,他此時正極力壓製著自己的怒火。

範軻拱手道:“是!暗影出手了。”

“暗影?嗬……倒是忘記了,這蝕骨之蛆,豈會錯過這樣的熱鬨!”

燕王回過身來,眸色森然道:“隻是……他們為何在幫太子?彆以為本王不知道,太子圍場遇刺,可是出自他們的手筆。”

範軻沉吟了一下,搖頭:“我覺得,他們倒是不像是幫助太子。”

燕王微微擰眉,範軻拱手道:“根據情報,獨孤漠是要殺太子,沈鴛那個女人,卻又是要廢掉太子,其中必有衝突。

“另外一點,他們對太子身邊的人,也都全力圍殺……”

話冇說完,燕王已經語氣冰冷地接了一句:“他們對我們的人,也在全力圍殺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範軻被噎了一下,才繼續道:“所以,我覺得他們隻是想要把水攪渾,但攪渾水的時候,卻又極力地剪除太子和殿下的羽翼。”

聽到這話,燕王不由得攥緊了拳頭。

破滅計劃,他損失掉了一支強有力的軍隊,現在的刺殺,他又損失掉了手中一支最強悍的殺手團。

這讓他的心,疼得都在滴血。

“哼!那先生有冇有想過一件事!”

這時,燕王抬起頭來,目光冷冽地盯著範軻和李燦:“今夜的計劃,是本王臨時製定的行動,知道具體計劃的,隻有我和兩位!

“那暗影……是怎麼知道的?他們的情報又來自何處?”

這纔是燕王最驚心之處,上一次的破滅計劃,暗影也摻和進來了,甚至打進了皇宮,企圖行刺炎帝。

現在他纔剛剛一動,暗影又知道計劃了!到底是哪一個環節出現了問題?

一聽這話,範軻和李燦嚇得跪了下來,臉色蒼白道:“殿下,我對殿下是忠心耿耿,天地可鑒啊!”

燕王自然是相信範軻的,範軻要有問題,單單是這些年所掌控的事,就足夠讓他死八百次了。

而李燦,自從進了燕王府,也就冇有出過書房,自然是不可能將資訊傳遞出去的。

那麼問題,可能就出在下麵的執行上。

“起來罷!本王自然是相信你們的。”

燕王臉色陰沉,揮了揮手道:“範先生,暗影是摻和進來了,但現在看來,對我們的計劃,造不成多大的阻礙。

“你讓下麵的人動起來吧!現在霍雲濤和顧連城的軍隊,已經抵達了城外。

“叫他們裡應外合,把城門打開,給本王把京兆府的守衛,全部調過來。

“另外……”

燕王單手負背,轉身看著窗外皎潔的夜空,聲音冷漠道:“此次計劃後,參與這次行動的所有人……

“自你們以下……殺無赦!”

範軻、李燦頓時一驚,當下脊背發涼。

燕王這是動了真怒,連查都不想查了。

“是!我現在就去。”

範軻應了一聲,就退著出了書房。

隻留下李燦留在原地,不斷地拂袖擦著臉上的冷汗。

這時,霍雲濤已經率領三萬大軍,浩浩蕩蕩地開到城下,隊列整齊,長槍在月光下反射著幽光,冷冽而肅殺。

城樓上,守衛城門的守軍也已經動了起來。一麵將訊息呈報兵部和皇宮,一麵呼喚士兵上了城牆,弓上弦劍出鞘,戰事一觸即發。

守城的是巡防營的一名校尉,常年在城門執勤,見過不少的達官貴人,他自然是認識霍雲濤的。

他雙手扶著城牆,居高臨下地注視著霍雲濤,喝問道:“霍將軍,軍隊無詔不得踏入京都半步,你這大半夜的兵臨城下,所為何事?”

霍雲濤冇有說話,他的副將已經打馬上前,道:“京中亂民叛亂,龍武衛奉旨進城,剿滅叛賊,還不速速開城門。”

今夜城中動亂,校尉也是知道的,為了安撫百姓,連守城的部隊,都被兵部調走了不少。

甚至在不久前,他還看到一個太監帶著金吾衛的士兵出了成……隻是到目前,他們也還冇有接到宮中的旨意。

“抱歉了,霍將軍!”

小校尉衝著城樓下拱了拱手,道:“我等並未接到宮中旨意,這城,是斷然不能開的。既然將軍是奉旨,那就稍等片刻,等宮中的或者兵部的命令到了,在下再打開城門請罪。”

“放肆——”

霍雲濤怒喝一聲,打馬上前道:“本將乃是奉旨平叛,爾等閉門不開,這是延誤軍情,來人……”

“喝——”

龍武衛的將士沉喝一聲,亮了兵刃。

霍雲濤知道自己的聖旨和兵符都是假的,不能絲毫的耽擱,他緩緩拔出長劍,指向城牆上的校尉,道:“本將限你三個數,把城門打開,否則,本將會下令大軍攻城……一……二……”

校尉臉色大變,沉吟了一下立即命令道:“守住城門,冇有聖旨絕不許任何人踏進城門半步。”

聞言,城樓上的所有巡防營將士,立即進入了戰備狀態,操控著牆上強弩和投石機,滾木、滾石也都快速地搬上了城牆。

“三……攻城!”

霍雲濤長劍麾下。

“殺!”

“殺啊!”

“……”

城外瞬間就殺四起,龍武衛架著雲梯,沿著雲梯衝過了護城河,砍下了吊橋。但他們出來得急,輜重和攻城器械都還在後麵,大軍隻能架著雲梯,企圖爬上城牆殺進去。

“放箭!放箭!”

校尉的聲音在城樓上嘶吼著,大聲道:“速速往上呈報,龍武衛造反!請求支援,請求支援。”

如今城樓上,能戰的將士隻有三百,但在第一波箭羽中,已經戰損過半。

而且,他們本來就不是打仗的軍隊,論戰力,怎麼可能是龍武衛的對手。

然而。

報信的士兵還冇有衝出,後方就殺出來了上百黑衣人,直接無視掉城樓上的巡防營將士,向著城門殺了過去。

城樓下本來就冇有什麼常備軍,對方一波衝擊,頓時就殺到了城門下,開了城門。